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耻辱合同
耻辱合同
这是情朗的一天
  可良的心情却不情朗。
  让他万想不到的是,几年前相交的女友兰也来这个公司,还是总经理的秘书。
  可直到被逼签定两年的生活合同,才知这秘书是他的前女友兰。
  真是天涯路狭。
  兰漂亮,可她那种风骚,好动,处处爱显示自已的行为朝时让良这性格内象的人反感。
  良睡她两次后,抛弃她不辞而别,凭明牌学校毕业在另一个城市又找到工作。
  现在已是一部门的部长了,薪水也可以,公司总经理日本人小田二朗很欣赏他,可最近回日本,新来的本三总经理到任后就一连四五次交给任务, 他完成不好,已到被炒鱿鱼的地步。
  妈的,这小日本鬼子存心找碴。
  大家都议论与他同来叫影女的秘书关系不一般,听说是中国人入日本籍了。
  是这小鬼娘们整良,不会呀,接触她几次,虽然对良没有笑模样,她对别人也一样呀。
  不过从她的眼神中到是看出她流出一丝蔑视的微笑。
  他妈的管她呢,她能把良怎么的,可本三总经理的态度让良耽心,现在工作不好找,真是被辞退了,良又要流落街头。
  这几年虽挣得一些钱,可买下二层复式楼让良花一大笔钱,公司替他在银行的贷款还没还完,以至未来老婆还没最后敲定。
  这不,昨天下午影秘书来电话让良去她办公室,良进去后,她头都没抬,在大桌低下的双腿重叠着,红色高跟鞋上下在摆动。
  影秘书说,你最近的业务很差,总经理很不满意,把这报告拿回去重写,明天上午10点交上。
  她随手扔在地上。
  什么态度,不就是秘书吗,卖身的娘们。
  想是这么想,可良没有说出来。
  居人之下,屈之受之。
  走出影秘书的办公室,良忽然觉得她有些像前女友兰,不会吧,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巧的事,再说兰也没影秘书的这么高贵气质。
  天下长的一样的女人多了,不会是她,可千万别是她。
  加班一夜,良眼晴都敖红了。
  就这娘们的一句话,害得良一宿未睡。
  上午10点,良敲影秘书的办公室门,只听一声,进。
  他推门进去眼晴都看呆了。
  只见西装革履的本田总经理跪在地上,双手捧着影秘书的脚再舔。
  而影秘书穿红高跟鞋的一支脚还搭在本三总经理的肩上。
  影秘书一手搭在自已前胸一手还拿着点然的香烟在抽。
  良直挺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本三没有因为良的进来而站起,继续再舔影秘书的脚。
  良赶紧说,我走错了,转身要走,只听影秘书厉声说,站住。
  良只好转还身。
  影秘书把手里的烟弹一弹,用搭在本三肩上的高跟鞋踢踢他的头说,总经理你该休息了。
  本三总经理站起来,没看良一眼弯腰对影说,是,就进了里间。
  影秘书把没穿鞋的脚搭在另一腿上说,良部长,写完了吗?良忙走上前一步,双手递给她说,写完了。
  影秘书接过随手扔在一边问,你刚才看到什么了?没有,什么也没看见。
  是吗?那你写的不合格了。
  这?,您还没看呢。
  不用看了,我说不合格就不合格,你现在就可以滚出去了。
  这,影秘书,我写的是不合格,我再重写。
  影秘书没有直接回答,却看着脚下的红色高跟鞋说,总经理忘给我穿鞋了?
