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sh89.vip
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首页» 另类小说» 不屈的故事

不屈的故事

时间:2019-12-24 13:40:19 发布: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入夜天空黄兮兮的,象是用千百万张死人的脸皮贴过,惶恐得怕人
  在这1940年6月夏天晚上,林城巳经没有白天喧哗,老百姓都躲回家里,城里一片静悄悄,只有日军脚步声和汽车驶过隆隆声音,城里到处都是鬼子汉奸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此时日军司令部宪兵队审讯室,灯火通明,室内到处是一个个刑架,一条条柱子,墙边放着六七个木笼,一个小木笼关着个披头散发赤身裸体女人,她坐在不能直腰木笼低着头,没有看这边正审问什么人。
  此时宪兵队队长山田大佐坐在椅子上微笑看着面前一个赤身裸体女人。
  这个女人不简单,别看她只有二十五岁,她可是林城地区敌工部部长兼便衣队队长高风英,今天进城联络工作和刺探情报,被特务队长刘彬设下圈套活捉的,当时还被她打死几个特工,好历害的女人。
  高小姐请坐,山田亲自端来一把椅子放在她面前。
  高风英此时脖子戴上粗粗铁钚,铁钚前后左右焊有小铁钚,双手双脚也是被粗粗铁钚锁住手腕脚腕。
  此时高风英手腕上铁链锁在脖子后边,铁钚上使她双手只能抱在脑后,不能动弹,任由被捏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乳房展现在鬼子汉奸面前,而双脚被一条二十多斤大铁链锁住,双腿间那浓黑阴毛被人拔掉一小丛,露出血红一小片阴肉,而她为了不裸露阴唇,只能紧紧夹住双腿。
  这时高风英的思维还停在上午被俘情景,她接到命令进城侦察日军动态和了解一年前被捕地委书记林桂香情况,她化装成一个做生意男商人,用布条把自己乳房紧紧扎平,头发盘起戴上礼帽就成了个男商人。
  进城来到联络站仁济中药房,看看四周没有什么情况,自己进去,留下二个打扮成伙计警卫员守在门口,进去一看王林正给病人看病,王林见到是她亲自来不禁脸色变了变,但又镇定下来,哦,先生来了,里边请,我看完这个病人马上进去给先生看病。
  好的,大夫,你看完病人后再进来,我等你。
  好的,先生入内下人会送上香茶,您慢慢品茶,我一会到,高风英大步走向内院掀起门连,进去坐在坑上刚拿起坑卓上的茶杯。门外里屋一齐冲出十多个特务手里拿着枪对准高风英,不许动。
  说时迟,那时快,高风英突然跃起拔出手枪一杨手啪,啪,啪,三枪,啊,三个特务倒在地上,一个后空翻,高风英巳经跳到特务们后边了,再射击时手枪卡壳。
  特务们一拥而上,捉活的,她没子弹啦。
  高风英心念一定,沉神静气,寻找杀敌契机。
  一个特务冲上来,高风英手枪一砸,特务脑袋开花倒在地下,高风英接着身影一动,巳扑向正前方一个高大敌人,拳头捣那人的心窝,那人不慌不忙地回手招架,看来也是个经过训练的家伙,但高风英这一招是虚的,她在身影甫动之机却突然一扭身抬脚踢向从后边扑上来一个特务的阴部,那特务猝不及防,被踢上正着,踢在如此软弱的部位,那特务的感受可想而知,只见他翻了翻白眼,便捂着档部倒在地上。
