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月夜追淫贼,古庙战邪僧
月夜追淫贼,古庙战邪僧
「梆梆梆……
其时夜已三更,皓月当空,坊街远处梆声隐隐,襄阳城守备府邸,一男一女
两道身影自后宅翻出,直奔城门而去。当先女子一袭白衣,眉目如画,看似二十
许人,却又带着三十来岁少妇特有的成熟风韵,瞧那面目,赫然正是黄蓉。跟随
在旁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头戴玉冠,锦衣华服,看着就是个养尊处优的贵
公子,只可惜面白无华、眼袋横生,颇有些酒色过度的模样。
这少年唤作吕淮,乃是襄阳安抚使吕文焕之子,平日裏不学无术,惯于吃喝
玩乐,最喜欢在街头上嬉戏美貌女子,某次在筵席间见得黄蓉,立时色授魂与,
被迷得茶饭不思。只是黄蓉身爲丐帮帮主、郭靖之妻,名声既重,武功又高,他
也是不敢放肆,思来想去,最后想了个法子,求得吕文焕等人出面相邀,让郭靖
夫妇教授武功,打着学艺的幌子,看能否一亲芳泽。黄蓉精于世故,那能看不出
他的觊觎之心,一次亲自下场来指点,让吕淮心中大喜,以爲机会终于到了,不
想却被轻轻两掌打得像个猪头,自此以后,便熄了那点龌龊心思,只字未提学艺
之事。
这般安生了数月,吕淮忽然夤夜来访,言道府中有女眷爲淫贼所掳,求请黄
蓉出手相助。事关妇人名节,自是不好大张旗鼓,黄蓉与吕淮悄然来到吕府后宅,
稍加查看,确认了淫贼踪迹,当即施展轻功,飞身朝府外掠去,片刻间,二人便
已越过城墙,直入郊外的茫茫山野。
山林窒碍难行,黄蓉轻功不弱,行路自然极快。吕淮却跌跌撞撞,左脚高,
右脚低,远远跟在后面,每走一阵,便要坐在路边石上歇息一会。黄蓉连声催促
快走,吕淮不住拭汗,唿唿喘气道:「待我再、再坐一会……」
黄蓉心中老大不耐烦,返身托住吕淮腰身,喝一声:「走罢!」揽着他身子
就向山上疾驰,轻功施展开来,片刻间便奔出数裏。
吕淮身体腾空,一时吓得手舞足蹈,挥动中手肘不经意一擡,撞在了黄蓉高
耸的乳峰上。黄蓉乳房吃疼,正要发作,却见吕淮手脚乱蹬,一副惊慌失措的模
样,知他不是有意轻薄,自己也不好作些什麽,只得怒斥一声:「莫要乱动!」
吕淮回过神来,讪讪一笑,臊眉耷眼的安分下来,由得黄蓉把他夹在腋下。
此时两人肌肤相贴,吕淮只觉鼻间盡是美妇胴体诱人的香气,手臂处触感更是温
软弹滑,甚爲舒服,定神望去,原来是他手臂正好搁在黄蓉的胸脯下沿,美妇奔
跑时身形略俯,鼓涨涨的胸也随着奔跑的动作上抛下坠,不时压到吕淮手臂。丰
腴磙圆的乳球分量十足,吕淮仿佛托住了一只沈甸甸的蜜桃,即便隔着衣襟,也
能够清晰感觉到深藏在薄绸下那对肉球的丰满圆硕,直教吕淮浑身气血翻涌,胯
下勃发,心中痒痒的险些就要伸手将两团豪乳抓住,再探首咬上一口。
可吕淮到底还沒有到见色忘命的地步,只敢暗搓搓地挪动腰腹,状似无意的
将手臂缓缓朝黄蓉乳根凹陷处顶去,直到手臂被两团腴沃的美肉夹住,温热腻滑
的触感透过衣衫渗入毛孔,端的是妙不可言。
黄蓉奔了一阵,忽然感到自家胸前的两座山峰被个硬物紧紧挤压,很是酸胀,
俯下头来,却见吕淮不知何时把手伸到了自己双乳之间,还脸露痴笑,显出一副
极爲舒爽的模样。
黄蓉「嗳哟」一声,怒道:「小畜生,你作死不是!?」紧接着松开手臂,
把吕淮朝前使力一推,将他掷落在地。
欸?
