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班主任就是我的母亲
班主任就是我的母亲
我在一所算是小重点的中学上学,身高中等,面相则偏中性,因为家庭宽裕,从小到大的环境让我的皮肤白白嫩嫩,所以气质上略显阴柔,成绩方面也有些偏文科
  而且,我有一点与其他学生都不一样,那就是,我们班的美女班主任就是我的母亲。
  我中性的面孔可能就继承了妈妈的基因,她在学校是出了名的美女。不过说实话,因为我们年纪的原因,虽然对性开始有了反应,但还是处于懵懂的状态。
  再加上我们的父母平时也会有意避开这个话题,在我们这个年龄段更是对相关的性知识感到迷茫。
  所以,在日常生活学习里,虽有人偶尔提起有关我母亲的话题,也不过是夸一下她长的好看,更多的是说她教学严厉,批评人厉害。
  没错,我妈妈严厉这一点我深有其感,可能是与她强烈的事业心有关,她对每一件事都很认真,对她的学生大发雷霆是常有的事。
  事实上,她在家里的严厉程度还要更甚。对我这个儿子比对其他人更加严厉。
  我在学校里被她要求对我们的关系严格保密,我不敢违抗,从不对他人透露半点。虽然我与母亲有几分相像,但我毕竟是男孩子,只要不主动说,也没人认得出来。
  因为不知道班主任是我妈妈,所以其他人也都对我言语无忌。听到抱怨时,我也不感觉不快就是了,因为这都是大实话。
  只不过,有一两次,我听到有同学讲我妈妈的黄段子的时候,我还是会心中感到不快,除此之外,我更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感,小腹也会微微发烫,鸡巴也不由自主地硬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而且不好意思告诉任何人,所以这一直都是我心中的秘密。
  「了色,没看见嘛,让一下路!」
  课间休息马上就要结束了,因为老师拖堂,我才能赶紧上一趟厕所,所以我才如此着急。
  了色是一个坐在门口的同学,身型高大,却徒有虚表。是班里出了名的受气包。由于成绩太差,满主任就让他坐在前边门口。
  当时让他挪座位的时候还好一顿的损,让他更教人瞧不起。我妈妈虽然严厉,但我爸爸则对我纵容的很,不知不觉里,我对其他人的态度其实有一点小霸道。
  特别是这种窝囊废,我从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这次也不过是微微让了一下路,只会让我对他更加不屑。
  当我跑到门口时,班主任也从门口要进来,堵住了我的去路。
  「干嘛去,要上课了,还不快回座位!」
  不容置疑的语气让我僵在原地。我的母亲只不过一米五不到的身高,那怕是初中男生都有不少比她高的。
  就算平均水平的我也比她高出了一个额头。
  只是,比起只有身高的中学生,身为老师的她更加有气势。在她面前不管是谁都不敢抬头。
  我这个儿子在她面前只会更怕,就像老鼠碰到猫一样。
  但这次我实在是尿急憋不住了。所以回道:「我就是想去厕所。」「那刚才怎么不去,到这会才去?!」「老师才刚下课。」我正待反驳,上课铃就响了。
  「上课铃响了,回座位,下课再去!」
  班主任板着脸发话了,我不敢再多说,只能返回座位。
  当我扭过头,发现了色正笑着看我,这让我气不打一处来。
  我偷瞄到班主任没有看我方向,就到他的座位前猛的推了一下他的桌子。把他的文具不少都晃到了地上。然后回到了座位,了色的同桌的后桌。
  回到座位才发现,班主任竟然双手扶讲台,皱着眉头看着了色捡地上的东西。
  难道她看见我欺负同学了?