  这时高风英刚开始袭击的大高个一看有机可乘,一个恶虎扑食想从后面抱住高风英,这正是高风英所期望的,高风英脚势不减,回身一个后蹬,鞋尖正踹在大个子的心窝,当时将他踹得口吐鲜血,撞在身后的墙上,一命呜呼,高风英转瞬之间踢死二人。
  其他十多个人面面相觑,再不敢轻举妄动,对屹了一会。
  特务队长刘彬站在特务后边喊,他妈的,这么多人还捉不到她,全都给我上捉住她,不能让她跑了。
  十多个特务一拥而上,想要拼却死上一两人,按住高风英。
  高风英却轻巧地从合围中钻出来,绕到其中一人身后,一掌下去,将此人的脊柱骨打断,那人的尸身向前扑向对面的一人,高风英在尸身肩上一按,借力踢出一脚,正踹在对面那特务的面门上,将他的嘴巴踢了个稀巴烂,身形刚一落地,一肘捣向旁边一特务,打断了他的肋骨,紧跟着左掌顺势推出,打在面前一个特务小腹将其震得肝裂脾碎,这时一个矮墩墩的壮汉冲上前,高风英刚想跟他交手却发现不炒,原来此人是个摔胶高手,他一把抱住高风英利用自己体重一个反背反将高风英摔倒,然后他用肥硕的身躯紧压住高风英,旁边的特务们一拥而上有的反扭她的双手,有的拼命按住她的双腿快,快,拿绳子来一个特务递上一条粗麻绳几个特务把她双手反绑剩下的绳子紧紧绑着她的双脚再拉她起来。
  此时高风英只能跪在地上,因为她的双手跟脚是绑在一起,高风英低着头大口大口喘气。
  一个特务骂到,你这个八路杀了我们这么多人,看我怎么整治你,一把扔掉她的帽子。
  高风英盘在头上的头发掉在肩上。
  哗,女八路,快来看,捉到是个女八路。
  这时刘彬从里屋走出来,一把抓住高风英头发,高风英,你到底没跑出我的手心。
  什么,队长,她是高风英,怎么象个男人,错不了,是不是,高部长。
  刘彬你这个狗汉奸,要不是王林这个叛徒你想捉到我,好啦,等回到特务队现慢慢跟你算帐,李栓子,到,门外两个八路解决了没有,报告队长门外的弟兄把他们给打死了,好把她抬到车上带走。
  车子回到特务队,几个特务把高风英抬进审讯室按住她跪在地下。
  刘彬进来后围着高风英转了一圈,高小姐只要把你进城目的,城里地下党名单都说出来,我马上报告皇军放你回家,怎么样。
  刘彬,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好,来人,这女人武艺高强你们小心点,先给她钉上全套铁铐,一个特务紧紧抓住她的头发往后拉,高风英只能仰着脸向上,特务摸摸她的脸,淫笑着,高小姐给你戴上一个大金环,保你美丽动人。
  呸,你这个狗汉奸。
  妈的,我叫你骂,特务拼命拉着她头发。
  高风英头皮一阵刺痛,不禁啊的叫了一声。
  另一特务拿着一个奇怪大铁钚,它前后左右都有小铁钚,而且小铁钚上都一条铁链糸在上边,特务拿着铁钚套在她脖子上锁好铁钚,高风英觉得这十斤重大铁钚牢牢套在脖子和肩膀上使自己脖子转动都有困难,两个特务又扒掉她的鞋子,在她的脚腕上钉上二十多斤重大铁链,然后将她脖子上铁钚拉下两条铁链紧紧地拴在脚链上,使高风英保持跪在地上不能动弹,才敢松开她的双手,接着双手手腕又钉上铁链,然后将高风英双手牢牢拴在脖子后边铁钚上,现在高风英双手抱在脑后,挺直身子跪在地下。
  刘彬走过来,看着镣铐缠身高风英用手抚摸着她的脸,说,高队长不好受吧,现在才开始,难受在后边,不过你把知道所有秘密说出来,要钱有钱要房子有房子,比你干的土八路经常没吃没喝好多了。
  高风英,用愤怒眼光看着刘彬一言不发。
  妈的,扒光她的衣服。
  一个特务撕开她的男人上衣。
