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纳兰嫣然
纳兰嫣然
花宗一处僻静的别院内,美丽娇俏的纳兰嫣然正在闭目修炼,突然感到周围有斗气波动
「谁!」
纳兰嫣然一声娇喝。
「哈哈,果然好天赋,实力差我这么多还能发现我。」
虚空中妖花邪君显化而出。
「是你,你来干什么,外面大战在即,你不在前线,来这里干什么,不怕被我师傅发现么。」
纳兰嫣然冷冷的说道。
「嘿嘿,你师父嘛,迟早会发现的,可是我现在是来带你去享受一番的。」
看着妖花邪君淫邪的笑容,纳兰嫣然一阵恶寒,随机摆出一脸的厌恶。
「无耻的东西,你想干什么?你和淫宗有什么关系?」
「哈哈,好聪敏的小妞,不知道你下面是不是也这般敏感呢?」
「你!你这叛徒,滚开。」
骄傲的纳兰嫣然从未受过这般羞辱,但她心思过人,知道自己完全不是妖花邪君的对手,所以表面上气的发抖,做出一副要攻击他的姿态。
「你我实力天壤之别,你也敢对我动手?来吧,我让你打,你可别把自己打坏了哦。」
妖花邪君一脸荡笑。
纳兰嫣然展开斗气翼,将全身的斗气运行到极致,纵身一跃,然后突然飞快的向着花宗总部逃去。并使出了云岚宗一门几乎无人修炼的废斗技「云海漫天」。
妖花邪君只见纳兰嫣然腾空而起,然后天空中忽然出现了大片的云层,纳兰嫣然就消失在云海之中了。
「遭了,这小妮子真是狡猾。」
妖花邪君暗道不好,可转念一想,一个斗王境界的小丫头能施展多大的云雾?能飞多快?这里离花宗总部自己也要飞一阵,身为一个斗宗还追不上不成?
「快跑哦,追上了打你小屁屁哟。」
话毕,妖花邪君立刻消失在地面上,天空中的云层快速消失着。
纳兰嫣然竭尽全力的朝着花宗总部飞去,可刚飞出几息时间,就听见了妖花邪君是声音,顿时心底一凉。
「呜呼,追到了哦。」
纳兰嫣然惊得心脏狂跳,几息之后就感觉腰上一沉,妖花邪君竟然跨坐在了她的腰上,使得她的飞行速度顿时减缓。
「嘿嘿,打屁股了。」
「啪」的一声,妖花邪君的手掌重重的落在纳兰嫣然的翘臀上,使得她徒然一沉。
「啊,混蛋你,无礼!」
纳兰嫣然羞怒得俏脸通红。
「真是有弹性呀,比花锦的还翘,和你师父一样诱人,一会儿干起来一定很爽。」
妖花邪君打了一下之后并没有移开手,而是大力的揉捏着纳兰嫣然的臀肉。
「啊,你这个变态,胡言乱语些什么,我,我跟你拼了!」
纳兰嫣然反身一掌,疯狂的发动攻击。却是妖花邪君体表的斗气都没攻破。
「哎,还是快点完成任务,再耽误被发现了就麻烦了,真跑了你就太可惜了。」
妖花邪君一指点在纳兰嫣然的后颈上,扛起昏迷的她就消失在了天际。
在阳天南的卧室里,穿着暴露淫靡的花锦被阳天南压在身下,身姿摇摆,腰臀挺动,真激烈的和怀中的男人缠绵不休。这时,门外传来属下的喊声。
「报宗主,妖护法带着纳兰嫣然回来了。」
「让他带着纳兰嫣然进来。」
闻言,花锦停止了所有动作,全身一颤,连忙挣扎起来,想推开阳天南坐起来。
「宗主,妖郎回来了,别这样了,快让我起来,求你了。」
阳天南却是死死的按住她的肩膀,飞快的抽送起来。撞击得花锦的两条玉腿摇摆不已。
「怕什么,让他看看你在我胯下是多么的快乐,你不是会更兴奋么,你都被那么多人看的时候可是欢喜得很啊。」