  她也没说什么,只是眉头越皱越近,因为离讲台近,我还能看到她抓讲台的双手明显用了力,甚至有些微微的颤抖。
  我只是觉得她好像很生气,就像火山快喷发一样。所有同学现在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诡异的局势却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有人窃窃私语,向身边的人询问发生了什么。
  而一向很讨厌别人在她课上讲话的妈妈对此竟视而不见,只是依旧盯着了色的方向,而此时,我隐约看到了妈妈的额头上开始有了汗水。
  突然,有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眼神一向冷艳又严苛的班主任妈妈,露出了屈服和求饶的神情。刹那间如秋水含睛,明艳之极。
  不过下一刻她就立即低下了头,做整理课本样,让人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看到了刚才的一幕。
  好在,不一会,她好像就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如同以往一样讲课,让人不知刚才的诡异事件到底是真是假。
  同学们也都没什么记性,看起来大家都不会把这件不足道的小事放在心上。
  只是我的心中依旧有着一丝悸动。
  接下来的课程我一点都听不下去,一是内急依旧,而是刚才的一幕适中在我心里挥之不去。
  在我无聊等下课时,发现了色好像左手一只在裤兜里不停摆弄一件长条形的物件。
  由于学校一直不让带手机,我立刻举手告状「老师,张强玩手机!」我这一嗓子,让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一下,我妈妈的脸也板了起来。
  她看向了色的方向,质问「你玩手机了」
  「吗!!」
  她的语气在一开始非常严厉,但最后的『吗』确实尖叫般的升调。随着最后的『吗』,她还颠仆了一下,好像一个没站稳,只能用双手撑住讲台。使整个动作滑稽无比。
  惹得全班哄堂大笑。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妈妈的怒吼又将课堂的秩序稳了下来。
  我不知道一直非常注意仪态庄重的妈妈怎么会如此失态。正当我有些担心的时候。突然她的矛头一变,对着我发火:「你怎么看到人家玩手机的,我怎么没看到?!」「我,我」我还没反应过来,质问就不断向我袭来。
  「你上课怎么只盯着人家看?人家脸上有字吗?你不看我来上课干嘛?」妈妈的语气严厉之余,语速越来越快,音调听上去也有些发抖。
  我虽然害怕,却又有些奇怪,我抬头一瞄,发现妈妈她好像不止语气,身上好像也在发抖,双腿藏在讲台之后,虽看不见,但是貌似有些站不稳。
  而她的神色显得有些急躁,像在极力忍耐些什么。
  在我的眼中,妈妈十分的生气,我不敢再说什么,只是感觉到了委屈。我明明是对的,妈妈却向着别人,让我心酸。
  「好啦!让我们上课行吗?!马上就下课了,有什么事下课再说!」妈妈在微颤中说出了这话。
  我心里颇为奇怪,强势的妈妈这次的语气怎么和跟人商量一样。
  说是如此,但今天的事情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太多,我心里又充满了各种小情绪,就没有多余的心思继续想。
  剩下的课,妈妈又重新调整了情绪,我也在浑浑噩噩中度过了整节课。
  下课铃一响,妈妈罕见的准时下了课,我也在内急的催促下冲向了卫生间。
  我隐约听到我身后传来妈妈的声音「张强,你怎么回事,上课不听讲,下课不写作业,还有人说你玩手机,你下节课不用上课了,跟我来!」我知道了色要遭殃了,不仅又有些窃喜。
  (上完厕所的我又回看到什么令人血脉膨胀的画面。)在厕所里,我终于解放了憋两节课的内急。随之而来的是内心的一阵舒畅。
  再加上了色那家伙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刚刚的那些情绪好像也随着尿一起冲进了下水道。
  心中不再压着什么事的我,得瑟地走出了卫生间。
  好不容易准时下课,我想着是不是利用这充分的时间,去看看了色被收拾的怂样。毕竟我经常被我妈批评,看别人和我一样岂不乐哉?特别是像了色这样的,只要在旁边瞅一眼,就能让我开心半天的了。
  于是我怀揣着愉快的心情,走到了班主任办公室门口,却发现里面只有几位其他班级老师在办公,而不见我妈妈骂得了色狗血淋头的场景。
  不过我也没疑惑太久,就想起来我妈妈应该是把了色带到了『小黑屋』。
  那是一个位于整层楼最边缘的角落,还是那种回形走廊结构,想进入那个在走廊尽头的房间,还得拐个小弯,出入比较麻烦,也没人在意这个地方,一直都是放置几乎不怎么会用的物件或资料。平时根本就不会有人在意,也没人会用那个房间。
  因为我妈妈有几次怒气冲冲的带着了色进去过,我才想到。
  那个房间什么优点都没有,只有隔音特别好,所以就算我过去了也听不到什么。虽然听不到了色被骂也没有任何损失,但我还是有些泄气。
  不过仔细想想,那个房间只有我妈妈会用来教训其他学生,教训我的时候倒是毫不遮掩,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破口大骂。
  这把我本来的好心情直接低落到了谷底。退一步越想越气,我这次还非得就去看看了色怎么被骂的!