  高风英拼命想挣扎,但是双手被铁链捆在脖子上的铁钚,脖子上的铁链又跟脚上铁链牢牢拴在一起,身子根本就只能挺着胸跪在地上,加上一个特务还抓住她的头发高风英根本就不能动弹,只有大声叫骂,你们不能这样做,汉奸,走狗,卖国贼的骂着,但是几个特务却不管那么多用手和匕首连撕带割扒光衣服和内衣。
  高风英光着上身,只有被布条紧紧缠着的乳房还没被撕开。
  刘彬揪了揪她腋下的腋毛,这上边这么多毛下面一定不少,你再不说我就叫他们扒光你全身的衣服。
  高风英涨红着脸,你去死吧,你这个狗汉奸,八路军共产党是不会放过你们这些汉奸,走狗,卖国贼,就是死我也不会开口说的。
  好,你这娘们真有种,拿剪刀来,一个特务递过来一把剪刀给刘彬,刘彬抓住高风英胸前的布条一剪,高风英两个白净丰满乳房突现在众人面前,两粒红红的粗大地乳头,挺立在乳房尖端。
  刘彬笑嘻嘻用手揉搓着她的乳头,这奶子挺有弹性的。
  另外几个特务巳经撕扯光高风英的裤子内裤。裸露出她那三角区浓黑阴毛。
  高风英红着脸骂到,你们,你们,这些畜牲,流氓。
  刘彬淫笑着,边玩弄着高风英乳房边说,现在后悔来得及,不然到了皇军那边,你这漂亮身子,啊,啊,你是明白人不用我说得那么清楚,对吧。
  高风英愤恨的说,拿开你的脏手,不许碰我的身子,狗汉奸,你是中国人现在就把我杀了。
  想死,没那么容易,把她拉起来,你们也开开心玩玩,不过只许摸,不许上她身子,不然到皇军那里不好说话,知道了没有。
  知道啦队长,刘彬一离开,特务们一拥而上,七手八脚乱摸一气。
  高风英大声叫骂着想扭动身子躲避摸她奶子和阴部的脏手,但是她双手反扣在脑后手上的铁链连接脚链,根本就无法动弹只有任由特务们羞辱自己。
  刘彬这时候又出现在高风英面前,算了,算了,不要再玩了,你看人家高队长泪流满面。
  高队长是不是该开口啦。
  你们,你们真是太下流了,你们还算是中国人吗,这样欺辱自己的同胞,你们还不怕八路军共产党会找你们算帐,你们应该调转枪口打鬼子,把鬼子赶出中国,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人。
  高风英一阵痛骂,使得有几个特务离开高风英身边,退到后边去了。
  啪,啪,刘彬打了高风英两个耳光,他妈的,你到了这里还宣传共产党,找死,我到要看看你这个女共党有多硬,刘彬揪住高风英一小片阴毛用力一拔。
  高风英觉得阴部一阵疼痛,啊的哼了一声。
  这时刘彬举起那些根部带血阴毛在高风英脸上擦来擦去,看见啦,这可是你的阴毛。
  高风英瞪着喷火双眼,你,你,你这个不是人的家伙,想要我开口,做梦。
  刘彬一边把高风英的阴毛小心放在一本书里,拿到她面前,看看这里面全都是你们这些女八路的阴毛,看这是你们地委书记林桂香的阴毛,高风英看见书的第一页放着几十多根黑黑阴毛,她红着脸,呸,下流,刘彬擦擦脸上唾沫,恶恨恨的说,把她吊起来,晚上送到宪兵队交给山田大佐。
  几个特务把从粱上吊下来绳子,拴在高风英被铁链锁在脑后双手手腕上捆扎好一拉,高风英被高高吊起来,她觉得两只手腕胳膊象是被拉断一样,非常痛苦,而且高风英双脚拴着二十多斤重大铁链把她的身体直往下坠,高风英身子被拉得痛苦万分,但是高风英咬紧牙关,忍受着那刺心疼痛,不久高风英疼痛的头上直冒出豆大汗珠,从头上身上往下滴,渐渐的她觉得自己巳经要昏过去时。
  特务又把她放下来,高风英双脚一着地身子巳经软软站立不稳,要不是还有绳子吊住她双手,她巳经倒在地下起不来了。整整一个下午高风英都吊在那里,而且还有不少伪军头子进来看看这个女便衣队长,他们在她身上到处乱摸,玩弄她身上每一寸地方。