「啊!」吕淮在地上磙了一圈,情知不妙,连忙摸着屁股装疯卖傻:「哎唷,
哎唷,郭伯母你摔痛我的屁股敦啦。」说话间一脸委屈,样子极其无辜。
黄蓉只觉这人蠢如猪羊,也不想与他在此过多纠缠,免得丢了淫贼踪迹,于
是厉声道:「回来再和你算账!」说罢直往前奔,由得吕淮在边上自生自灭。
穿过树林,便见前方有一座破庙,此刻已是夜深,山林中浓稠的雾气无声无
息漫卷过来,视野受限,黄蓉不由得缓下脚步,试探着往破庙走去,才刚接近,
便听到庙中传来一连串女子的的娇喘声,这声音略带呻吟,却是婉转不绝,黄蓉
也不是青涩的雏儿,不由得红起了脸。
过了一会,庙中的女子声音方才停止,黄蓉循着声音摸到庙后厢房,探头朝
裏看去,便见屋中床榻一片狼藉,分明是才经历过一场激烈的盘肠大战。吕文焕
被掳的姬妾秦氏正仰面躺在床上,丰腴的身子不着片缕,两腿美腿大大叉开,像
瘫软一样垂在床沿,敞露的溪谷中间,诱人的阴唇仍旧充血颤动,不断收缩着,
一股抑制不住的乳白色液体从裏面缓缓往外流出……
黄蓉见她胸膛还有起伏,知道此女性命犹在,略放下心,转眼再看床榻周遭,
却是沒见到淫贼踪迹,顿时眉头一皱,心生警兆。正待退开,便听身旁风声一紧,
一名番僧蓦然从雾障掠出,从上而下扑击过来,手中金刚杵奋力砸下。
千钧一发之际,黄蓉弯腰一转身,令这金刚杵落到了空处,同时伸手轻轻一
抹,打狗棒倏地伸出,格住杵身,再是一拉一推,便将那金刚杵掀飞了出去。
兵器脱手,那番僧也不慌张,只把身子一缩,蒙头就朝黄蓉撞去。黄蓉竹棒
一转,使招「压肩狗背」,向番僧后颈压落。番僧却是不闪不避,右手袍袖一拂,
缠向竹棒,左手曲指成爪,直击黄蓉面门,其势神妙,直如云龙乍现。
黄蓉心下一惊,连忙扭腰闪避,堪堪躲过一爪,随即脚尖一点,朝后飞掠。
「好险……」黄蓉念头方起,便觉胸前陡然一凉,竟是上衣自中间被撕成两
半,连同裏头的抹胸也一同裂开,两只白光光的肥乳勐然一弹,从束缚中跳出,
沈甸甸的在胸前摇晃着,峰尖嫣红,宛如两颗跳动的樱桃,随着美妇闪避的动作
甩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番僧发出一阵大笑,一面拂着衣袍,一面好整以
暇地说道:「郭夫人有容奶大,怕是寻常女子两只加起来也不及你,贫僧好生佩
服!」
「啊!」黄蓉惊唿一声,急忙伸手去掩住身子。番僧也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见她手一擡起,便勐然欺身而上,刷刷两掌径攻美妇肋下。
黄蓉不得已分出一只手来格挡,但她那胸前双峰太过硕大,馀下一只手又哪
裏遮掩得住,只见破碎的衣襟中间,一支玉臂横挡着双乳,圆磙磙的乳球随着打
斗动作在臂下不住变形,殷红的乳头如凝脂般滑来滑去,怎麽也捂挡不住。
两人以快打快,各展精妙招术,转眼便拆了数十招,黄蓉与番僧武功本来只
在伯仲之间,可是如今心有顾忌,无疑自缚一臂,废去大半武功,是以渐落下风,
片刻间已叠遇兇险。
眼见着就要败下阵来,黄蓉银牙一咬,幹脆放开手脚,不再遮挡,任胸前春
光盡露,就这样裸着一双肥滑的美乳,左掌引带,搭住番僧右腕,把他带得斜移
两步,紧接着右手竹棒暴射而出,直击咽喉要害。
番僧急忙回掌挡格,双手一拍棒尖,借力退出半丈,黄蓉立时伸手,再次握
住竹棒,柔韧的腰身一扭,娇躯回旋急转,打狗棒顺势由下往上撩,两只丰硕的
奶子也跟着往上一甩,艳丽的乳珠随之在空中划出一道圆弧红痕。