阳天南吻着花锦的脖子。
「不啊...哦...哦...别这样...」就在花锦挣扎之时,妖花邪君已经推开了房门。看到床上香艳的一幕,妖花邪君也是一愣。
「妖郎...不...啊...哦...哦...我是被逼的...啊...」
花锦承受着阳天南猛烈的奸淫,挣也挣脱不开,见到妖花邪君顿时就留下了泪水。
「妖护法,辛苦你了,你的妻子玩着真的很舒服,为了犒赏你,那个纳兰嫣然,就由你先玩吧。」
妖花邪君闻言,脸色瞬间转为欣喜,瞥了一眼床上的花锦,略微犹豫了一下,他扛起纳兰嫣然就往外走。
「等等,妖护法,就在这里玩吧,我们两对一起作乐不是更美?」
「这,属下遵命。」
妖花邪君总算彻底明白了,既然加入淫宗,那么性交就是享乐而已,妻不妻子的只是个概念而已了。
「妖郎..啊...」「锦儿,既然我们入了淫宗,就安心享乐,遵从教义吧,我不会怪你的。」
妖花邪君温柔的说道,说罢便把目光转移到纳兰嫣然玲珑的身躯上。床上的花锦则默默的闭上了眼睛,再一次搂住了阳天南。
听着花锦传来的叫声,妖花邪君心里也有一些别扭,不过这些别扭很快就转化成了一丝丝暴虐的心情。他脸色一狠,凶残的撕开了纳兰嫣然的衣服。
顿时一对坚挺小兔子就跳了出来,不大不小,刚好被妖花邪君的手掌握住。
「额……啊!你在干什么!」
妖花邪君撕扯的动作弄醒了纳兰嫣然。妖花邪君见纳兰嫣然已经惊醒,残忍的一笑,猛地提起她再往地上一砸,砸得斗气还未回复的纳兰嫣然骨头像散了架一般。
「嘶啦~」妖花邪君伸手到纳兰嫣然的裙子里,狠狠的撕开了她护身的渎裤,并把碎布扔在纳兰嫣然脸上,阴毛稀疏的小穴就这样暴露在妖花邪君的眼前。
一双白皙的玉手努力的抵抗着妖花邪君的伸向她胯部的手,长发随着她的挣扎而摆动,胸口一片白花花的乳肉也晃来晃去。
可是妖花邪君运起护体斗气,纳兰嫣然的挣扎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却是增加了妖花邪君暴虐的心情。疯狂妖花邪君用手捏住纳兰嫣然的臀肉,对准她的小穴吐了一口口水,然后立马就挺起长长的阳具,毫不怜惜的猛烈插入。
「啊!不!」
纳兰嫣然惨烈的叫声回荡在这个房间里,珍藏了十几年的处女膜伴随着一直一来的高傲被冲击得粉碎。阳具摩擦着干涩的阴道,带给纳兰嫣然比破处之痛更痛的感觉。
「痛死了,啊!停下来!」
纳兰嫣然疼的小腹直抽搐,疯狂的蹬着脚,可妖花邪君死死的按住了她,拼命的抽插着娇嫩的处子蜜穴。
「会死的,求你了,停下来!」
「小贱人,老子现在心情不好,就是要玩死你!」
纳兰嫣然紧咬着牙,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娇小的身躯承受着残暴的蹂躏,仿佛随时会崩碎。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痛苦的呻吟中无比清晰,纳兰嫣然俏脸上多处一道五指红印,强忍住泪水的纳兰嫣然一下哭了出来。
从小就是天之骄女的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周围的人呵护她还来不及,何时打过她?