  影秘书抬头看着良继续说,嗯,我再叫总经理为我穿上。
  良忙说,不用,影秘书我为您穿上。
  良想,这都什么时候了,别说穿鞋,她想干什么我都得去做呀。
  良跪下了,拿起红色高跟鞋想为她穿上,可影秘书却把另一脚踩在他的头上说,良部长,你真的认不出我是谁吗?这句话提醒良,这是兰,真是千万别是她可就是她。
  良抬起头说,你是兰。
  影秘书哈哈大笑说,想不到吧,你这狗东西也有落在我手中的一天。
  这,你改名字了?是啊,我叫日本名影双惠,不叫兰。
  良刚想说出兰字,影秘书抬手一耳光说,我不叫兰,叫影双惠。
  是影秘书。
  良忙说,对不起。
  我对不起你。
  后悔了,世上有后悔药吗?嗯。
  影用手挟着良的脸说,还想走吗?不,不想。
  嗯,想走容易,把公司替你贷的款还上。
  还不上,你的复式楼我要收回呀, 还让你做现代太监。
  良把头触地说,影秘书别这样,那我什么都没有了。
  可这要有条件呀。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好,只见影秘书从沙发上的文件包里抽出一张纸扔在地上说签吧,这是两年的生活合同。
  良从地上拣起看看。
  影秘书重新点起一支烟。
  天哪,这那里是什么生活合同,这是两年的卖身契。
  合同上写着:良为补偿影双惠的处女损失需倍偿200万元人民币现金。
  如倍偿不起,从今日起至两年内听从影双惠一切安排。
  具体条款如下:1。两年内不许交除影双惠以外任何女人,影双惠介绍的除外;2。两年内的工资及其它奖金补助由影双惠提取,良不许提取一分钱;3。
  现有复式楼由影双惠管理及居住,如良要住要由影双惠同意,影双惠随时有逐出其的权力;4。影双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有随时支配良的权力,有可随意欧打慢骂良的权力;5。在两年内良服待影双惠生活起居包括影双惠所有生活需要,而其不得提出任何条件;6。良在居室内一切活动都必须跪爬行,除影双惠同意放可站立行走;7。良在影双惠面前只许说是和到;8。影双惠依良的。表现可给予一定量奖金,但不许其提出;9。良的吃喝由影双惠指定的食物和饮料;10。如良做到以上条款影双惠不追其倍偿并给予一倍倍偿的奖金。
  良双手捧着合同书在发抖,这是什么生活合同,这是两年的卖身契。
  这比当奴隶还奴隶。
  影秘书看良再发抖就说,不签也可以,不过,我要让人阉割你,让你做现代太监。
  答应了,我还给你200万奖金。
  良的脸流下豆大的汗珠,他想,影秘书说的是可以做到的,现在10万可要一个人头,别说200万了。
  良想,好在两年后还有200万的奖金给。
  良泪流满面只好签了字。
  影秘书说,张开嘴。
  良张开嘴,影把烟灰弹在他嘴里,并说,不要表现出这可怜的样子,用袜子擦干眼泪,狗奴才,知有今天何必当初。
  良用影丢在地上的袜子擦干眼泪。
  影说,给我准备新床,备好红酒和香肠,晚上我去复式楼。
  滚出去吧,是。
  良起身出去。
  夲三总经理出来,跪下说,谢谢影秘书。
  影秘书说,哼,你个贱货,为你那贼婆娘买个奴你乐了,那日本骚婆娘你就不敢离开。
  是,没,没法办,离开她,我们就得滚出这公司。
  哼,你这没有用的狗东西二良回到复式楼,从楼梯中走来走去。
  今天晚上影秘书就来,我可怎么侍候好她。
  怕她来,又想她来,这今后的两年的生活就撑握在她手里。
  也好,两年之后,我就恢复自由了。
  但她能履行合约,放过他吗?影秘书来了。
