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老婆的白人总裁
老婆的白人总裁
老婆和大鸡巴白人乱搞已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了,但从来没有让她男朋友当我面操过她。主要是她以前男友不是很愿意让我在场。 最近老婆和她们公司的副裁搞上了。 此人是意大利裔, 叫托尼,有着一只肥肥的九英寸巨鸡, 在公司里除了我老婆外, 还有两个亚裔情妇, 一个是香港来的女职员,另一个是一江西来的男manager的老婆。 那江西男在一次公司party上主动把自己的老婆介绍给托尼做情妇,不久就升成manager
  托尼第一次干我老婆时就表示喜欢当着亚洲男人的面操他们老婆,老婆回家后跟我说下次她的副裁男友来家操她, 我必须在场观看,而且要尽量谦卑。
  几天后的下午正在办公室开会,接到老婆电话, 让我早点回家做准备, 她和她男友下班后会回家吃晚饭并操逼。 于是我下午4点多就早早回家收拾房间,做好晚饭。
  六点多随着车库门响, 老婆和托尼搂抱着进了房间, 我赶紧迎上去打招唿,告诉他们晚饭已准备好, 并问托尼想喝点什么。 等他们在饭桌上坐好, 上好饭菜和饮料, 就退站在一旁,伺候, 看他们用餐。 老婆很满意的冲我笑笑。 托尼和我老婆在相互挑逗,调情和触摸中慢慢地享用着晚餐。
  饭后等我收拾完上楼进房间时,我老婆正在床上撅着屁股嘬着托尼的大鸡巴, 两人衣服已经全脱光, 自己赶紧脱光衣服, 跪在一边, 欣赏着托尼在老婆嘴里一进一出的大鸡巴。老婆两只手一上一下握住大鸡巴, 仍有大半只鸡巴露在上面, 老婆双唇含着粉红硕壮的龟头, 仔细的吸允着, 然后伸出舌头,顺着鸡巴, 舔过蛋蛋, 直到托尼的肛门, 轻轻沿肛门四周舔了一圈,对准肛眼用力将舌头伸了进去。 托尼的鸡巴在老婆的舔吸下越来越硬, 老婆把脸贴在竖起的大鸡巴上, 闭上眼睛, 让托尼用巨鸡抽打她的面侠。 一会儿老婆睁开眼睛,坏坏地看了我一眼,对托尼说“等一下”, 然后到我前面给我钥匙, 摘下鸡鸡套, 把我跪在地上的双膝尽量分开, 对准我的蛋蛋和小鸡鸡就是狠 狠地一脚,我裆下顿时具痛, 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还没来得及调整一下自己, 裆下又是一记让人窒息的具痛, 接着又是一脚踢在我的蛋上, 这时眼前一黑,再也挺不住了, 扑通一下趴在地上。 几秒钟后,稍微缓了口气, 蛋部的疼痛反而更为强烈,我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被踢紫的蛋蛋和小鸡鸡,圈着身子在地上呻吟着打起了滚。
  老婆这时已回到托尼的身边对他说:“中国女人是被白人大鸡巴操的, 中国男人的小鸡鸡小蛋蛋是用来踢的。(Chinese girls are for white men's big cock. Chinese boys small dicks and balls are for kicking) ” 托尼听后呵呵直笑,提起我老婆的双腿,拖到床边,扬着大鸡巴一气插入我老婆阴道的底部, 老婆尖叫了一声, 随着托尼进出的节奏, 开始重重地呻吟起来。
  以前每次老婆和白人性交, 我都有一种做王八老公被侮辱的快感, 而现在自己的老婆就在眼前, 对白人的大白鸡巴表现出淫秽无耻的渴望, 为了能被白人大鸡巴操, 表现的无比下贱, 而对自己老公的中国小黑鸡鸡, 则勐打勐踢, 这种强烈的反差, 再加上睾丸的具痛, 使自己不自觉地爬到托尼脚下,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脚。 托尼愣了一下, 马上又继续操我老婆。 我也轻轻退后,跪在一边,不再打扰, 专心欣赏和享受这场景,这羞辱, 和自己睾丸的疼痛。