「呜呜呜...啊...痛死了...不要动了...求你了...呜呜...」
妖花邪君露出满意的笑容,俯下身狠狠的抓住纳兰嫣然坚挺的胸部,下身啪啪的撞击的更加猛烈。
「哈哈,哭喊吧,崩溃吧,不久以后你师父也是一样,你们一起变成男人发泄的玩物吧!」
「不要不要...啊...」听着身后花锦愉悦的呻吟,妖花邪君更加粗暴的在纳兰嫣然身上发泄着,带给纳兰嫣然无限的痛苦。
半个时辰之后,纳兰嫣然昏倒在地板上,红肿不堪的小穴流出大量拌着鲜血的精液,身上多处淤红、齿痕,娇躯一片狼藉。
「妖护法是不满本尊和令夫人之事吗?这纳兰嫣然也是不可多得的绝世美人啊,你都快给玩死了。」
阳天南走到妖花邪君身旁,淡淡的说道。
「不是的,我,我只是略有一点不习惯,没有不满,刚才是太粗暴了,呵呵,宗主不会怪罪我吧。」
「哈哈,没事没事,看着爱妻和别人欢好,是男人都会不爽的,你没有发作,已经说明对本座的忠心了,放心吧,加入淫宗,快乐一生。至于这个小丫头嘛,不严重,去药池泡泡就能恢复了。」
这时,花锦慢慢走带妖花邪君身边,看了一眼阳天南,低着头挽住了妖花邪君的手。
「妖郎,纳兰嫣然没有享受到性爱的快乐,并没有被控制,要调教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事,若是云韵发现纳兰嫣然不见了,定会有所防范,她再救徒心切也不会傻到冲到淫宗这里来吧?」
「不必担心,先让他去药池牌两个时辰,本尊有方法。」
阳天南插嘴道,然后对着外面大喊一声,「去传余炼。」
阳天南走到纳兰嫣然身边,将她提了起来,交给了门外的人,并嘱咐到。
「听着,路上不许玩她,放进最好的药池,务必在余护法来之前疗好伤。」
「是是是,遵命。」
「嗯,快去吧。对了,二位护法,你们是否还要温存一下夫妻之情呢,本尊去泡个澡,之后去正殿等待余护法了,你们自便。」
阳天南说完便离去了,留下赤裸的夫妻二人。
「妖郎~」花锦紧紧抱住妖花邪君的手臂,丰满的酥胸扁扁的压在上面,传来细滑之感。
「锦儿,你受委屈了,为夫好色,给你赔不是了。」
妖花邪君温柔的楼主花锦的肩膀。
「事已至此,我现在也不怪你了,我知道你一直想上云韵,以前我还很吃醋,但是加入淫宗后就想开了,只要我们心里彼此相爱,那么和谁上床又有何妨呢,该享受就享受吧。」
花锦靠在妖花邪君的身上,幽幽地说着。两人沉默一会儿之后,妖花邪君挽起花锦的膝盖,将她抱起,向床上走去。
纳兰嫣然衣着整齐的躺在一处石台上,渐渐有了意识,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使人感觉非常疲倦。
「哇,宗主,这个小妞真是美啊,那身材,嗤嗤。」
「嗯,听说她师傅更是绝世美人呢,等你控制了她,就能师徒一起玩了。」
「哈哈,宗主放心,她才一个是斗王,我的修为远胜于她,定能控制。」
昏沉中,纳兰嫣然听到了耳边的谈话,猛的清醒了许多,想起自己之前被妖花邪君侮辱了,后来不堪疼痛晕了过去。
「哟,她醒了,你可以开始了。」
言毕,余炼走到纳兰嫣然身边,一股强横的精神力磅礴而出,笼罩了那具凹凸有致身体。
「纳兰嫣然...纳兰嫣然...」一阵缥缈的声音侵入纳兰嫣然的脑海,似乎要把她的魂魄吸走。
「谁...是谁...」「看着我...我是你内心渴望的人...」在纳兰嫣然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虽然就在她面前,却看不清是谁。
「看着我手中的火焰。」
黑色人影手中腾起一朵妖异的火,左右跳动着。
「你看着火焰的中心,感觉越来越放松,毫无防备的打开了你最深处的识海。」
纳兰嫣然恍恍惚惚,感觉思维越来越空白,黑影的话不容质疑。
「对,我的烙印进入了你的最深意识,你感觉很舒服,你周围是一片漆黑的大海,看着跳动的火光,你缓缓沉了下去,越来越深。」