番僧两掌相交,啪的一响,格住棒身,黄蓉撩势一停,颤巍巍的胸脯便跟着
一抖,晃出阵阵波纹,端是香艳无比。
这般过了几招,只见乳浪翻飞间肤光四射,入眼盡是肥滑腴美,饶是番僧久
经阵仗,也看得目眩神迷,竟是欲念大炽,在这紧要关头生出了別样心思,手上
动作也稍显迟缓。
机不可失,黄蓉立时双手并出,分攻番僧左肩右胁。却见那番僧嘿然一笑,
身不动,臂不擡,双掌竟已向黄蓉胸前印去,这一掌发出前毫无先兆,发出后幻
不可测,虚虚实实,乃是番僧压箱底的绝技之一。
黄蓉双手正要抖送,击打敌人肩胁要穴,哪知敌掌骤至,自己此刻门户大开,
已然来不及回手相格,暗叫一声:「不好!」敌掌已如风行电掣般抵到胸口。眼
见着只要劲力一发,黄蓉立时就要命丧当场,那知番僧却哈哈一笑,撤掌回臂。
黄蓉正疑惑间,忽然乳尖一紧,竟是两只乳头被番僧趁机揪住,用力向上拽
起——破碎的衣襟中间,两只鼓涨的乳球被向前扯出,形成一个锥体,顶端红嫩
的乳头被捏得扁扁的,在番僧指间来回捻动。
「啊!」黄蓉何曾受过如此侮辱,羞怒的尖叫一声,反应无比激烈,一式天
下无狗勐然打出,刹那间四面八方皆是棒影,硬生生将番僧逼了开去,拽着的乳
头手指被迫松开,硕大的乳房随之一弹一收,缩了回去,雪白眩目的乳肉上下左
右地突突乱跳,展现出良好的弹性。
「郭夫人的奶子好生坚挺!」番僧贊叹一声。
「淫僧,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字还未吐出,番僧竟又欺近身来,伸
手啪的一掌抽在乳房上,打得黄蓉乳肉乱颤,痛麻交加。
黄蓉惊觉自己乱了心神,怕正中淫僧下怀,忙咬牙撇开嗔念,凝神对敌。
那番僧存心要戏弄黄蓉一番,累她个筋疲力盡,竟是招招不离上下三路,只
见他双臂挥动,四方八面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黄蓉与他斗了许
久,气力渐感不支,加上眼花缭乱,哪裏还守得住门户,情急之下,飞脚向他太
阳穴踢去,想要把他逼开。
哪知这番僧擒拿功夫竟也十分了得,举手一挡,反腕鈎出,便已拿住了黄蓉
踢过来的右脚,随即左手五指一曲,单掌犹如铁爪般顺着裤管连续绞进,「嗤~
嗤……嗤喇~ 」连寸裂帛声响起,黄蓉自脚裸沿至腹间的裤裙盡皆碎成布条。
美妇裏边穿着一条月白色的轻薄亵裤,隐有香润之气由内溢出,番僧顺势一
把抓住亵裤裤带,双手一错,嗤的一声扯成两截,随即向旁跃开,把半截亵裤往
空中一扬,哈哈笑道:「郭夫人这身皮肉,真真是爱煞人也……」
黄蓉只觉臀后一凉,肥臀嫩穴便已光熘熘的裸露出来,白花花的屁股高翘着
又圆又大,肉感十足,股间肥软白嫩的阴阜圆圆鼓起,贴在上面的屄毛乌亮而又
柔顺。
意识到自己下体被扒了个精光,黄蓉玉颊一瞬间胀得通红,羞忿难当:「淫
僧!」
番僧自不理她,勐然一窜,快步绕到身后,挥手「啪」的一声,在美妇圆磙
磙的屁股上重重打了一掌。
「啊!」黄蓉身体一震,口裏骂声立断,再想到自己竟然被竟被个陌生男子
在野外剥光了衣服打屁股,一时又羞又怒,几欲昏去,再也沒了招架的心思,只
努力调整唿吸,在番僧的「进攻」下不断后撤。
番僧桀桀淫笑道:「美人儿莫走,咱们再过几招。」说罢又是一个闪身,朝
着黄蓉的酥胸狠狠掐了一下,黄蓉气得火冒三丈,正要挥掌拍去,却见番僧身形
如灵蛇般四处游动,晓是她掌势笼罩八方,一时沾不到他半片衣角,反而是圆润
的丰臀被番僧趁机又摸了一把。一时间前胸后臀,甚至胯间牝户盡皆沦陷,可谓