  我大步走到本楼层的尽头,又小心翼翼地拐进小走廊,以免不小心撞到枪口上。
  当我到达时,才发现外层的防盗铁门竟然没有关紧。我们学校仓库的门一般都有两扇,外层的铁门和内层的纱窗木门。
  没关上的铁门流出了足够的空间能让我贴到纱窗木门上。它的外框大部分由是木头构成,只是中间有厚厚的纱布。
  这纱窗木门颇有些年头了,木头部分还好,但纱窗上则留有一个正好能让我看到里面场景的缺口,我蹲着就能完整地看到屋子里的情况。
  我充满期待地向屋里看去。
  但是里面的场景让我顿时更加困惑,因为我所想象中的训斥声一点都没有传出来,反而十分的安静。
  这里虽然叫做小黑屋,其实不过常年拉着窗帘,比其他地方确实昏暗不少,但还是能看清的。而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背对着我的高大身影,无疑是一直坐在我前面的了色——张强。
  他此时正默默站立在房间的中央,双手好像扶着胯下的什么东西来回前后抽查。细细听来,安静的房间里不断传来男性的喘息声,以及仿佛汲水般的诡异声响。
  要是了色在这里,那我妈妈呢?
  我定睛观察,一瞬间,我的大脑仿佛被重锤打击,我看到了,了色张强捧在胯下的就是我妈妈的脑袋!
  我不敢相信,虽然我曾有听说过有关口交的事,但我从未想到会在现实中看到这一幕,更别提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为他人口交的是我的妈妈,而她口交的对象是全班的最底层,谁都瞧不起的窝囊废!
  屋里的景象在我的眼里越来越清晰,我清楚的看到了我的班主任妈妈竟然跪在了色张强的身前,努力的抬起脖子为她的学生口交。
  一下,两下,三下,……啪啪啪的响声越来越急促,我能看到了色张强的手将我妈妈的脸一下一下的撞击自己的胯,看着了色张强肆无忌惮的动作,我开始担心起了妈妈的脸,毕竟每一次他都十分用力的样子,看上去我妈妈俊俏的脸蛋每一次都会受到重击。
  汲水声也越来越平凡,伴随着了色张强手上动作的加快,我妈妈也开始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呻吟声,由于她的嘴塞住了张强的鸡巴,所以她只能用喉咙发出痛苦的呜呜声。
  见到妈妈收到如此欺负,我自是恨不得立马冲进去把了色张强打一顿,救母亲出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却浑身僵硬,一步都动不了,甚至眼睛也无法从屋内的景象上移动分毫。更是感应到了我的胯下现在坚硬无比。
  我听着屋内啪啪啪不断,看到了色手速越来越快,突然,他猛地将我妈妈的脑袋向外一拔,只听「倍儿」的一声,我妈妈显然也没有料到这么一招,当时就猝不及防地向后倒去。
  了色张强见状,揪起我妈妈的长发,使劲向上一拽,才让我妈妈没有摔到后脑。这一下子让我妈妈「啊!」的叫出了声,看起来实在够疼。
  听到妈妈痛苦的尖叫,又叫我心里一颤,不过疑惑又升,为什么了色张强腰突然停下,难道是结束了吗?要是真的结束了,那真是松了一口气。但事与愿违,接下来的发展越来越叫我心惊胆颤。
  在屋子里,之间了色张强将我妈妈提起,强行让她站了起来,又松掉了她的头发,让她自己站直。
  张强双手抱肩,开口:「知道为什么这次没赏赐你御液吗?」这话让我摸不着头脑,出了张强与平时完全不同的语气意外,还有对『御液』是什么的疑惑。
  但我妈妈的回答更让我震惊,她低着头,用低贱的语气回:「贱奴不知道,请主人告诉贱奴原因?」「你不知道?!那还有脸问?!」张强用粗暴的语气吼道,同时高举右手,作势要打。
  我妈妈本就忐忑,瞄见张强的动作,竟然腿一软,四肢伏地,脑袋也磕在了地上,用委屈的语气哽咽道:「请主人饶了贱奴吧,贱奴知道错了,都是贱奴不对,等到放学主人怎么惩罚贱奴都行,贱奴下午还有课,请主人不要脏了您的手!」此时我以震惊的无以复加,大脑也做不出反应。
  不过妈妈的话让张强放下了手「哼,看在你还有正事做,给你个面子,别忘了你的话!」说着,他还拿他的脏鞋踩了踩妈妈的脑袋。
  「自己站起来,告诉我今天在课上一共高潮了几次?」张强说完,还不忘用脚在我妈妈的头上重重的碾了一下。
  我妈妈在张强把脚移开后,一边颤颤微微站了起来,一边回答张强的问题:
