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sh89.vip
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首页» 性爱技巧» 学妹真香

学妹真香

时间:2019-12-15 14:03:51 发布: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这次圣诞节是连休,不知道补习班是怎么安排的?」一位踽蹻独行,眼睛大大,鼻子小巧的可爱小女生,在放学的路上一面自言自语着,她的名字叫川濑由香,是一位高一的学生,今年才十五岁,正值少女思春的年华

  就在这时候,前方出现了一个双手插在口袋中,令她念念不忘的熟悉身影,那正是自己暗恋已久的对象,住在隔壁比自己大四岁的大哥哥冈野学,平常她都叫他阿学,目前正在补习班中受到炼狱般的磨练,准备再一次接受暑假期间大学入学考的煎熬。

  由香轻声快步的追了上去,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大声打了招呼:「嗨!重考生。」阿学无精打采的转过头,透过一副时髦的有色眼镜,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邻家小妹妹,回了一声:「哦,由香。」看到由香因为见到他而神采奕奕的样子,随口说了一句:「你精神真好。」由香听到这句话,立刻发出一些联想,脸儿有点臊红的说:「没那回事。」接着,两人就结伴回家,虽然两人就住在隔壁,但是平是都只有礼貌性的问候,特别是上一次阿学的大学入学考落榜后,好一阵的深居浅出,都没有与人往来,最近又开始发奋苦读,因此由香对他的近况并不清楚,也不知道最近有没有结交知心的女朋友,於是试探性的问着:

  「哦对了,你有女朋友和你共渡圣诞节吗?」其实她的心里非常期望着他回答没有。

  阿学以一副「你寻我开心吗?」的脸色,斜着眼回答说:「别开玩笑了,我是重考生呀!」唉!没办法,在日本「重考生」是社会阶级最低的一群,与「废柴」一词同意,谁会要啊?!

  「真的!」怎么从由香的口气中听到一点儿惊喜的味道,接着她笑瞇瞇的提出了邀请:

  「今天我妈妈做了蛋糕,要不要一起来。」由香的家里只有她和母亲相依为命,她的父亲在五岁时就去世了,她一直是母亲带大的。

  「由香梨………做的蛋糕?!」由香梨是由香妈妈的名字,一听到由香提到她妈妈,阿学眼睛就睁得大大的,样子变得靦靦腆腆,扭扭捏捏的问:「这样方便吗?」由香听到他愿意接受邀请的语气,就笑瞇瞇的回答说:「没问题的,妈妈一定很欢迎你来。」接着阿学做出一个正式接受邀请的模样说:「那,那好吧!」看着阿学这个样子,由香没来由的有些忧心的想着,「看他那个样子,很喜欢我妈妈吧!」这也不能怪阿学,他可是从小就没有妈妈的,而爸爸则是常年在海外工作,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因此对较为年长的女性多多少少有点恋母情结。

  回到家之后,由香带着难得的客人回家共进圣诞晚餐,於是见到妈妈时很兴奋的叫了一声「妈!」由香的母亲由香梨在十九岁时生下由香,现在是三十四岁,但是整个人看起来仍像二十多岁的人。尤其是现在穿着了正式的外出服,打扮得十分得体。

  她看起来有一种传统日本美人的气质,生得瓜子脸,两道细长的秀眉,弯弯的斜下到发鬓,鼻子挺直端正,长年的守寡,使她双眸散放着一股柔和幽怨的眼神,雪白的丝质长袖衬衫更突显高耸的双峰,连身的粉蓝套装,更显露她纤腰丰臀,细长的玉颈肌肤晶莹,下身露出一小截修长玉腿。

  她见到女儿后,也回应了一声:「你们回来了。」接着匆匆忙忙的准备着出门的东西。

  由香看到这个情形,脸儿一板的问:「妈,你要出去吗?」一旁的阿学在见到由香的妈妈时,就一副呆呆的模样傻傻的乾笑,一直盯着美丽的由香梨看,嗯嗯啊啊的想要解释为何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由香的妈妈简单的告诉她今晚要出去工作,由香一听整个人都抓狂了,这可是圣诞夜团聚的样子,很生气的大声抗议说:「你就因为要工作,所以晚上不回来了?!」「对不起,突然公司通知加班。」妈妈满面歉容的解释,唉!没办法,身为一家经济的支柱,还是工作要紧。一面忙着准备着出门,一面不忘身为慈母要喂饱女儿的职责,交待由香说:「对了,有蛋糕和炸鸡。」由香梨心里对女儿充满着歉意,自己今晚是不能陪她晚餐了,看到邻居的大哥哥阿学送女儿回家,不如问问看他能不能陪陪女儿,於是微笑的对着他说:「阿学今天晚上有事吗?」「没事儿!」见到心目中的女神眷顾自己了,阿学一改颓废的模样,恭恭敬敬、很有精神、微笑的回覆。

  「不和女朋友过圣诞吗?」怎么母女都问同样的问题?