  老婆一边呻吟着,一边对托尼说:“yeah! Fuck this Chinese whore! Fuck this dirty pussy!”, 一边将自己的逼眼儿迎着大鸡巴撞去。 每次托尼的大鸡巴往外出时,老婆阴道的肉被带出,大鸡巴上粘满乳白色的骚液, 接着大鸡巴再一次插入, 随着大鸡巴拍在老婆逼眼儿上发出肉体击打的声响和气体从逼眼儿里挤出的声音, 老婆淫荡地叫到“yes!”…一阵勐拍过后, 老婆已经完全进入痴癫的状态, 这时托尼停了下来, 让老婆撅起屁股,趴在床边。 他用手扶着自己的巨鸡, 对着老婆的肛门, 没擦任何润滑液体, 直接插了进去。 老婆脸上痛苦地抽搐了一下, 身体颤抖着, 但没有退后,屁眼儿直接吞没了整个大鸡巴。
  老婆把手伸到两腿间, 轻轻触抚着托尼大鸡巴下的两个巨蛋, 随着节奏发出重重的喘息, 脸上弥漫着下贱淫荡的臊气,看着自己心爱的妻子在雄壮大鸡巴白种人的胯下享受着蹂躏, 忍不住跪在角落里撸起自己的猥琐的小鸡鸡…不知过了多久, 托尼突然加快节奏, 开始唿吸急促起来, 老婆一浪高似一浪地淫叫着,托尼低吼了一声, 一股股精液喷进了我心爱妻子的肛门。 老婆示意我到床边, 于是自己躺在床边地下托尼的脚边,托尼慢慢从老婆屁眼儿里拔出半软的大鸡巴, 老婆起来屁眼儿对着我的嘴巴坐了下来, 自己则抓住托尼半软的大鸡巴替他清洁起来。 老婆屁眼儿里的精液开始大股大股地从肛内流入我口中, 这种白人大鸡巴射入自己老婆体内的精液混杂着自己老婆大便的气息是我这种小鸡鸡华人最好的滋补饮品。
  我用舌头尽量伸入老婆被捅的的屁眼儿内, 尽力舔食品尝着每一滴精液。 这时托尼打算离去, 于是老婆对我说“你应该谢谢人家。” 我赶紧对托尼说“谢谢”。 老婆故意又问“谢什么呢?” 我又说“非常谢谢你操我老婆(Thank you very much for fucking my wife)。” 托尼笑道“不客气。” 然后离去。
  公司不久重组,重组后拖尼担任总裁(president), 财政年底(六月)老婆还有托尼的另一个香港情妇以及那个江西侮龟经理都拿到很好的奖金。老婆也被任命主管HR. 于是我们三家决定一起办一个party来感谢一下新总裁。 地点选在乌龟经理的家。 参加party前,小老婆细剃阴毛,阴道口底部和肛们口的毛让我帮她弄干净,然后将水灌入肛门内洗净直肠,换上性感内衣。到达龟经理家时,香港情妇和她的龟公已经到了。 龟经理家坐落在山顶一个高尚小区的cul-de-sac,后院子面对山下,有非常好的privacy.院子的patio上已经放了一张巨大的冲气床和两张桌子,其中一张桌子上已放满了吃的,另一张桌上则铺了毯子,桌腿也被固定在地上。
  当托尼按响门铃时, 老婆们穿着性感内衣一起涌到了门口, 我们三个龟公光着身子,带着鸡鸡套和围裙跪在后院内。 托尼逐一亲吻和抚弄我们的老婆后, 走到我们龟公面前, 我们跪在地上,把头贴到地面,向我们老婆的拥有者托尼表示欢迎。
  老婆们很快把自己身上仅剩的几根布条扯了下来, 港女把站在院子中央托尼的裤子褪到脚跟, 跪着一口含住了他的巨鸡, 我老婆则跪着从后面用舌头深深地伸进托尼的屁眼儿, 托尼用手扣住龟经理夫人的逼眼儿, 同时和龟经理夫人舌吻着。 港女虽然个子最小, 但吃鸡巴的水平则明显高于一般女人, 能连续不段地全吞整个9英寸巨鸡, 全吞时舌头还能微微伸出, 舔触托尼的巨蛋, 鼻子沁入鸡巴跟部的毛中。 不久托尼用手抓住港女脑后的头发,对着她的口腔勐操起来, 次次插到底, 如同操逼眼或屁眼一样。 过了一会儿, 港女实在有点气短,坚持不住了, 身体发软, 于是托尼将巨鸡拔出, 许多吐液和胃液从港女口中涌出, 大口喘着粗气。