  高风英也骂了一下午,到了晚上两个特务解开吊着她的绳子推着她往外走,高风英艰难拖着沉重的铁链一步,一步,扭动身体向前走。
  一个特务在她鼓鼓屁股捏了捏,快走,你这臭婆娘。
  高风英回头骂了句,流氓,汉奸。
  那特务伸手抓住高风英的乳房用力捏着,我是流氓你奈何得我。
  高风英趁他不注意用尽全身力气一撞,把他撞到四脚朝天,高风英连忙扭动两步,抬起脚踩在他的生殖器上,啊,这个特务惨叫一声就不动了。
  几个特务连忙拉开高风英,只见那特务动也不动躺在地下,不死也没有半条命。
  高风英还在骂道,打死你这个狗汉奸。
  一个特务马上拉起拴在高风英脖子上的铁链,后边几个特务连推带拉把她拉上车,在车上几个特务死死按住高风英,车子很快到了日军司令部,靠近宪兵队停车。
  几个特务把她拉下车,推拉着她进了审讯室。
  一双抚摸着高风英乳房的手,使高风英从沉思中醒过来,她看见山田淫笑的玩弄她的乳房。
  高风英涨红着脸对山田骂到,你们这些流氓,畜牲,小鬼子有啥招数你就使出来吧。
  高小姐,我很欣赏你现在的这种表情无喜,无忧,无情,无悔,做为军人我很佩服你,这几年给我大日本皇军造成不少麻烦,但是现在你却落在我的手里,只要你能把林城所有共党人员,活动地点等情况透露出来,我可以马上放你回家,并且给你五十两黄金,呸,你做梦去吧。我死也不会说的。
  我不是做梦,我山田有办法叫你开口。
  山田别废口舌有什么招法你就使出来,看你的手段硬,还是我们中国女人骨头硬。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一下,我对付女人的刑罚有两套手段,一套就是你现在可以瞧见的这些刑具,另一套就是一群男人一个接一个地对你那赤身裸体绑紧手脚的肉体进行享受式的折磨,而且我还比较喜欢用这套刑罚,特别是对付象你这样颇有美色的年轻女人,你这丰满大乳房红红乳头,两片鲜嫩大阴唇掩住那迷人小洞,我想比较有效。
  你是畜牲。高风英愤怒骂到。
  本队长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高风英小姐现在应该作出选择,是讲出来勉受刑罚,还是先受刑罚直到忍受不了再讲,你可要考虑清楚哦。
  高风英不语,双眼旺燃着愤怒的火焰,她心里清楚,日本鬼子什么下流手段都使得出来。她并没感到可怕,只是有些心不甘,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被鬼子奸淫,玩弄,我才结婚三个多月,爱人是八路军一团团长杨涛,因为经常要跟鬼子打仗,结婚三个多月才一起睡几次,现在就要被这些鬼子汉奸。奸污,污辱,做为一个女人最大耻辱巳让她无颜再投入丈夫怀抱。
  这样吧高小姐,我先让你当一名看客,来人,把共党头目地委书记林桂香带过来。
  两个光着上身特务走到关着女人木笼旁,打开木门,林桂香快点爬出来,里面女人慢慢艰难爬出来,一个特务抓住她的头发一把拉起来,他妈的,你这个女共党想找死,拉着她脖子上的铁链一扯,走,后面特务一只手摸着她滚园雪白屁股,一只手推着她走,林桂香挣扎一下,颤动着两个大乳房伴随奶头上挂着铜铃叮当叮当响,挺起有六个多月身孕的大肚子,光着双脚拖着二十多斤重大铁链,艰难的慢慢走到山田面前。
  高风英看见林桂香,唉,一年多啦没见过的林大姐,现在却赤身裸体两个红红大奶头被粗粗大铁丝穿过吊上两个铜铃,双腿间那浓黑阴毛被拔掉一小片,两片阴唇也被铁丝穿透糸着两个铜铃两条铁链,铁链又拉起来紧紧地穿在脖子上铁钚,裸露着她那鲜红阴道口和阴蒂,特别是那六个多月身孕大肚子,林大姐被捕前还没有怀孕,现在却挺着大肚子,这一年多肯定每天都要被鬼子汉奸奸污,才怀有敌人孩子。