  「没有!」就算有,这时也要说没有!

  「那么和由香在家里吃晚饭吧。」家里放一位大哥哥,自己女儿也就不会寂默了,只是她所不知道的是,女儿想要的才不是大哥哥,而是一位小情人!

  「好!!」阿学听到梦中情人的请求,不需要多说一个字。

  由香梨出门前带着歉意的微笑说:「那就拜託你了。」阿学则是傻笑着直点头,心里想着只要是由香梨的请求,一切都没问题!而看在一旁的由香则是满脸吃味模样,「什么德性吗!」由香心中暗想。

  晚餐桌上很丰盛,有酒有菜,对於阿学这位平日都是外食的人而言,能够吃到这家常口味的菜,是十分的尽兴,酒足饭饱之后,满意的斜靠在起居室的沙发上,感叹了一声:「吃的好饱……」阿学继续的赞叹着:「由香梨的手艺真好。」饱暖思淫欲,吃饱了喝足了,心里就开始了桃色的遐想,「老婆要娶像由香梨型的才行。」这时他心中所想像的,是由香梨丰乳肥臀的娇躯,只套着一件厨艺围裙,手持勺铲,眨着一只眼睛的情趣俏皮模样。

  接下来更是梦想连连,当那条围裙脱下之后,露出雪白柔媚的玉体,微红着脸,轻声呼唤着:「阿学快」,接着由香梨掏出了阿学的分身,将那龟头轻轻的放在口里……「只是想想而已就……」阿学呆呆的盯着天花板,一副精虫上脑的模样。

  就在阿学对着由香的妈妈痴心妄想的这段时间,由香已将餐桌收拾好了,来到呆想的阿学面前,看到他一副要流口水的模样,心里一酸赌气的说:「你……我妈妈那么好吗?」「不……」正在想与丰满的由香梨做爱,会是多么的爽快,突然被她女儿一问,一惊之下阿学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到阿学一副惊慌的模样,果然自己的担心是真实的,由香双手握拳很激动的对着阿学怒吼:「妈妈是我的……所以……」「你要说什么?」阿学正在奇怪,为何平日乖巧可爱、口齿伶俐的由香,这个时候变得歇斯底里的胡言乱语起来?

  再看看一旁桌上一瓶只剩下一点点的梅酒,有点担可的说:「糟了,怎么不知不觉中喝了那么多?」原来由香心里有事,在餐桌上本来是要增加些过节气氛的酒,变成了用来消愁的酒……或是当做借胆的酒?……还是用做色之媒的酒?

  想一想自己在享用由香梨所做的佳肴时,幻想着是自己未来娇妻所做,一乐之下不自觉的也陪着多喝了几杯,一阵头晕之下,说了声:「我也醉了。」由香见到阿学有点摇晃的样子,想要上来扶他,没想到脚上的拖鞋一滑,身躯不稳的扑到了阿学的怀中。

  见到美女少因步屦不稳跌入自己怀中,阿学有点手足无措,吓一跳的说:

  「你……!!」,接着看赖在自己怀里好一会儿,都不起来,不禁关心的问:

  「由香,你还好吧!」

  由香抬起头来两眼水汪汪的幽幽说着:「我会长大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阿学听得有点没头没脑的,迟疑的问:「你……是怎么了?」由香又将头埋入阿学怀中,说:「我也喜欢阿学,但是阿学心里只想到我妈妈。」呃,女孩子的心思真是敏感啊,一下子就猜到了男孩子心理那点心事。

  阿学被猜中的心事,有点期期艾艾的说:「但是,由香就像我妹妹一般。」呵呵,典型的好人一族的托辞,娇俏妹妹入怀时讲这种话,可真是不解风情。

  可是由香今夜可是借酒生胆,有备而来对阿学表白的,听到妹妹这种话,是忍无可忍,不服气的说:「你是觉得我像小孩?」为了表示自己已经长大了,一面说着:「我不是小孩,那种事我也会。」一面蹲下身来,做最直接的示范,伸用到阿学两腿之间,将他裤子的拉炼一拉,就将藏在里面的宝贝给拉了出来!