  只见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套裙,脚穿红色高跟鞋,头梳半披肩发,手挎一黑色皮包。
  她真是漂亮,比几年前的兰高贵的多了,真是女人多变。
  良想,就这贵夫人模样,受她两年奴役也值。
  良跪下想为她换上拖鞋,可影秘书直接走房内。
  她看见良也随她后面走,就停下,双眼瞪圆看着他,随手又一耳光,骂到,不知趣的狗。
  良这才反映过来,他真要变成她的狗了,忙跪下。
  影秘书又转身上楼,良跟着爬上去。
  影站在楼上大窗户前,随手拉开窗帘,窗外闪耀的光照进来。
  良跪着抬头看看影。
  影说,不愧是学建筑业大学生,很会选房呀。
  看这外边多美。
  影又打开阳台门走进去,观望四周,见良没有跟进来,就问,怎么不爬进来?这。
  啊,是怕人看见?让影秘书说对了,对面三层楼的小别墅楼,良时常偷视别墅里的少妇,良打听到是香港一富商包的小姐。
  她们时常对视,有时这少妇还快步回屋,象是反感他的偷窥。
  影秘书今天在阳台上,那少妇肯定会看到,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影秘书说,就在阳台喝酒。
  影秘书坐在良为她拿来的一软椅上,翘起腿。
  良只好跪下。
  晚风袭人,微风吹起影的秀发。
  夲来夜晚看女人都是美女,加上阳台虚晃的灯光和近处百货与夜总会的霓红灯光照耀,影秘书就显的更美了。
  这都市的夜景就是美,是影在说话。
  是,真美。
  良应声到。
  可影秘书却抬起他的下巴问,你的记性不好吗?从现在起你只能回答是一个字,你这狗东西。
  是。
  影把双腿搭在良的肩上,用手端起红酒轻轻抿一口,抬头看着远方。
  又从包里拿出一包香抽出一支自己点上深深吸一口。
  她用红高跟鞋底轻摩良的脸说,想不到吧,你原来的的兰变成日本人影双惠了。
  是。
  感到后悔了吗,是。
  可世上没后悔药呀。
  是。
  影把红高跟鞋尖头插进良的嘴里说,这就是你两次睡我的代价,值吗?是。
  影又喝口红酒,把双腿放下,弯腰用手抬起良的下巴朝他的脸喷一口说,你这狗奴才,算你还知趣,签了合同,否则你将成为现代的太监了。
  是。
  影用一脚踩着良扶地的手说,痛吗?是,你以后就不感到痛了,哼,这两年我要打遍你的全身。
  而且还让你离不开我的打,就象抽大烟一样的上瘾。
  啊,良有些惊呀,被打还上瘾,这还没听说过。
  影看出良惊奇的样子说,你不尽被打上瘾,就是我的口水,我的小便,大便你都得喝上瘾。
  天那,这影秘书想要干什么?是虐待狂吗?真是可怕。
  影秘书又说了许多,可良什么也没听清,只是一劲的说是。
  二个小时过去,对面小别墅的阳台出现三次女人的身影,良因跪着没看见,影秘书却看见了,她轻轻一笑问,小别墅的女人挺关心你呀,啊,良抬起头想看一下,被她的一支脚踩下说,我会让她常看的,也许不久她还会来这里近距离的欣赏的。
  我们进去。
  良爬着随影进去。
  影把皮包放在床上转身说,你脱光衣服跪下。
  良在影双眼逼视下脱光全身跪下。
  影从皮包里拿出一三角架支放在一边,又把一微型摄象机固定好说,我要把这里每天的活动都记录,这是活的日记,也是对你考核的实录。
  别看它小,它可以24时全方位的红外线录制。
  今晚是就算开始了。
  影脱下自已白色套裙,露出内裤和乳罩,又把脚下的红高跟鞋摔到远处坐在床上说,给我脱袜。
  是,良爬上一步想用手脱,影抬脚猛踢他的头说,用嘴。