  看到这些,高风英双眼一热,就有泪流出来。
  别哭,不能在鬼子面前哭,拿出共产党员坚强意志来,现在我们所付出的,仅仅是个人羞辱这算不了什么,但是我们整个民族都在受日本鬼子的欺辱哇,我们每个共产党员只有咬紧牙关,宁死不屈,不计什么生死耻辱,跟鬼子斗争到底,林大姐,我懂得。
  你他妈找死,刚进来的特务队长刘彬边说边走到林桂香面前,一把抓住林桂香的头发你这个女共党现在还这么死硬,这时候我也不要你说出你们地下党名单,只要你在自白书上签名那你就可以自由,但是如果你还硬顶下去,等待你的是继续做头好奶牛,供我们喝人奶补身体。
  刘彬你这个狗汉奸,共产党,八路军一定会给我们报仇雪恨,你的日子长不了。
  妈的。刘彬在林桂香大乳房上恨恨抓了一把。
  来人,洗干净这女人奶头挤两碗奶给山田太君和我喝,你们也一齐喝补补身子。
  今天晚上,刘彬看着高风英恶恨恨的说,我要好好整整这女人,好好出口气。
  那边两个光着上身打手把林桂香捆在一个大字型刑架上,然后用水洗刷林桂香的大奶头和身子,一面用水冲刷她阴道,一边洗一边玩弄她的乳房和阴道。
  老张,这女人的奶子越来越大,挤一挤那奶子奶水就流出来,队长的中药还挺灵,给这女共党一吃就成了头奶牛,我们哥几个每天都有口福,哈,哈,哈,两打手高兴大笑。
  洗刷完成后,他们两人拿着碗靠近林桂香奶头用手挤着乳房,从那乳头喷出白哗哗奶水就装满一碗。一个打手端着一碗奶给山田,太君请喝奶,山田接过碗一下子就喝完了,好,好味道,山田边说着边走向高风英处,另一个打手端给刘彬的奶刘彬也喝完了。
  山田走到高风英面前摸捏着她的乳房,一边说,高小姐看到了吗,不说,以后你就会跟她一样,现在说了还来得及,呸,狗强盗,畜牲,,被你们捉到我就没淮备活着出去。
  好,好,你们把她绑在林小姐旁边让她好好地看看,想清楚,是。太君。
  两个打手应答完抓住高风英扣在脖子后边双手,拖拉着她到林桂香旁边另一个大字刑架上,把她双脚紧紧绑在两边,再解开她双手时,高风英拼命挣扎着,两个打手紧紧捉住她的双手拉直一字型绑好,高风英还想挣扎,一个打手将她锁在脖子上的铁钚紧紧扣在刑架上。
  刘彬走过来伸手捏着高风英乳头,高部长,在不招拱,就有你好看,狗汉奸松开你的脏手,不许动我,我要杀死你狗汉奸,高风英大声叫喊着。
  刘彬哈哈大笑,到现在还那么凶,不许动你,要杀死我,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杀我啊,这两片阴唇可以迷死我,但不能杀我呀,刘彬边玩弄着高风英阴道边说,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不知道,你快点杀了我,想死没那么容易,我有是时间慢慢折磨你,羞辱你,玩弄你。
  高风英说,来吧,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妈的有你受的时候。刘彬说道。
  这时高风英看见十多个光着身体鬼子正向她们走来,个个裸露着坚硬的生殖器,而林桂香大天,那被铁链拉开阴唇正张开红红阴道小口,正巧面对她,林桂香双目紧闭咬紧牙关,一个鬼子挺着粗大生殖器插入她的阴道口哼哼哈哈抽动,并且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而且鬼子每抽动一下生殖器,两片大阴唇挂着铜铃叮当叮当响。