  阿学发急的说:「不行,由香。」啊,这个女孩子怎么那么的大胆,那么的性急,嘴里虽然在阻止,但是身体对送上门来的桃花运,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阿学满脸的尴尬暗暗的说:「糟了,勃起了。」「噫!」由香对在面前弹跳不已的东西,充满着好奇与新鲜感。

  「这是男人的东西吧!」说着一只温暖的小手就握了上去。

  这位重考生阿学可还是一个童子鸡,虽然看过杂志中的口交,却从未亲身经历过,这可是阿学第一次享受这种快感,因此他皱着眉头,很没志气的「嗯嗯啊啊」不断的叫着。

  实在舒服到忍不住了,阿学突然全身一紧,发出一声痛苦唉叫「啊!」,由香有点惊吓的放开含在嘴中的阴茎,就在这个时候阿学爆浆了,一股处男阳精,毫无目的,无忧无虑的喷得由香满头满脸,阿学的第一次是以射颜结束。

  阿学满脸羞惭的说:「对不起,射出来了。」

  「没关系。」一面说着,由香自己取来一面餐巾,将脸上黏黏的精液擦去,能够像成人一样让自己喜欢的人爽快,她的心里也很快乐。

  由香伸出舌尖俏皮的说:「我喝了酒,所以没有了节制。」听到她这么的贴心,阿学很感动的轻唤了一声说:「由香。」这个证明自己是女人的事,还是要继续下去,接着由香就当着阿学的面,将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去,当她解开那可爱的少女胸罩时,她娇俏的对着阿学说:「你看,我不是小孩子,我是个女人了。」看着由香长得很漂亮的清秀五官,含羞带怯微红的脸颊,会说话的眼睛水汪汪的,红润樱唇惹人垂涎,秀丽妩媚,露着醉人的模样。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发育得也很好,玲珑的曲线、纤细的柳腰,美丽白嫩的玉腿,加上吹弹可破的似雪肌肤,阿学都看呆了。

  由香挺着雪白充满弹性的饱满胸部,向阿学提出了邀请:「来……你来摸摸看。」阿学看着她胸前的蓓蕾,不禁赞叹着:「你胸部好大啊。」当然啊,这可是优质遗传,也不看看她妈妈胸前的伟大。

  由香的皮肤很白,丰满的乳房极有弹性又不失柔嫩,乳晕略为小巧,樱红色的乳珠在白细肌肤的衬托下,就像两朵樱花似的,纤细的腰枝线条十分柔美,平滑细嫩的小腹缀着一点深深的脐眼,白晰光滑又带弹性的俏臀,已有了诱人的弧度。

  既然已经接到了邀请,於是伸手过去摸弄了一下,玩弄着樱红色的乳珠,接着用力揉捏着她那敏感的乳房,手指在她的乳尖周围轻轻画圈圈,她胸前的蓓蕾一下子就挺立起来,觉得有快感了,她的表情变得更诱人,不停扭动着身子,像是急於求欢。

  接着由香站了起来,取出了一条彩带,身子轻盈的转了一圈,让彩带松松的环绕在自己身上,用雀跃娇俏的声意说:「我是你圣诞节的礼物,收下吧!」好特别的礼物,令人无法拒绝,阿学觉得像是在做梦,低低的呼唤了一声:

  「由香……你……」

  由香稍带羞红的脸,多情的叫了一声:「阿学。」她和他就这样子凝视了一会,然后她便弯下身,低下她那纯情的脸庞去吻着仍坐在沙发上的他。

  於是,两双饥渴的嘴唇相互靠近。就在四唇接触之时,她微张开小嘴,长长地呻吟了一下,带有酒味的热气吐入阿学的口中,同时间,她一手则攀上他的胸肩,吐出舌尖,勾住他的舌头。他们互吻着,彼此用舌头互相挑弄。

  阿学一手扶住她的后颈拥吻,另一手则颤抖着在她腰际及粉臀上游走,叉开五指轻抚她玉腿的内侧与股间。在她不由自主的微抖中,伸出手插入她双腿间磨擦着她的阴户。

  「嗯……嗯……」淫哼着扭动娇躯,使他的手受到更大的挤压,而更感受到她那阴户的温度是那么的高,随着她脸颊的温度升高,她的扭动也越激烈。

  一番深吻之后,阿学决定深入品味这位青春美少女,吻到两腿之间时,由香的内裤中央已经荫湿开来,阿学调皮的点弄着湿润的部位,说:「由香内裤好可爱。」「啊!爱液透出来了……」接着开始用舌头隔着内裤舔舐着,由香觉得一阵的麻痒,不禁发出「啊……」的呻吟。

  阿学觉得隔着内裤有些碍事,「来。」的一声就将小裤裤给拉了下来,「圣诞快乐,我这个礼物怎么样?」由香双手掰开自己的雪白细嫩的大腿,微微薰红而醉人的脸,半羞半喜的问着阿学。