  「贱奴今天在课上高潮了三次,贱奴绝不忘主人的宽宏大量。不管主人让贱奴做什么,贱奴一定完成!「张强对此好像非常满意。在我妈妈面前伸出右手,说到:」贱货,才三次,也罢,我让你穿的东西呢,现在就脱,我要检查。「我妈妈听了,立刻将手伸进今天穿的修身连衣短裙的里处,先讲丝袜脱下,在张强的示意中,我妈妈先是将她穿了一天的肉色连体丝袜放在了张强的手心里,又缓缓褪下了一条布料极少的红色丁字裤,交给了张强。
  而张强则慢慢地欣赏这没人脱衣图。在他拿到红色丁字裤时,还特地摊开观赏了一阵,也不知他看的到底是丁字裤,还是我妈妈那张绝美的羞颜。
  张强看了一阵,说:「把你小穴里的东西拿出来吧。」我妈妈继续将手伸入短裙里,努力抠出三个粉色椭圆形小球,拿到张强面前给他看。
  张强貌似琢磨了一会,又说:」把这些都塞到屁穴里去。「我妈妈闻言一愣,下意识地开口:」可是,贱奴的屁穴里本来就有……「」塞!「还没等她说完,张强就用冰冷的语气打断了她的话。
  我妈妈一个哆嗦,颤抖着手将那三个小球重新塞回了短裙里。不过在她塞的过程中,明显的面露痛苦之色,还断断续续的发出」啊——啊——「的叫声。
  张强只是在一旁看着。真是个畜生,我心里不住暗骂。
  在我妈妈将手伸出裙底,塞好小球后,张强将丝袜揉成一团,对我妈妈下令:」张嘴。「我妈妈听话的长大嘴巴,而张强也立刻将手中的内衣团塞入了我妈妈的嘴里。
  然后又继续道:」母狗三式。「
  听到命令,我妈妈即刻作出了反应,只见她将身体向后转,双手双脚挣在地上,趴着的时候保持手臂和双腿伸直,将短裙掀起,屁股努力撅向张强的方向。
  将自己的阴户和屁眼这些私处毫无保留得暴露给了她的学生。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熟练得让我感到不可思议。
  而张强貌似也甚是满意,他对着我妈妈那仿佛艺术品的屁股欣赏了半天。才点了点头,双手抓住我妈妈的纤纤细腰。
  一开始,我就发现由于两人身高差距太大,哪怕我妈妈努力的撅起屁股。可还是与张强的胯部有段距离。我在疑惑张强是不是要蹲下的时候,只见他,低喝一声,竟是直接将我妈妈举了起来!
  张强毫无怜惜的将自己的鸡巴捅进我妈妈的体内。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张强竟有如此力量!一米五不到,体形较小的妈妈在一米八几,身材魁梧的张强面前,如同一个美丽的人偶娃娃,任由一个力大无穷的巨人,揉圆搓扁。
  张强的动作只管自己舒服,用巨大的力道撞击我妈妈娇小却又丰盈的屁股。
  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充满了肉体之间的碰撞声,雄性的喘息,以及一名雌性模糊的呜咽。
  我不知我何时离开的。
  正常来说会这样吗?话说什么又是正常呢?我看着仓库里的那条跪着的母狗,已经完全无法将它与我的妈妈联系起来了。而那条淫荡又下贱的母畜,它原本说话的声音在我耳中渐渐变成了献媚讨好的犬吠,将我的意识带入恍惚。
  我完全无法理解,但大脑却在下意识的运转,开始分析那母犬的吠叫。无疑,那原本在我心中无比高雅,严格,崇高的妈妈,作践的将我所崇拜的爸爸,她近二十年的伴侣叫做公狗,而我呢?一直以来,她八月怀胎,十几年所谓的心血结晶在她眼里也不过是条贱狗儿子。仿佛一文不值,有多少付出,多少爱。不管她究竟是不是她的真心话,在出口的刹那,那条母狗所谓一切都属于主人的誓言也必然是真。
  我觉得我的心脏肯定停了几秒,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响从我耳边传来,环顾四周才发现,那声音来自我的心中,是那些将永远无法缝合弥补的感情与回忆。
  此时的我仿佛站在一块位于海洋中心的木板上,随流飘荡,孤身一人。意识和现实如调色盘版混着在一起。我开始无法分辨虚幻与真实了。哪怕马上从床上坐起,发现一切都是在做梦都不奇怪了。
  当然,戏剧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或者也能说,戏剧性其实是发生了的,毕竟在我眼前的这一切,哪里会有比这更滑稽,更无厘头的喜剧呢?