  高风英看见这样脸都红了,不忍心看下去只有闭上眼睛。
  但是站在旁边刘彬紧紧抓住她的乳房,睁开眼睛看看,快点。
  高风英咬紧牙就是不睁开眼睛,刘彬地手不断用劲,高风英雪白乳房在他手里变成血红色。
  你奶奶的,我叫你不张开眼,刘彬的手伸向高风英阴道不断用手抠她的阴蒂。
  高风英忍不住了睁开眼睛骂到,你这个狗汉奸,你不是人,是畜牲。
  哈,哈,刘彬笑着,你奶奶的,我真以为你不张开眼,这谁知一摸还不是要张开眼。
  高风英为了不再受到侮辱,只有含眼泪默默看着一个个鬼子不断的强奸林桂香,听着林桂香不断悲惨叫声,当最后一个鬼子离开她身子时。还趴在她身上,用嘴吮着她的乳头,吃喝着她的乳汁,然后满意的捏了捏林桂香脸蛋,才离开她的身子。
  林桂香睁开眼睛,用她那明亮大眼睛看着高风英说,小高要坚强,不要向鬼子汉奸低头。
  大姐你吃苦啦。
  没什么,这也是每天的所受折磨之一,但也不能动摇我的心,这只能说他们对我毫无办法,只能用这种长期折磨,来达到他们的目地。
  怎么样高小姐,想通啦。山田说着离开坐着椅子,走到高风英身旁。
  高风英用愤怒眼光看着山田,流氓,卑鄙的流氓。
  高小姐别发火,中国人有句古话,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把你知道的秘密都讲出来,我可以不动刑罚。
  呸,告诉你们这些日本鬼子想要我知道秘密,做梦。
  这就怪不得本队长了,山田说完脱光衣服赤条条挺着粗壮生殖器扑向高风英,双手不断搓捏她的乳头,而且将生殖器硬插入她的阴道。
  高风英觉得阴道一阵刺痛,不禁惨叫一声。
  山田不断抽动生殖器,手不断玩弄高风英身体每个部位。
  怎么样,高小姐战埸我们是对手,现在我们还是对手,只是你赤身裸体被四肢张开绑在刑架上,接受我带给你的享受式折磨。只要你说出来所有地下党情报人员名单这种折磨才会停止。
  畜牲,你妄想,谁也别想从我嘴里得到什么。
  山田淫笑着好,好,不断抽动生殖器,用力抓捏高风英乳房啊,高风英惨叫着,山田哈哈大笑在高风英阴道射完精后。
  第二个,第三个,十多个鬼子在她身过了一遍。
  此时高风英乳房红肿,阴道肚子到处流着白色精液,两片大阴唇红肿得翻出来了。
  山田舒服摊开两腿在她面前坐下,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如一位艺术家欣赏着一件艺术珍品,直到欣赏得心满意足这才发布命令,把刑架树起来。
  一个打手过去摇了摇把手刑架就树起来,眼下高风英低垂着头嘴里不断哼出一声声呻吟。
  你开不开口说?
  高风英微微地睁开眼睛,嘴角神经质地抽搐一下。
  怎么啦,高小姐,高风英还是紧紧地钳着嘴。
  好吧,我叫你不开口,山田命令两个打手,拔光她手指甲,脚指甲。
  两个打手拿着钳子站在她两旁,同时捉住她两拇指一齐拔,那一刹那高风英觉得刺心地痛苦,不由得大声惨叫,啊,啊,啊。
  说不说,高风英看着两片举到面前血红的指甲,摇摇头。
  喝,看来你还挺坚强,继续拔,拔光她的指甲。
  高风英地惨叫声又在审讯室响起来了,等她十只指甲都拔光人巳经昏过去啦,当一桶水泼到她头上,高风英慢慢地抬起头睁开她那明亮大眼睛看着山田,山田抓着高风英的头发,你说快说,呸,她冲着山田脸上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山田毫不介意地伸手抹抹脸上的血,好,高风英,你们继续,拔光她脚指甲,两个打手用绳子分开吊起她双腿,捉住她的脚拇指钳子一拔。