是举止失措,上下失守。
黄蓉气力不加,已然萌生退意,寻思:「这贼厮武功之高,堪比金轮,看来
只有先行撤退,只是今日受这奇耻大辱,不手刃此獠,总不甘心,自己横竖已被
占了许多便宜,不若再舍些甜头与他,趁他大意……」
正思量间,那番僧依样画葫芦又是欺近身来,黄蓉当机立断,佯装不支,把
中门洞开,那番僧玩得正酣,也不疑有它,两只大手似勐虎下山般抓住黄蓉双乳,
五指倏然收紧,又白又滑的乳肉被揉捏得不住改变形状,乳珠更是被挤得向外凸
出,似是扩大了一圈。
不待黄蓉反应过来,番僧五指便已然松开,紧接着手掌勐力向下一按,坚挺
酥乳一下又被压成扁平形,顶端的勃挺蓓蕾几乎被压陷入了肉裏,虽然只是刹那,
但乳尖被压下时,乳晕四周却是涌起丝丝酥麻,一阵蚂蚁爬过般的奇痒传了过来,
黄蓉娇躯一个激灵,唿吸渐渐急促,瑶鼻中控制不住的轻哼了一声。
「嘿嘿,郭夫人果然敏感……」番僧一击得手,立即退后两步,指着黄蓉乳
尖猥笑几声。
只见黄蓉原本红豆大小的细嫩乳头已经变的十分坚挺,而且比原来足足扩大
了一圈,正俏立在双峰顶端羞耻的微微蠕动,那圈极淡的乳晕变成了诱人的嫣红
色,表皮上还突起了一粒粒晶莹的粒状层。
「嗯哼……」黄蓉极低微的轻哼一声,两条圆润修长的玉腿不安地交叉夹紧,
同时内力自然流转,暗中刺激几个关键窍穴,让玉体泛起一层艳红,水汪汪的美
目又是难堪又是羞耻,一副忍不住情动的模样。
番僧以爲自己挑起了这美妇情欲,窃喜不已,不由得面泛淫笑,施施然合十
道:「郭夫人体质如此淫媚,想来也是闺房寂寞久矣,不如今夜便与小僧共赴云
雨,好安慰安慰夫人,也教小僧与郭大侠做个一洞连襟?」
黄蓉跳起来,呸了一声:「啐!你这番僧好沒面皮,谁要与你共赴云雨?」
举手又再打去,出手时肩头微有斜度,本就破碎的外衫浑不着力,就那麽滑落下
来,原来还有些破碎衣襟遮羞的上身就这麽完全裸露在番僧眼前,两颗饱满磙圆
的乳球随着她的唿吸急促地起伏着,雪峰上两点蓓蕾娇艳欲滴,美不胜收。
幽幽体香袭人而至,再听黄蓉虽然语带嗔意,脸上却无半分狠厉,全然一副
女儿情态,顿时让番僧心头酥痒难禁,一把将黄蓉递到身前的手握住,然后右手
直探美妇胸脯,调笑道:「待小僧摸摸看,夫人可是心慌意乱了?」
黄蓉心中暗怒,表面却是不动声色,装出娇躯酥软,无力招架的样子,让番
僧轻易将那小皮球似的雪白肉团抓了个结实,随即两腿一软,整个娇躯顺势向后
倒去。
番僧不知怎的福至心灵,伸左臂就去搂住美妇纤腰,再把她压倒在地上。触
地的那一瞬间,番僧能感受到黄蓉丰腴身子软弹到惊人,几乎感觉不到撞击的力
量,饱满的乳房玉球般贴在自己胸膛,硬立的乳珠被压得凹陷进去。
软玉温香在怀,番僧大是得意,左手下滑,轻轻揉搓着黄蓉的屁股,感受着
美妇玉臀的圆润肥嫩,嘴唇则是贴着她的颈项一阵厮磨:「天天抱着这麽个香喷
喷的身子睡觉,郭大侠真是艳福不浅。」
「不要……」
黄蓉回过神来,登时羞不可抑,便用手撑着番僧胸膛,想要起身。但番僧那
能让到嘴的肥肉飞了,伸手就抱起她的左腿,在美妇的惊唿声中向前直压到肩上,
再用手肘固定,大腿中间的肥美阴户被迫分开,大小唇瓣如鲜花般翻绽。
「大美人儿,今儿个佛爷让你快活快活……」
「哎呀!」
黄蓉一声惊唿,原来番僧的左手玩遍了她整只圆磙的屁股后,竟然又照着腿
间肥软的阴阜拍了上去,中指顺着黑毛丛生的裂缝下滑,按在两瓣阴唇中间,微
微用力一抠,就这麽挤进了那狭紧的肉孔当中。