  良用嘴为影脱下短肉丝袜。
  影说,去把两支鞋叼过来。
  良爬过去,用嘴把鞋叼回来整齐排放好。
  影说,把袜子叼在嘴上。
  良把两支肉丝袜叼在嘴上。
  影拿起两支高跟鞋左右开工打了良二十耳光说,只要我来这里,打耳光就是一项必做的事,不过从明天起你要自已打,听见了吗,是。
  影扔下鞋,转身上床,靠着床头说,爬上来跪下,就打起手机来。
  良听出了,这是影秘书给本三总经理打的,只听影说,我会把每次的录像给你看的,你可要当新教材学。
  还要绐那骚婆娘看?那是肯定的,不过我要收她的钱的。
  好了,我在这睡了,我要好好过这一宿,拜拜。
  这一宿影就睡在良为她准备的床上,而良却跪在床上服待她一宿,他的双乳被影秘书咬的留下牙痕。
  直到被她用双手挟捏下,两次射出东西后,才被她踢下床睡着了。
  影为让良早进入角色与良同请一个月公休假。
  这是第三周了,在这三周时间里,影每天都到这里住。
  良已基本撑握影秘书的生活习惯。
  这一天是周日,影因昨晚后半夜两点才回来她看良自打二十下耳光就睡着了,现在已是上午十一点她才醒。
  这时良在已床下跪着多时。
  影靠着床头,双手向上伸伸说,打开窗帘。
  良爬过去打开窗帘,中午的阳光照射进来,影说,今天又是一个好天。
  快侍候我下床,我要去会朋友。
  良忙爬到床边为影穿上脱鞋,扶影进入洗浴室。
  洗浴后,影上身夹克,下身穿牛仔裤走下楼梯,良跪着为她穿上高跟鞋。
  影说,你今天不准喝水吃饭,等我回来再吃,转身就出门。
  良自影走后一直没吃饭。
  他真是又喝又饿。
  影是午夜一点才回来,影喝的有点醉意,行为举止又些走样,可说话到是很清楚。
  进了房,她没叫良换上拖鞋,却说她扶到阳台上去。
  良想这么晚了到阳台上干什么,但他没敢问。
  良扶影坐下,影说,去取个盆放下。
  良拿个盆放在影面前,他想,这是她要吐,又转身取来一手巾。
  影张嘴想吐,见良站着就骂到,狗奴隶,跪下,说完啊一声,她胃里的东西吐在盆里。
  良忙跪着递上清水,影喝上一口,又吐了出口。
  这时,半夜的凉风吹着影秘书的脸,她的头脑清醒多了。
  她拿起手机打起电活来,是玉妹吗,没睡吧,我回来就吐了,你到阳台来,看看你想见的人在干什么。
  对,现在。
  说着把手机关了。
  良在纳寐,这么晚了,她让谁看这里。
  只听影说,把吐盆外边的东西舔干净。
  是,良干紧把影吐在地上东西舔干净。
  他跪着抬起头,无意识的看到对面小别墅的阳台亮灯了。
  良一下子明白,刚才影说的玉小姐就是小别墅住的少妇。
  这说明影是和她吃的饭,还谈起他。
  良没想到影秘书这么快的就联系上她了。
  影也看到对面阳台灯亮了,就对良说,你一天没吃东西了,肯定是饿了。
  是。
  那把盆里的东西吃光。
  良抬起头乞求的样子看影,影却从皮包子里拿出烟,点上一支说,吃,对面的小美女正想看你呢。
  这,影抬手一耳光说,你只能说是。
  是,良无奈的回答。
  良也真饿了,可影吐出的食物也真难吃,良艰难的慢慢的吞咽。
  影拿起手机接通说,小玉妹我挺喜欢你这四川妹子的直爽,我们已是好姐妹了,你不是想看偷窥者表演吗,看吧,谢谢?不用客气,愿意看你明天再来。
  要来?好呀,欢迎,要打这偷窥者?好,你明天来打吧。
  影放下手机看良在舔吃。
  良终于舔吃光,影起身说,把盆叼进来。
  良用嘴叼着盆随影进了屋。
  影随手把窗帘拉上说,把盆放下。
  影在盆里撒了一泡长尿,起身说,喝光吧,你也够渴的了。
  良捧起盆把尿喝下。
  第二天下午,玉小姐真来。
