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提拔的代价
提拔的代价
在高考过后的全校教师晚会上,她成了所有单身色猪目光的焦点,红色的露趾高跟鞋,一样白色看来是丝质的丝袜包裹着匀称修长而笔直的腿,黑色的仿皮迷你裙夸张的突显着翘着的臀,红色的半宽腰带围绕着纤细的腰,隐约的两点乳尖在衬衫开口等距的两侧微微颤着,她白皙的而大小合宜的酥胸半露在一袭低胸的米白色丝质衬衫里面,雪白的颈子上围着廉价的人工钻饰,挽起的秀发微乱衬托着化的比平常稍浓的淡妆却使的她看起来特别的冶艳
跟她同居了有三个多月了吧!自己也从没有觉得她的妩媚动人,甚至没有好好的看过她一眼,自己只有在想要的时候才会集中注意力在自己想要的那一点,这样对她是否公平?摇了摇头也许是灯光也许是酒意的关系产生了错觉杯盏交错中我有点醉了,也许尿个尿能解一点酒向着厕所的方向走去“小林来咱哥儿两喝一杯”一路上同事们不住的劝酒,无奈自己本来就不善饮,推托着好不容易的到了厕所,正想推门进去门却开了,她看来有点狼狈,脸上的妆看的出来是刚补过的,丝袜不像之前那样平顺紧贴着她的腿,正忙着将衬衫塞进裙子里的双手还在腰间,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楞在那儿我向她身后望去,看见我们校长一脸肥肉的尴尬脸神“麻烦借光”我没有表情的看着她们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没有发出声音
  “小林啊!我才刚跟王老师谈到你是我学校最优秀的新进人员想着要提拔你,你明天到我办公室来”
  “是”我没感情的应着
  直到晚会解散,我没有对她说任何一句话,她则怯懦的跟着我,直到我们回到了我们同居了三个多月的小窝,支走了帮她照顾三岁小女儿的褓母,我们没有吵架,我们就算想吵也吵不起,一是她本来就柔顺沉静的个性,二是我找不着可以跟她吵的名份我们之间什么都不是;不是男女朋友、不是夫妻,要算的话只能算是炮友,炮友之间是没有理由吵架的,可我就是怒沉默着我把她的衣服剥了个光在她女儿面前以强暴的方式奸着她,她女儿不知所以的看着我两也不哭也不闹,我则抓住了她的头发强迫她看着她的女儿“不要啊!我求你别让孩子看到我这样”她辛苦的哀求着“我不管,你妈的,妓女就是妓女,装的再清高还是妓女”我心里咒骂着但没说出来没理她的哀求,我挖了一把她阴户的淫水抹了抹她的肛门,半干半湿硬是把阴茎杵进了她的肛门“会痛啊!你别这样”她不敢大声叫喊但是些微无力的喊着,边抗拒着“你刚刚不是很爽吗?”
  她没出声,我越看越火举起手掌用力的打着她白皙的两片臀,她那不知事的女儿看着直拍手笑着叫着“把拔打妈咪屁屁…把拔打妈咪屁屁”这个笨女娃怎么教都教不会,不知道教了多少次了我是叔叔不是把拔她倔着嘴一句话话都没有再说,在无名的愤怒下我不知道她是否会有高潮,但是她的皮肤不断的泛着红冒着微汗,她的手紧紧的抓着桌沿腿软一下硬一下的强撑着站着让我强暴我不经意的看着娃娃,娃娃居然甜甜的带着笑意睡着了,看着娃娃天真祥和的脸我的火气慢慢的消了冷静下来的我细细的想着,她跟我非亲非故甚至连感情都谈不上,不过就是同居了三个月的炮友嘛!为啥动气呢?
  直到她忽然双手仍扶着桌沿的蹲了下来我这才回神,我拉起了她把她甩到沙发上也不管三七是多少让她趴在沙发椅背上抓着她的腰狠狠的又插入了她的阴道她的丝质丝袜连着掉袜带还在身上,只有掉袜带在臀部的两根带子因为我刚刚无情的巴掌松脱了,看着松脱了的带子悬在被我打的通红的屁股旁随着晃动,而刚刚被我开了苞的肛门还鲜红欲滴的张开着带有些许的血丝,我不禁有些怜惜她我在大拇指上沾了些口水然后伸进了她的肛门轻轻的帮她按摩着肛门口,她回过了头眼睛有点红的看着我但是没出声,我的目光避过了与她眼睛的交会想要持续着我的抽送,但是阴茎却已经软软的从她的阴道滑了出来我转过身开始默默的收着自己的衣物“你要去哪里?”
  “回宿舍”
  “以后还来不来?”她的语气有点发颤
  “再说吧?”
  “现在这么晚了,明天早上再走吧!”她劝着我“嗯”我收拾完应声坐下,为了避开她的目光我闭上了眼睛就靠在沙发上假寐着“到床上休息吧!”
  我起身合着衣服躺到了床上,她过来温柔的帮我脱了鞋子后便悉悉娑娑的开始整屋子里一团的杂乱,然后坐在床尾的梳妆抬边定定的看着我,我一直在半睡半醒间来回我不知道她看了我多久,直到早上闹钟响惊醒了我,她仍然是坐在那里,在我整理好出门的时候她像往常般扮演一个小妻子送我到门口“什么时候回来?”她仍试图挽留着“不知道”
  “你还会回来吗?”
  “会吧!”我随口应着
  “嗯!我会等你你不要骗我”
  我看了看她转身走了,心里有点不舍更有许多的混乱不安和理不出的头绪。
  “小林,刚刚陈老师说你搬回宿舍了”在校长办公室内,猪头总说着“是”
  “也好,其实你的事我早有耳闻”停了一下继续说着,这样吧!现在学校的高中部有个主任的位子出缺,你等下去沈副校长那儿报到,然后去人事部办个手续从办完手续起你就是高中部的业务主任了”
  “好好干啊!林老师”看着猪头虚情假意握着我的手“谢谢”
  哇靠!我是不是再卖妻求荣啊!管她的,每个月多领薪水我是不会反对的应该也没人会,何况她跟我又没啥关系,不就同居嘛!这是卖老婆求荣啊!办理到职手续的一路上我闷闷的想着,想笑但是笑不出来,心里除了莫名的不甘、乱再就是闷,居然还有点想哭我靠!我在干嘛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