看着纳兰嫣然意识渐渐沉寂,余炼忍不住按住她的双乳揉了几下,吞了吞口水。几息之后,余炼看准意识完全寂静的一瞬间,一道精神力量迅速包裹住了纳兰嫣然的意识,将它牢牢锁死。
「你已经睡了很久很久,你的意识慢慢回到了体内,但是你什么也不要想,你清醒的放松着,会永远记得接下来的感受与命令。」
纳兰嫣然抖动了一下,眼皮挑动着,就是睁不开。余炼掀开纳兰嫣然的裙子,指尖蹿出一股撩欲炎,然后将一根手指插进了她的小穴,任撩欲炎刺激着她性器周围的经脉。
摸到纳兰嫣然的小穴已是蜜汁涌动,余炼露出粗壮的阳具,顺着淫液艰难的插进了纳兰嫣然的身体,同时包含着精神力的话语也传进了纳兰嫣然的耳朵里。
「你感觉到一根炽热的肉棒,记住这饱满的感觉,你喜欢被填满,被摩擦,你感觉无比舒服,但你想要更舒服,你卖力的收缩着阴道,来夹紧我的肉棒。」
闻言,纳兰嫣然小穴开始大力收缩,强劲的吮吸着余炼的阳具。
「记住这摩擦的快感,你会陶醉,你渴望这快感,每一次肉棒的抽插都让你欲仙欲死。」
「嗯...嗯...」纳兰嫣然全身泛起粉红,不自觉的发出甜美的呻吟,嘴边一丝香津缓缓流出。
「你感到很舒服,前所未有的舒服,你沉浸了,希望无休无止的舒服下去,为了这种感觉,你什么都愿意做,当我的肉棒要退出你的小淫穴时,你要挺腰追逐它,把它再吃回去。」
说完,余炼向外缓缓退出,纳兰嫣然却是抬起香臀,跟着余炼的阳具移动。
余炼满意的笑笑,又一下插了回去。
「你是个淫荡的女人,你天生就是男人的性奴,为了享受性爱不知廉耻,可以出卖任何人,可以做任何事情,你很乐意被男人玩弄。你很敏感,看到我的火焰以后,你会非常想要肉棒,并且非常敏感,任何一个刺激都比现在强烈十倍。」「啊...啊...唔...」「你就快达到顶峰,听到『高潮』就会泄身,你喜欢那种感觉,所有的快感强烈爆发的感觉,那种感觉会崩碎你的思考能力,只记得小穴带给你的快乐。」
「唔唔唔...」纳兰嫣然急促的哼哼起来,身体绷得紧紧的。
「泄身之后你就会睡去,我叫你名字之后,听到『催魂』你就会醒来,并且除了快感什么都不记得,连被妖花邪君强奸的事也不记得了,听到『淫宗宗主』或者『淫宗余炼』之后你又会进入深度开放意识的状态,并且听到的话都会遵从...高潮!」
「嗯哼...啊~!」
纳兰嫣然激烈的收缩着阴道,泻出了处女阴精,打在余炼的龟头上,舒爽至极。
余炼抽出还未射精的阳具,整理好两人的衣服,走到阳天南身边。
「宗主,完成了,深度催魂,完全引导了她的潜意识,今后她听到我们的暗示,身体就会由照着指示行动了。」
「嗯,很好,先试一试,等会我们把玩一番,之后立马让她去执行任务。」
「好的宗主,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我刚才真没尽兴呢!」
「哈哈,你小子,我来吧,纳兰嫣然,催魂!」
阳天南一声大喝,饶有兴趣的等着纳兰嫣然的反应。
石台上的纳兰嫣然缓缓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清脆的声音脱口而出:「师傅,什么时辰了,我怎么感觉这么累呢?」
「不早了呢,哈哈。」
余炼答道。
一听是男人的声音,纳兰嫣然猛地坐了起来,发现自己不在房间里,更奇怪的是自己的衣服也不一样了,而且渎裤都是湿的。她环顾一圈,看到余炼和阳天南,顿时瞳孔一缩。
「这是哪里!」
「呵呵,小妹妹别怕,这里是淫宗。」
纳兰嫣然弹身而起,立刻摆好了了攻击姿态,全身斗气运行。
「你们这些卑鄙无耻的人,抓我来想干什么!」
「哈哈,这不是废话么,抓你来当然是让你享受一番咯。」
纳兰嫣然俏脸一寒,运气斗气,就准备施展斗技。
「纳兰嫣然,你的斗气运行不了。」
「胡说!我这不...这,怎么回事。」
明明刚才还是调动得无比顺畅,一息之后居然体内没有半点波动,纳兰嫣然怎能不惊。
