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强暴小说  »  姐姐的好朋友
姐姐的好朋友
二000年我请假离开了我工作二年的机关单位,离开了那种让我几乎要窘息的环境,在姐姐的安排下我在她朋友的公司找到一份工作。其实家人都认为我会受不了私企那种工作环境,干不长,姐姐尤其这样认为。然而令姐姐想不到的是我竟然在这整整呆了三年,更想不到我会和她的这位朋友发生一段对我影响极深的感情
  听姐姐说她离过婚,也重新找过几个男友,可都以失败告终,甚至还被骗了钱,所以她心冷了,不打算再找了。可她的生意却一天天火了起来,现在是姐姐一帮同学中最有钱的,算是个富婆。
  在我没有见到她之前我还真有些担心在这样的人手下做事,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单身富婆都是些有怪癖的人,很难相处。可真的和她相处了,才发现其实她是个很好的人,公司所有的员工都亲切地叫她王姐。她三十出头,很白净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身材丰满,很会打扮,工作上雷厉风行,是个魅力实足的女人。
  由于渴望摆脱家人的束缚,我打算在外租房子。在姐姐的协调下我住到了公司二楼王姐办公室的套间--王姐的卧室,其实她从来都没住过!这是一家厨俱经销和厨房设计装修一体的小公司,公司正在发展中,有二十几个员工,大多是女员工。
  由于公司在扩张阶段所以管理和日常工作都比较混乱。初到公司我并没有实质性的工作,常常是补缺的角色。但由于我比较珍惜独自在外的机会,所以干什幺都很卖力,常常会自已找工作干,对于薪水待遇我从不计较。(我家情况很好,我工资发百分之七十,实际上我也不缺钱。)王姐是个细心的人,我所干的一切她都默默地看在眼里,她似乎也看出了我对公司管理和日常工作的有些看法。
  在一次加班后王姐带大家出去吃饭,饭后她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而是开车送我回公司,到公司后她和我进行了一次长谈。我壮着胆子将我的看法以及一些设想讲给王姐听,她听地很认真。最后,她说:「好吧今天就到这吧,很晚了,你休息吧。」第二天王姐召开了我到公司的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会上她居然宣布我作公司的经理,负责公司日常工作的管理。接下来的日子是我最春风得意的时候,一切顺风顺水。由于奖罚分明,员工热情很高,而王姐出色的外交给公司带来了滚滚财源。王姐对我也越来越信任,即使我偶尔犯错得到的也是她的宽容和鼓励。
  第二年的春天,公司接到了一个很大的项目,为本市税务系统家属楼一期工程作厨房电器装配及设计装修。这是利润非常可观的项目,所以工程开工后我一直很重视,几乎每天都会抽时间去工地看看,以确保质量。那段时间我常常下午去工地,晚上才会回公司,而王姐常常会开车去工地接我,常常给我买衣服,带我去吃饭。那时的我根本没想别的,直到一期工程结束,请税务局领导吃饭的那一晚后,一切都改变了!因为后面还有二期和三期工程利润同样可观,所以免不了给税务局那些老爷们请吃请喝,送红包。那晚我第一次见识了王姐的酒量,也第一次替别人喝了很多酒。第一次见一个女人为了生活那样大杯大杯地喝酒,还要应付好多色迷迷的男人不怀好意的荤话和「咸猪手」,我突然不知那儿来的勇气,接过王姐的杯子代她喝了好多。晚饭结束后王姐已经醉了,可她还是和我一起硬撑着给那些领导们开了房子叫了小姐才走出了酒店。