  阿学睁大着眼睛,看着那雪白的阴户,上面一小片稀疏的阴毛,一条粉红色的裂缝,直伸到阴户底部,由香的阴唇很薄,她用手指轻轻把自己的阴唇向两边扳开,便可以见到同是粉红色的淫洞入口,带着处子芬芳的淫蜜在粉红色阴唇四周沾湿成一片,阿学不禁赞叹着:「好美的阴部。」忍不住就在上面动手起来。

  「啊……」由香微微张开口,在阿学耳边不断发出了「啊……啊……」轻轻地难耐呻吟,那是由鼻间至喉头发出满足的高昂呼唤。

  阿学右食指与中指在她小阴唇上拨弄着,一面调弄,一面仔细的看着阴户中的反应,先是从中间爱液流出来了……手指渐渐移动,直接寻到她的阴核,接着用食指点弄阴蒂,一番撩弄揉搓眼见着它站起来了,由香则是一阵淫声高呼!

  指尖在阴核上或快或慢、或轻或重的施力,淫蜜从蜜穴里汨汨流出,她的口中也发出了好听的呻吟:「阿学,我好快乐!」由香已经准备好将自己整个交给阿学了,於是一手掰位大腿,一手用纤细的玉指,将可爱的处女阴唇拨开说:

  「我是阿学的。」

  阿学三下两下将自己的衣服脱光,胯下阳具又再高挺起来,对着由香说:

  「要进去了。」

  一手扶着阴茎,将粗大的龟头顶住处女蜜穴口轻揉了一下,然后腰儿一挺下身也猛力的向下一顶,粗大的肉棒已狠狠的尽根而入,少女的最后一道防线被猛烈的攻破。

  「啊!痛……」破处的痛令由香感到椎心刺骨,一面颤抖的叫着:「不行了……」阿学感到了温暖而紧绷的少女蜜穴,不禁舒爽的说:「好紧……」「啊!好痛!!……要撕裂了!!」由香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剧烈的疼痛令她大声哭叫,清秀的脸痛得有点扭曲,然而一双小手仍是紧紧的抱住心上人。

  阿学怜惜的先不忙抽插,只是不停地在她脸颊上左吻右吻,等到她习惯了些后,才慢慢地动起来,每挺进一下,由香也会跟着嗯嗯哼哼的,看起来她慢慢地变得享受起来,阴道里涌出的淫水亦越来越多,阿学便增快速度干她。

  当疼痛逐渐远去,从下体传来到一股极度的舒爽,被大肉棒撑开的小蜜穴,有着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彷彿自己的生命已被那雄伟的肉棒所控制,她甚至觉得那粗壮的肉棒,好像能探入她的灵魂,赐给她新的生命一般,随着痛苦的消退和下体传来阵阵的强烈快感,令由香忍不住发出幸福的呻吟。

  阿学捧着由香的俏屁股,一阵又一阵猛干、抽插,她的阴道狭窄而深遽,蜜穴中灼烫异常,淫液如泉涌而出。如香强有力的耸动一阵,忽然全身抽慉,她用牙齿紧咬朱唇,哼叫一声后,蜜穴剧烈收缩,丢出了一股阴精,阿学的龟头被她滚烫的阴精淋的舒爽不已,也暂停下来,胯股与她紧紧相贴,龟头顶紧子宫口,只觉深遽的蜜穴吮含着龟头,如温泉般的热流,烫得浑身舒畅。

  当由香身子放松时,他则继续以猛烈的攻势,抽插那痉挛的阴道,速度是越来越快,处於高潮的由香已经被剧烈的快感淹没而有点恍惚了,突然只觉得自己阴囊中的玉浆热流激荡。

  阿学双手扳住由香娇嫩的大腿,胯部使劲向前揉挤,随着他的「啊」的一声嘶吼,阴茎猛力的顶向最深处,一道热泉不禁涌到极度肿胀肉棒的关口,一股热精由根部直涌龟头而射。

  大量滚烫的精液冲入了少女的体内,这一下又让由香陷入了另一波强烈的高潮,滚烫的男精灼烧着少女的子宫,她觉的自己好像要被那股热流由内至外融化了,她娇喘不止如梦呓般呻吟着,疼、麻、酥、痒的刺激,让她一连泄了两次身子。

  阿学伏在由香身上一阵喘息之后,拔出了微软的阴茎,只见到她娇嫩的小穴红肿不堪,穴口还流出混合着处女落红的精液,脸上却露出疲备而满足的表情,那是她获得初体验舒爽酣畅喜乐愉悦的展现。阿学到房间找来了两条毛毯,分别盖上后就疲倦的进入了梦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