「你们别过来,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看着边脱衣服边走过来的两人,纳兰嫣然心中一颤,一丝决然在眼中闪过。
「纳兰嫣然,你不会伤害自己,你会向我们走过来。」
听到这句话,正准备咬舌自尽的纳兰嫣然发现无论如何都咬不下去了,更可怕的是,自己真的向二人走去。
「怎么回事,你对我用了什么功法?」
纳兰嫣然终于惊恐起来,不知所措了。
「哪有啊,是你自己这么听话,纳兰嫣然,你会握住我的肉棒套弄起来。」
纳兰嫣然真的是依偎到了余炼怀里,余炼顺势将手插进她的衣服里,揉弄着里面的坚挺。余炼的肉棒还湿润着,纳兰嫣然伸出小手堪堪握住,不住地套弄起来。
「啊,不行,怎么会,我不要摸你那个。」
纳兰嫣然羞红了脸,急得快哭了出来。
「他又没强迫你,看来你本性如此吧,看都男人就忍不住了?」
阳天南走到纳兰嫣然背后,抓住了她的腰肢。
「不可能,一定是你们动了手脚,快放我走,动了我我师父不会放过你们的。」
「嘶啦~」阳天南一把撕开纳兰嫣然的裙子和渎裤,将她圆润的粉臀展现在自己的阳具前。
「啊!你要干嘛,不要啊。」
「你师父,云韵?哈哈,早晚你们会团聚的。」
阳天南哈哈大笑,将阳具送到了纳兰嫣然的湿润的小穴口。
「不行,不要进来,我还是处女,求求你了。」
「纳兰嫣然,屁股翘高,腰压低。」
纳兰嫣然虽然百般不情愿,但是身体还是摆出了一个淫靡的姿势,头就靠在余炼的胸膛上,玉手套弄着他的阳具,背部形成一道完美的弧线,将臀部高高托起。
「看看你,怎么是湿的,真是个不诚实的孩子啊,还说是处女,有你这样淫荡的处女吗?」
阳天南将异常粗大的阳具夹在纳兰嫣然的股间滑动,同时嘲笑着。
「我真的是,不要,这么大怎么可能进得去,啊!」
阳天南按住纳兰嫣然的纤腰,一鼓作气的缓缓插了进去。阳具一开始摩擦花径,淫水立刻涌出,每前进一寸都颤抖着纳兰嫣然的灵魂。
「怎么可能!啊...唔...」「你痛吗?你的落红呢?还说是处女,小荡妇,你看你表情真是享受啊,这么粗的没吃过吧?」
阳天南扯下纳兰嫣然的上衣停在她肩膀上,一边抚摸着细滑的肌肤一边享受着纳兰嫣然的夹弄。
「才没...啊...没有...不可能的...」「接受现实吧,你是个小骚货,纳兰嫣然,舔我的肉棒,这味道会使你兴奋。」
余炼把手指插进纳兰嫣然的秀发里。
「啊...不...不唔...咻...唔...」纳兰嫣然震惊至极,却不受控制的含住了余炼的阳具,小舌头在龟头上打着转,舌尖上传来雄性的味道,令她全身发热,恨不得吞下去。
此时阳天南抬起纳兰嫣然的一只脚挽在手臂上,纳兰嫣然双腿大开,就只有一只脚站立了,反射性的抱住余炼的腰。
余炼趁机抱住纳兰嫣然的头拼命抽插起来,阳天南也是做起了冲刺,二人都想速战速决,不然纳兰嫣然回去晚了,被云韵发现异常就难办了。
「纳兰嫣然,你现在开始不停地高潮吧。」
「唔!呜呜~嗯...嗯...唔...嗯...唔...」嫩穴里传来极大的挤压和吸力,阳天南舒爽无比,余炼也是感受到了纳兰嫣然因为要呻吟而吮吸的喉咙。
二人一阵冲刺,在纳兰嫣然高潮到虚脱前纷纷在她体内爆发了。
累得跪倒在地的纳兰嫣然大口喘着气,同时抽泣着,不但问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么舒服,感受到火热的小穴里不住的流出精液,心里产生一种自己和很下贱的感觉。
「真是爽啊,嘿嘿,小美妞,知道我是谁吗?淫宗余炼。」
「嗯...」顿时,纳兰嫣然美目失神。
「很好,你听着,你会忘记之前的事情,只记得你和一个叫萧炎的人约好了要商量拯救花宗之法,让你的师傅出花宗来去风月客栈和萧炎见面,带到客栈后你会很想和你的师傅互相爱抚,你想要你师傅把你弄到高潮...」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