  坐在车上她已经动不了了,她将车钥匙递给我,说了句「能开吗?」就再也没有说话。前不久才拿到驾照的我,在那个晚上居然硬是开车把她送回了她的家。到家后她就开始不停地吐,我刚刚收拾完她就又吐了,一直到天亮了,她才安静下来!不知什幺时候我也爬在床边睡着了。等我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还好那天是周末不用上班。
  醒来后,我环顾四周才想起是在王姐家,头痛得历害。这时王姐穿着睡衣从厨房走出来对我说「本想叫你睡床上,看你睡得很香没叫醒你,去洗个澡,换上我给你买的新衣服吧。」等我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来,桌上已经摆上了饭菜,她坐在桌边招呼我过去。她的手艺真的不错,每个菜都很好吃,也许真的饿了,我自顾自吃了起来。很久,我才发现她并没有吃,一直看着我,眼光滢滢的。我问她「姐,怎幺了?」她没有回答,泪水已经流过了脸颊。我伸过手想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慰,却被她紧紧抓住。
  我突然感觉自已是个大男人了,我起身走过去搂住她,让她靠在我的身上。她突然转过来抱住我哭出了声,她颤抖的身体让我怜爱,更激起了我心中的火。我低头去吻她,她的唇快速而准确地迎了上来,温软的舌头随之伸了进来。吮着她略带甜味的舌头,闻着兰蔻香水的味道,我的慾望一点一点被激起。我抱起她,有些沉,但更激起了男人潜在的征服欲。
  我将她放在那张宽大的床上,扯开了她的睡衣,让她的rf一览无余。那是一对让任何男人都不能抗拒的rf,丰满、白皙、挺拔,我冲动地将头伏下去尽情吮吸rt,她呻吟着开始脱我的衣服。我的唇从胸部慢慢下移,掠过她的每一寸肌肤,她已经完全被点然了。当我穿过浓密的毛毛吻住她的yd(蒂)时,她的身体抖了一下,双手伸进我的头发抚摸着,开始大声的呻吟。我的舌在一次次掠过也yd(蒂)的同时将她送到的顶点,她呻吟着双腿紧紧夹住我的头,yd强烈而持久地跳动着。当我第二次吻她的乳房时,她开始握住我的dd引导我进入她。她不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却是最给我激情的女人。在我进入yd的同时她又是一阵颤抖,她的yd已是一片泽国,温热地紧裹着我。随着我猛烈的撞击,她几乎是大叫了,我感到她yd的水水在涌出来,我听到撞击声和「哧哧」的声音,随着她从喉咙发出重重的一声呻吟,她又一次gc了。
  那个下午,我们变换着不同的体位,不知做过多少次,我也一次次将她和我送到了极乐。傍晚时,我们躺在她家那十三楼的大床上,夕阳给她白皙丰满的身体勾上的金边,而她像个小孩一样在我的臂弯中沉沉睡去。看着她美丽的脸,我深情地吻了上去。再次醒来,月亮光已经撒满了屋子。她还在熟睡,脸上挂着微笑。
  我看着这个外表美丽,做事干练的女人,想像不出她曾经历过怎幺样的人生,我只知道她有一颗天下所有女人都有的渴望温情呵护的脆弱的心,如果她给我机会,我会尽全力照顾她。可此时此刻我甚至于不能确定她是真的对我有意,还是富婆许多次性经历中的一次,我陷入了胡思乱想中。
  现在虽然是春天了,可晚上还是寒意很浓,暖气也不像冬天那样足了,我们都赤裸着,有些冷。她好像也很冷,蜷缩着向我靠近,我伸手搂住了她,她醒了!她用惺忪的睡眼望着我,微笑着,红红的脸像个羞怯的小女生。她的手在我的胸前抚摸着,没有看我,轻声说你好棒!那一晚我们聊了好多,聊我过去的女友,聊她不开心的那一次婚姻,聊她寄养在父母处可爱的女儿,聊她一个人生活的艰辛。她哭了,说她看得出我在员工中维护她,常常为她补台,看得出我在应酬时对她的照顾。她说她喜欢我的阳光与真诚,也喜欢我的高大帅气,只是她是个离过婚而且有个女儿的人,她哭得更历害。我搂着她对她说我会照顾她一辈子,她望着我说,真的骂?我点头,她搂着我说,一辈子也不要离开她!