  啊,啊,啊,高风英痛苦得脑袋转来转去,不断大声叫喊,两个打手很有耐心地一只一只慢慢拔光高风英脚指甲。
  高风英刚昏迷过去又被泼醒,她看见刘彬拿着几根粗铁丝正搓捏她的乳头,狗汉奸,松开你的脏手。
  高小姐,现在我来替你戴上几个铜铃,让你给我们跳跳奶铃舞,阴唇铃铛舞,现在说了还来得及,我什么也不会说地,好,先穿你奶头。
  啊,高风英觉得乳房撕裂疼痛,惨叫一声,她的乳头被穿通了,刘彬很细心地穿上铜铃拧好铁钚,摇晃着她的乳房铜铃叮当叮当响。
  高风英破口大骂,刘彬你这个没人性的畜牲。
  刘彬继续穿通高风英另一个奶头又穿上铜铃,他很欣赏看着高风英痛苦地惨叫着,不断摇晃她的乳房上的铜铃,哈哈大笑,接着用手捏住她地大阴唇往下拉,哗,好大片阴唇可以穿上两个铜铃两条铁链,来让我继续给你穿上。
  刘彬淫笑着连连穿了三个洞,高风英疼痛得用力不断挣扎,不断痛骂着,但是刘彬很快将高风英两片大阴唇各穿上一条铁链两个铜铃,哈,哈,高小姐你现在太美丽啦,他摇晃着她两片大阴唇那四个铜铃叮当叮当的响,多美妙声音,刘彬哈哈大笑。
  刘彬你这个狗汉奸,你不得好死,高风英大声痛骂着,突然觉得一阵恶心哇的吐出一口酸水。喷得刘彬满头满脸都是酸水。刘彬擦擦脸上酸水,恶恨恨抓住高风英乳房,你这女共党找死,高风英咬紧牙关不哼声,刘彬见此松开手,一只手搭在高风英手腕上,细细帮她打了一阵脉搏。
  啊,恭喜高小姐你有小八路啦,看来我们又多了一头奶牛。
  队长,队长,一个特务急急忙忙走进来,王林得到确切情报,游击队今天晚上要在云庄接一个从延安过来的干部,听说由队长池春莲带队迎接,好啊,刘彬摸一摸缺了块肉的耳朵,这回一定要捉到池春莲。
  好,把这娘们关在笼子里,二个特务解开高风英捆在大字架上铁链,高风英软软倒在地下,一个特务用脚踢着她的屁股,妈的,装死,起来快走,高风英慢慢爬起来双脚踩在地下那刺心疼痛使她不由倒吸一口气,她慢慢扭动身体一步,一步,拖着沉重铁链咬紧牙关忍受那剧烈痛楚,只有乳头大阴唇的铜铃叮当叮当响和铁链拖在地上哗啦哗啦响声,却没有听到高风英呻吟声,这二三十步的路途高风英整整走了十分钟,她被推进一个只能站立的木笼,双脚被分开拴在两边木脚上双手吊在笼顶上,特务们搞好一切后锁好笼门离开啦,高风英看了一下右边小木笼,林桂香正坐那小木笼里。
  大姐你怎么样啦。
  小高,我没什么,林桂香侧着头看了看高风英。
  小高痛吗。
  不痛,大姐。
  小高不痛是假的,你所受的刑我开始也受过,我知道那种痛苦,特别是被强奸污辱,小高你一定要挺住,不能出卖自己同志。
  大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做叛徒,大姐,王林当了叛徒。
  我早就知道啦,我在审讯室关了一年多看到不少宁死不屈的好同志,也见到这些敖不过拷打的叛徒,王林就是被用烧红铁丝捅尿道熬不住才当了叛徒。
  大姐,他把池大姐要到云庄消息告诉特务队队长刘彬,刘彬正在去山田那里。
  唉,但愿他们能冲出鬼子包围,不许说话,谁说话要拉出去打排子枪,一个特务边说边走过来,看了看两人锁着的笼门,摸了摸高风英的乳房,哼着小曲走了此时山田正在给伪军司令张明下命令你带队伍晚上出发在天亮前包围云庄我马上调集附近皇军跟随你的部队一起包围云庄刘队长马上带上特务队出发侦察游击队确切位置马上回来报告,各位清楚了吗,清楚啦好马上回去淮备一场腥风血的大战开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