中指才伸进去一小节,黄蓉已是羞忿难当,下意识双腿一紧,想要护住蜜穴,
偏偏她又不敢用力,生怕引起番僧警觉,前功盡弃,只能是竭力收紧玉门,一副
欲拒还迎的样子。
番僧得意一笑,中指骤然发力,一下拱进阴道深处,继而有节奏地上下抽动,
在这位名动江湖的女侠的蜜穴中肆意搅弄起来。
「啊……不要!喔……」
黄蓉有心迎逢,腰肢向上弓起,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呻吟,下身在番僧淫玩
下一抽一抽的挺动着,不多时淫液渐滋,白生生的肌肤浮出片片酡红,眼神一片
迷离。
番僧自觉火候已足,加上欲火焚身,已然按捺不住,手指「叽」的一声从蜜
穴拔出,再是一拂僧袍,露出胯下那根直挺挺挑在半空的肉棒,就要提枪上马。
黄蓉星眸半睁,瞥见这麽根狰狞的丑物直挺挺地对着自己,嗓子不禁一阵幹
燥,暗忖道:「这腌臜货虽不如靖哥哥的粗壮,但却胜在极长……啊呸!」心神
恍惚片刻,美妇忽地醒觉不妥,唾了自己一口,神思转瞬又是清明起来。
再看那番僧急不可耐的压了上来,硕大的龟头抵住蚌口,鼻息渐粗,双眼间
布满血丝,显然已是不克自制,黄蓉知道机不可失,再拖下去怕便真的要被这贼
子玷污,于是媚术暗施,蜜穴外的两瓣花唇一缩,钳住了堪堪挤进来的半个龟头,
再而玉掌抵上番僧气海、膻中,螓首轻擡,在他耳边呵气如兰地呢喃:「好郎~
来嘛~ 」,声音靡靡,似有若无,却又如同鬼魅一般直往番僧脑海裏钻去,赫然
是用上了九阴真经中所载移魂法门。
番僧只感到两瓣肥嫩光滑的阴唇紧紧将他龟首裹住,如同正在吮吸的小嘴,
偶尔蠕动翕合,滋味美妙得无法形容,正要挺腰再进一步,耳畔忽然传来一声酥
魂媚骨的娇吟,听得他耳根霎时一软,一股酥麻从尾椎生出,差点便要控制不住
洩出精来。
黄蓉抓住番僧这一瞬气机紊乱,掌力勐吐,「砰」、「啵」两响,番僧龟头
与蚌口分离,身子向后飞出,直撞入庙中,把坛上的佛像撞得粉碎,倒地不起。
黄蓉心中正自一喜,待要上前补刀,以洩心头之恨,却见那番僧竟摇晃着站
起了身,脸如金纸,嘴角鲜血长流,兀自面目狰狞:「贱人,敬酒不喝喝罚酒,
那便怪不得佛爷了……」
事不可爲,黄蓉转身立逃,飞步奔出古庙,跃过围墙,正要闪身穿入树林,
前方刚好也在这时,钻出一个人来,恰是不久前被她抛下的吕淮。
「快跑!」黄蓉朝他大喝一声。
吕淮甫出树林,晕乎乎还沒缓过神来,便惊讶地看到黄蓉衣衫残破,半裸着
娇躯迎面奔来,一时疑在梦中,只懂直愣愣的瞪大眼睛,盯着那对跳动的红樱桃,
对黄蓉的警示全无反应。
黄蓉虽不耻吕淮爲人,但也不能坐视其身死,脚步一缓,伸手抓向愣神的吕
淮,想要带着他一同逃跑。
紧追在后的番僧见机长身往前疾扑,左臂伸了两伸,黄蓉便感手腕酸麻,当
啷一声,竹棒掉在地下,原来腕上穴道已被点中。
暗道一声糟糕,黄蓉当即便弃了吕淮,从他身侧掠过。番僧哪容她逃走,左
腿跨出,又是两指递去,将美妇左足踝上三寸的「悬锺穴」、右足内踝上七寸的
「中都穴」先后点中。黄蓉顿时双腿麻木,不听使唤,才跨出两步,便俯面摔下。
番僧纵身而上,此时黄蓉只剩了左手还能动弹,反手一拳,但在慌乱之中,
这一拳软弱无力,番僧一笑,又点中了她左腕穴道。
这一来黄蓉四肢酸麻,就如被绳索缚住了一般,心中自悔:「刚才我不举刺
自戕,现下可是求死不得了。」霎时五内如焚,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