  又是深情的吻,抚摸,随之而来的激情,身体已经很累了,可内心仍然有冲动在暗长。她伏下身,长发落在我的身上痒痒得很服舒。她从我的胸前一路吻下去,轻轻含着我,她的舌温润光滑,冲动在潜滋暗长。她灵巧的舌在dd上滑动,像闷热午夜的一阵凉风传便全身。当舌尖每一次掠过dd上的沟沟时,更是如触电一般。(这是我第一次享受kj,虽然我有给女友kj但还不曾让女友给我作过,因为女友和我一起时还是处女,一开始不太接受kj,而我又不想勉强,怕破坏了气氛。)在我想射的时候我捧起她的脸说我想进入她,她笑着还是那样羞怯地躺了下来。
  我们又一次在一起了,还是哪样激烈,屋子里充斥着呻吟、喘息、和分泌物的味道。我将她反过来,从后面进入了,我喜欢这种最原始的方式,这样我可以进的更深入。当我滑入的一瞬,她大声地呻吟着,我用力前冲,我感觉dd好像顶到了什幺东西,她几乎是在喊。她的身上有了细细的汗珠,激烈的抻插中她的yd有节奏地强烈收缩,而且有了潮吹,又一次完美的高潮到来了。
  我爬在她背上喘着气,像从高空坠落一样,全身没有一点重量。等我缓过神来,我突然想起来问她是不是安全,她笑了,捏了一下我的鼻子,「你现在才想起来啊,是不是有些晚了?」我赶紧起身抓起衣服准备出去买紧急避孕药,被她拦住,说是绝对的安全期,然后怪笑着,严然是捉弄人得逞后的得意,活脱脱一个小孩子。在以后我们相处的日子里,她永远是在母亲,女儿,情人间变换着角色,给我无尽的快乐和幸福,那是我至今,也许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又一次的高潮带给了我们香甜的睡眠,相拥而眠,一夜无梦。
  第二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星期天,由于税务局二三期工程已稳操胜卷,更重要的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星期天,她提意我们出去踏青。我很累,可还是听了她的,也许是内心的大男子主义吧,认为女人是要宠的。她开着她的白色富康,我们走在春日的阳光中,心情如风,一路欢歌。我们来到了远郊的小山上,阴面的山坡还有些积雪,可向阳的山坡上已经有了各色的小花。我们走在山坡上,阳光晒得人暖阳阳的。她穿着休闲的运动装,有些宽松,可还是能看出她很好的身材,她像个小姑娘,唱着跳着,采了一大把野花。她跑过来躺在草地上,头枕在我的腿上,我故意大叫一声,她吓坏了,问我怎幺了?我说你太胖把我腿压疼了,她看出我是在取笑她,起身来打我,我迅速一瘸一拐地跑开。她真以为压痛了我,跑上来问我那条腿痛,我笑着说中间的,给我揉揉,她知道被骗了,恨恨地举起手却轻轻地落在我的背上。
  接下来的日子开始变得温馨甜蜜,我不必再睡公司楼上那张冰冷的床,下班后我会有热水洗澡,有丰盛的饭菜,有个温暖的家。那段时间很累却很甜,我几乎是每天早上去公司按排完工作就赶到工地,一直盯到满天星斗,总是等王姐谈完项目开车接我回家。(相处很久了,可人前人后我还是喜欢这样叫她,她也想叫我改口,可我还是总得这样叫顺口)我在工作上是个凡事要求完美的人,因此常常苛克地要求自已的工人返工。正是因为我在工程质量上没有一丝一毫的马虎,所以很快在业主和行业中得到肯定,业务量越来越大,公司也从原来的二十多人增加到五十多人。那大半年中,我们几乎只有在晚上才能相见,因为她对我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仅管以前也让男人骗过钱。所以公司的所有事都交给了我,甚至于账面上有多少钱她都会问我。我们的关系一直没有对外公开,是我不想让人说我吃软饭,所以根本没有人知道我们真正的关系。因此我们只要回到属于自已的地方就会黏在一起,用她的话说就是要补回来。
  每天晚上回到家,我开始看报或上网,她匆匆洗完澡就去作饭。有时候我会从后面搂着她的腰,看她作饭,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情话。她就是再累也会做些我喜欢的菜,倒两小杯红酒,然后点上蜡烛,而她常常只是陪着我,看我吃,她在外面应酬多,常常已经吃过好几次了,可每次她都会坐着陪我吃完。吃完饭她会给我放好热水,等我洗完澡,我们躺在床上,她一边看着肥皂剧一边和我聊天,我则翻看没有看完的报纸。常常是报还没看完就会给她挑逗起来,我们会很疯狂地做爱。
  那时候真的是年青气盛,总不觉得累,而且每次都很尽性。她是个敏感细心的女人,对我照顾得很周道,每天该穿的衣服,甚至是给我手机充电,给我包里装香烟都不会落下。天气转冷时我要是没有加衣服,她会疼爱地责怪我,然而当我说她穿得也很少时,她又像个小女孩一样说,她要「美丽冻人」!唉,没办法,爱着自已爱的人,和被自已爱的人爱着,真的是哪样幸福,我期望这爱会永远。人们都说俩个人黏在一起太久了就会生厌,可和她在一起真的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她是个极有情趣的人,她的爱,她的娇,她的善良和温柔,永远不会让人生厌,有得只会是短暂分离后重逢的激情和甜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