  托尼脱光衣裤上了大充气床。我老婆和龟夫人跪在气床上托尼的两侧, 分别吸舔托尼的鸡巴和蛋蛋。 我们三个龟公赶紧端着啤酒,水果,和一些中式小点心跪在床边。 港女缓过气后,坐在托尼身旁, 喂托尼吃喝。 这时我老婆坐骑到托尼的身上, 用自己逼眼儿对准托尼的大白鸡巴,上下套弄着。
  一会儿,托尼停了下来, 让三个女人排成一排,撅这屁股,趴在那张固定在地上的空桌上, 然后提这自己帅气的大白鸡巴, 站在她们后面,轮番抽插着我们的老婆。 老婆们相互比着大声呻吟,叫床声此起彼伏, 阴道口都纷纷涌出白白粘粘的淫液。 几轮阴道的操干后,开始对我们老婆的屁眼儿发起冲击。
  看着自己老婆在白人大鸡巴前无法形容的淫贱, 我们这些龟公们也感到阵阵刺激,每当操到自己老婆时,就伸出母指,另外两个就笑笑以示支持。
  以前我们三个龟公出去喝酒时也聊过自己老婆和托尼乱搞的事儿。我们都认为在自然界中,雌性喜欢和最雄壮的雄性交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猴群,狼群和象群中, 其实只有一只雄性有交配权, 所有的雌性都归这一只雄性所有, 其他雄性只能观看他们的头和群中所有雌性交配。拥有9寸巨鸡的托尼占有我们老婆而我们只能带上鸡鸡套失去交配权,这正是自然界合理的安排。 我们三个龟公因为看法上的一至也成为好友。 现在我们终于第一次在一起共同欣赏自己的老婆和她们的白人拥有者性交过程。
  长时间反复的阴道和肛门交插后, 老婆们跪成一个小半弧,给托尼做射精前最后的轮流口交。 终于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从托尼的大鸡巴中喷出, 射在老婆们的脸上,嘴里,和头发里。 老婆们贪婪地张着嘴,舔食着托尼的精液,发出“嗯,嗯”的骚声,然后又吸呍着慢慢软下的巨鸡,品尝着大鸡巴里最后的几滴精液。
  老婆们品尝完托尼的精液后, 龟经理的老婆从车库里拉出一辆做院子拉花盆的小车, 上面刚好能做一个人, 她让托尼做在车上, 然后宣布要进行王八拉车的比赛。 于是我们三个乌龟老公抽签, 我抽了个第一, 于是把我的鸡鸡套取下, 用绳子一头栓在小车上, 另一头绑在我的小鸡鸡和蛋蛋上, 在草地上用酒瓶相隔约20米做了标记, 让我用鸡鸡拽着小车在地上从一头爬到另一头, 我们三个龟公看谁最快。 我老婆折了一段树枝给托尼,让他用树枝做鞭子抽我。 我在地上趴下准备好后, 港女吹了声哨,于是我 奋力向前爬去。
  草地上的石子咯着我的手和膝盖, 托尼和小车的重量全靠我的小鸡鸡和蛋蛋拽着,栓在龟头后沟内的绳子深深地割在小鸡鸡的嫩肉里, 脆弱的两个小肉蛋蛋也被绳子紧紧套住,两条腿之间的龟头和蛋蛋就全靠拉的细长的小阴茎和阴囊的皮连接着。 阴囊根部的皮一种要撕裂的疼痛, 蛋蛋被绳子挤压着另人窒息的闷痛, 龟头被绳子嵌在肉里的刺痛, 混在一起, 传便整个下身。
  老婆在一边加油说:“乌龟老公快爬! 托尼抽他!使劲抽他! (Faster Cuckold!Tony, whip him! Harder!)” 托尼的鞭子狠狠地落在我嵴背上。 我的手,膝盖,我的嵴背,我的小鸡鸡,小蛋蛋, 整个下身充满着各种疼痛。 我在地上爬着, 全力向前爬着,用自己的生殖器拖着坐在小车上占有我老婆的白种男人, 在自己老婆的喝彩和辱骂声中, 奋力向前爬去。 占有我老婆的大鸡巴白男人用鞭子抽着我。 这种感觉是无法形容的。