  在这一刻,我的心态发生了质变,就像一片平静的海面。当然谁又知道那表层下,有多少汹涌激涛的暗流。就像我依旧坚挺的鸡巴,无论如何也无法软下。
  相对于我心中的天翻地覆。张强却语气平淡地说:「去你他妈的,你倒是想的美,你这骚逼天天想你主人我的精液,插到你那贱逼里,是在惩罚你还是在奖励你?啊?」妈妈依旧被张强踩在脚下,急忙回答:「是奖励贱奴!贱奴实在是太想主人的鸡巴和精液了,上课想,下课想,回家里还想,贱奴见贱狗儿子惹主人生气,所以贱奴想为主人生一个属于主人的,能讨主人欢心的贱狗!」张强听后则没有表情的流露,就像是他的奴隶对他的精液的期待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那般。
  终于,他将他的臭脚从他的母狗头上移开,又重重的踩在象征我妈妈美好象征的高昂连衣裙上。做出了思考的动作。
  在张强思考的那一阵子里,我妈妈也是一动不动地等待着她主人的下一步指令,要不是她那好似装着电动马达的丰满屁股一直在摇,我还以为时间静止了。
  「行了对你的处置一会儿再说吧,现在老子兴致来了,其他的一会再说!」张强用一只脚抬起我妈妈的下吧,看着她迷离的眼神和潮红等面颊,强势地下令:「现在,去把我的书包叼过来。」我妈妈听到张强松口,立刻眉开眼笑,兴高采烈的爬到书包前,用嘴叼住书包背带,用力往会拖。这一幕对于母狗而言算得上是了不起的训练有素了,不过如果换成了一位高傲的教职人员,真是说不上的可悲。
  虽然费力,但我妈妈依旧尽可能快的完成了任务。张强也难得没有找茬,而是一边奖励似的胡乱抚摸我妈妈的脑袋,让她发出舒服的「呜呜」声,一边接过书包,卖力翻找他的特殊道具。
  不一会,他就拿出了两个小蓝瓶,摇晃着对我妈妈展示道:「母狗,还记得这是什么吗?」我妈妈抬头,就像一个知道老师问题答案的孩子,抢着回答:「母狗记得,这就是主人第一次让母狗找到自我时用的,是它让母狗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快乐。」我靠,那就是药喽!难道她妈的是毒品?