  影让良服侍好她,让良穿上西服一起玉小姐做车去了一日本料理吃晚饭。
  良被囚禁三周了,一出门感到心情愉快,不过三周没穿西装现在穿上到是让他有些不舒服了。
  她们在一包厢坐下,因都是跪着吃,让良不是太难堪。
  这时,良用余光看着玉小姐,这么近距离看这玉小姐比偷窥时更显的漂亮。
  良想,也是,她不漂亮香港富豪也不会包她,给她那么高级别墅。
  良看着她们,没敢动手吃。
  影和玉小姐谈笑风生。
  良为她们倒酒,点烟。
  影说,玉妹,你看这偷窥者帅不?他可是名牌大学毕业。
  玉小姐说,挺帅的。
  可他现在是我两年的奴隶。
  是吗?影对良说,回答玉小姐。
  良说,是。
  玉小姐说,我只上了小学,听说过奴隶这个词,可不知知奴隶具体干什么呀?影说,小妹真是花瓶,不过没关系,跟着大姐学你就知道什么是奴隶了。
  影把嘴里的鸡腿吐在桌子上说,狗奴,用嘴叼着啃。
  良用嘴叼着鸡腿在嘴里咬。
  影说,小妹看见吗?我让他怎么吃他就得怎么吃,让他干什就得干什么,这就是奴隶。
  明白。
  玉小姐也从嘴里吐出一香磨,说,把这吃了。
  良把她吐出的香磨也吃下。
  玉小姐看着说,真好玩。
  我那香港老公要是这样就好了。
  影说,只要跟着我学,你的老公早晚也会这样的。
  影和玉小姐边吃边吐,良吃她们吐出的残渣。
  影和玉小姐酒足饭饱,就由良开车回到复式楼。
  影和玉小姐直奔楼上的阳台坐下。
  良跪爬进去为她换上拖鞋。
  玉小姐起身朝四周的远处看看说,影姐,这楼层的位置选的好呀,周围的夜景看的多清楚。
  是吗?是这狗奴隶选的。
  喜欢这里?是。
  那你要常来。
  对了,姐还有事求你呢。
  求我?你坐,你先问问这狗奴隶为什么偷窥你。
  对,玉小姐坐下说,狗奴隶爬过了,为什么要偷窥本小姐?良抬头看看影,影说,说吧,今天看玉小姐的面子,让你当回会说话的狗。
  是。
  良回答到,对不起玉小姐,因你长漂亮。
  放狗屁,你敢管我叫玉小姐,连我老公还叫我玉姑奶奶呢。
  我生气了连老公都敢打,四川妹子是辩妹子,懂吗?又挥手连打良几个耳光,边打边骂,狗奴隶,让你偷看我,偷看我,下次还敢不敢。
  良说不敢了不敢了。
  玉小姐叉着腰又连踢几脚,把拖鞋都踢飞了,才坐下。
  影说,小妹,脚痛了吧?狗奴隶,去把拖鞋叼回来。
  良爬过去把拖鞋叼回,又轻抬玉小姐的脚把拖鞋为她穿上。
  玉小姐低头看看脚,才发现因用力过大把短肉丝袜也踢破了。
  影说,狗奴隶,把你玉姑奶的袜子用嘴脱下来。
  又对玉说,小妹,姐给一双新的。
  玉小姐看良用嘴脱她的短肉丝袜说,谢谢影姐。
  对了,影姐你说有事求我,什么事呀?啊,影说,下周我就上班了,这狗奴也去,晚上我不能每天都来这里,要到总经理那里去住,你老公也不常回来,就求你,我不在时由你管理他,我一周回来两次,你看行吗。
  约,影姐,我当什么事,只要我老公不回来,我天天都可以来,省得我寂寞。
  好,谢谢了,你就把这狗奴当小狗玩。
  好呀,我把我那宠物狗带来一起让他它们玩耍,这可好了,我有两个狗了。
  影说,我这还有好多训狗录像,是训男狗的录像,你看看,边看边学,边实践。
  玉小姐说,谢谢影姐,那我现在回去了,明天晚上再来。
  好,狗奴,送你玉姑奶回去。
  影秘书与良又到公司上班。
  在公司里影没有难为良,公司的人都不知道发生这事。
  只有本三总经理知道,但他没有点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