  如果我的小鸡鸡或者小蛋蛋要是被撕下来,这将是自己被心爱老婆的大白鸡巴情人阉割的最完美的方式, 这也是作为小鸡鸡中国男人结束自己性能力的最理想过程,这是小鸡鸡男人一生最精彩最刺激最满足的体验。 想到这我疯狂地向前爬去,我感激托尼让我享受这种完完全全的羞辱和疼痛,我渴望从我老婆的占有者手上得到更多的鞭打,鞭打我身上的每一个部位,特别是生殖器,狠狠地抽…终于爬过了终点酒瓶, 解下了套在小鸡鸡的绳子, 还没来得急仔细察看,立刻又带上鸡鸡套,老婆用锁给锁了起来。 从鸡鸡套的缝隙中可以看到龟头后沟已经磨的血淋淋,蛋蛋也发紫。接下来龟经理的鸡鸡被套上绳子,随着哨响,他迅速地爬了起来。好象他以前练过,速度明显比我快很多。
  港女的龟公则最慢。 于是我老婆扇了港女的龟老公八个大嘴巴子。 老婆用右手正反开弓, 抽的他满脸都是手印子。 接下来港女要扇我六个嘴巴子。 我刚把脸凑过去,坐脸上就是清脆的一记响声。还没反应过疼来,右脸又挨了一记。 还没完全回过味来,六记嘴巴子已经吃完了。 这时脸上才开始有火辣辣的疼痛感。别看港女人最小,出手可一点都不清。 龟经理做为第一可以手淫。于是他开始快速撸起自己的小鸡鸡。就在他小鸡鸡涨的发紫快要射精时, 龟经理老婆对准他的蛋蛋抬腿狠狠地给了一脚, 立刻龟经理趴在地上,小鸡鸡全软, 等他稍能喘过气时, 龟经理老婆拽出她老公的小鸡鸡,塞进鸡巴套内锁上。
  王八拉车比赛后,老婆们又开始围在托尼身边, 新一轮的嘬大鸡巴游戏开始。经过休息后的大白鸡巴很快又硬挺了起来。于是老婆们又绕着那张固定在地上的桌子,撅起屁股,亮出臊逼,做着各种下贱的姿态,迎接着我们的主人托尼的雄壮大白鸡巴。 他的那个大鸡巴又开始轮番攻击着我们老婆的逼眼和肛门。
  我们三个王八老公,跪在地上, 回味着小鸡鸡上余流的阵阵疼痛, 欣赏着托尼他那漂亮雄壮的大白鸡巴, 飞舞在我们老婆的腿胯之间。 那是一种真正的艺术,美和性的结合。 夜幕慢慢降临,这是一个美好的充满中国女人骚气,洋溢着白种男人雄壮, 和夹杂着我们这些小鸡鸡男人猥琐的夜晚。
  当我们离开龟经理家时,老婆在车里睡着了,身上散发着托尼精液的气味, 一种让我们这种龟公心甘情愿献出妻子的气味。
  其实老婆和我还是很相爱的, 只是这种爱是建立在共同的对白人鸡巴崇拜上的理解和相互支持。老婆经常说,不管白人鸡巴多大,她都会让他们插, 而中国人的鸡巴看上去就很猥琐,跟本就不想碰。
  而我特别支持老婆的这种想法, 希望白种人干自己的老婆, 自己能得到被侮辱歧视的满足。 有时老婆也表示可以帮我手淫, 但我觉得这样虽能得到一点快感, 可失去老婆被白人占有的完全感, 得不到老婆的性抚爱, 才是自己真正的性需要。
  有些人可能认为我很下贱,这其实这是不争的事实。当你拿自己猥琐的黑不熘糗的小鸡鸡去和白种人那白里透红的巨鸡做一下比较,自己的下贱是一清二楚的。面对这种混杂在你血液里,嵌在你基因里的下贱,你可以做无为的抗争,但你如果接受这种下贱,接受上等大鸡巴白人的优越地位,享受受虐,你会生活的更快乐。
  以前我也不接受中国低贱的地位,但当自己在游泳池浴室里见到普通白种男人的鸡巴时,我接受了自己的地位,向白种人献上自己最亲爱的妻子,成了我最大的欲望,这种欲望的强烈远超过和女人发生性关系的欲望(事实上以后随着时间,和女人发生性关系的欲望已经递减到可以忽略)。
  如果你能看这个系列到现在,而且鸡鸡硬的话,其实你已经多少理解了。 有些人可能只是不愿意释放自己,不敢大胆追求你内心的下贱。 相信我,当你看到上等白人在操你亲爱的妻子时,那种下贱的满足是无法形容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