  张强得意道:「你本来就只是一条贱货,我看你可怜才大发慈悲的帮你,你这荡妇运气好,我当时手头就有一瓶,现在又有了两瓶,能让你好好爽一阵儿了。」我妈妈重重的磕头:「谢谢主人恩赐,主人大恩,贱奴永生永世不敢相忘!」张强从书包里抽出一个超大号的塑料水瓶,将其中一个蓝瓶里的液体倒了进去,也不过只有一个瓶底而已。他晃了晃空旷旷的瓶子,向我妈妈吆喝道:「母狗,把主人的圣器取出来。自己把药调好。」我妈妈又是一个扣头,照常谢恩过后,爬到张强裆前,就跟帮张强脱鞋一样,用嘴将张强的裤子脱了下来。经过询问并得到同意后,用手举起装有未知液体的超大塑料瓶,对准张强的鸡巴。期间,我妈妈还能一直保持笑容。活像一个电影里,伺候大老爷的丫鬟。
  张强也不客气,看到水平到位,直接一泻入洪。好家伙,一下子就尿了大半瓶。完事后,还舒畅的舒了一口气,对我妈一摆手,说:「喝吧。」我看着那大半瓶黄色尿液恶心不已,我妈却毫不含糊,一句:「谢主人赏」后,直接一仰脖子,咕噜咕噜就往下灌。和电影里的豪杰喝酒让人快意,不过,我妈喝尿比那还豪放,她还不像那些英雄似的喝一瓶撒半瓶,我妈对着那瓶尿真的是一滴都没漏。喝到最后,还能看见她那性感的小腹微微隆起,看上去别有风味。
  张强看着我妈妈喝完了所有的尿,他的鸡巴也开始硬了起来。想不到他竟然有这样让人作呕的兴趣,真是个了色。不过,话说回来,当张强的鸡巴完全竖起来后,让我也不禁咽了口口水。那是怎样的巨根啊!那怕我们相隔有些距离,但那根鸡巴的长与粗都让我吃了好大一惊。开始有点敬佩我妈妈了,她居然能一直承受比她小臂还大的东西。
  张强让我妈放下水瓶,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我妈妈横爬上去,当中的鸡巴正好直顶在我妈妈隆起的小腹上,又让我妈妈一阵不自在的哼唧。
  由于他们的体型差距,此时他们的动作像是家长要打不听话孩子,张强听到妈妈的哼唧,大手一挥,「啪」的一声,毫不留情,让我妈妈发出条件反射的「汪!」的尖叫。张强趁机发话:「趁着药效还没来。我先把你这母狗的帐里的利息算一算。教训一下你这不知礼义廉耻的教师,你这教自不严的母狗。」母亲被打一巴掌后,还是立即附和张强道:「主人教训的是,主人教训的好!
  主人要教贱奴礼义廉耻,教贱奴管教儿子,贱奴一定努力学,让主人高兴。」张强马上又来了两下,打得本来就被他用力抽了一棍子的妈妈不住的颤抖,不停的汪汪叫声不绝于耳。
  「你急什么,我还没说怎么教育」张强开始肆意揉捏我妈妈性感有弹性的翘臀,继续道:「等我说开始,你就循环唱」八荣八耻「,和」征服「,我给你打节拍伴奏。」说着,他拿起旁边架子抓了五个乒乓球,蹭着我妈妈的私处,对她坏笑道:
  「贱奴,今天考试,一共五分,看你能考几分,看你在我的培养下,是名狗还是土狗。可别让我失望啊。」我妈妈一听,自觉地努力撅起屁股,用手尽量将自己的娇嫩的小穴扒开,让张强可以更轻松的将球塞进去。张强也不客气,以粗爆的手法往里面硬塞。整个过程就是倒放的母鸡下蛋,当然,可能一会就能看到正着放了。
  张强塞到最后,几乎是以蛮力硬怼进去的,我妈妈惨叫连连也没有停止继续扒开自己的小穴,而张强也对此理所当然一样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一直到最后一颗乒乓球,无论如何都会有小半部分留在外面。张强却也不在意。只是拿起架子上的乒乓球拍,狠狠地拍在我妈妈的臀部,如信号抢发令般,「开始。」「以热爱祖国……以服务人民……」「啪……啪……」我听着趴在张强腿上的母狗的歌声,好不容意又想起了我妈妈那为人师表的威风凛凛模样,在听到在我妈妈臀部演奏的伴乐,清脆悦耳,每一下都会带起一阵肉浪起伏。看的我不自觉的加快了撸管的速度。
  等到我妈妈开始唱征服,听到「就这样被你征服……」「啪啪……啪」时。还能看到塞在我妈妈穴里的乒乓球慢慢向外基础教育,虽然张强偶尔也会通过拍打的方式把球又打回去,但不多时,彭儿的声音还是响起,随后就是乒乓球碰地弹跳的声音。
  这些导欲宣淫之音,更让我激动不已,由于这首歌的节奏更快,张强也加快了拍子的速度。而我妈妈在一下下的拍击下,不由得开始跑调,但每一次她的音调往上升,会让我更加的激动。血液又重新沸腾了起来。
  在我妈妈唱到第三次的时候,她的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双眼更是迷离,四肢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声音自然连一丁点调都找不到了。在一旁的我的鸡巴早已红肿不堪,疼痛之下,却无法停止自己的欲望。
  张强看火候已到,命令我妈妈听下,并将手伸到我妈妈的小穴下方,要检查成绩。我妈早已难以为继,现在尿道肌肉一放松,生下的几个「鸡蛋」被她一一下出。
  张强有些不满,因为在他手中,沾满妈妈淫水乒乓球只剩下了三个,他气愤地一拍妈妈的红肿的娇臀,骂道:「你个废物就知道给老子丢脸!」妈妈在欲火的焚烧下,丧失了自我,浪叫道:「啊!是母狗的错,母狗废物,求求主人,插我,插我,狠狠的插死贱奴,求求主人,教训母狗,用主人伟大的肉棒!教训小母狗的贱穴!快!主人!」张强其实也忍耐了很久,巴不得现在就把他那巨大的鸡巴插进我妈妈的极品小穴里。但他依旧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只是将一只手指放在我妈妈的小穴入口处,微微挑逗,让我妈妈更加疯狂,于是趁火打劫道:「给你没问题,你怎么报答我?」「我给你,什么都是主人的,母狗的一切,快,快,主人,快!」妈妈的身体疯狂扭动,想把张强的那怕一根手指插进去也行,但张强不愿让她轻易得逞。
  而是露出计划通的笑容,继续问:「那你妈妈那条老母狗,你也会送给主人喽?」我妈妈的妈妈,什么鬼?我姥姥?难道张强还在垂诞我姥姥,虽然我家里的女性都生孩子较早,家里环境不差,保养到位,我姥姥至今依然有着与我妈妈不分上下的美貌,但她终究已经五十上下了啊?!有我妈还不满意,还想要我妈妈的妈妈,真是个畜生!
  而我妈妈却在药劲的影响下,早已不知所言,只知道一昧地疯狂承诺:「我答应,我答应,贱奴一定把老母狗送给主人,主人要什么都行,我都给主人,母狗给主人,母狗的妈妈给主人,公狗的妈妈也给主人,都是主人的!」张强对这回答很满意,对着我妈下令到:「可以了,开封吧。」我妈妈一听这话,立刻从张强的腿上弹跳而起,利索得不像是刚刚经过一番折磨得样子。
  然后,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开封。我妈妈手指伸进自己的阴道里,夹出了一团东西,我定睛一看,就是那失踪已久的内裤和丝袜,原来一直藏在我妈妈的最隐蔽处。
  我妈妈将黏糊糊的丝袜和内裤随意一扔,就以最快的速度跳上了摆好位置了的张强鸡巴上。是的,跳上去的,如同套圈一般准确。重力则将我妈妈的身体迅速带了下去,让张强小臂长度的肉棒一插到底。
  「啊啊啊!」如同野兽般的吼叫中充满了快意和解放感,我都不知道她那小身体里能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声音。
  接下来的运动,基本上都是我妈妈在动,她坐在张强的上面,不要命一般疯狂摇摆腰肢,我看着都怕那纤细的腰会成熟不住而断掉,转念一想,里面还有插着张强的鸡巴,把我妈妈从下往上贯穿,肯定结实。
  在我妈妈「运动时」,张强还不忘提点妈妈:「爽不爽?臭婊子,小骚货,你还有一点老师样?就他妈是我养过最贱的都都比你强。」妈妈不管不顾的叫喊:「啊!啊!我就是母狗!啊!母狗都不如!不是老师,就是啊啊啊啊啊!母狗,贱货!我天生就该让主人上,就是的厕所,让主人怎么玩都行!啊!啊!啊!啊!」张强看着我妈妈那副滑稽的嘴脸,一时兴起,双手抓住还在努力被耕耘的妈妈,一下子将她举起,笑问道:「那你说说怎么帮主人拿到老母狗?」我妈妈突然脱离的张强的肉棒,还未消退的欲望愈烧愈旺。在空中疯狂挣扎:
  「不要停,不要停!我给老母狗下药,我抓住老母狗的把柄,我让主人强奸她,让她知道主人的肉棒有多好,母狗会有多幸福!求主人,给我,给我。让小母狗给主人再生个小小母狗,一起伺候主人!」张强点点,猛地将手一松让我妈妈摔到他的肉棒上,这一次,张强不只让我妈妈一人努力了,他也抓起我妈妈的腰,开始套弄自己的鸡巴。在男女疯狂的交合声里。「激战」开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