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sh89.vip
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首页» 强奸乱伦» 嫖到亲闺女

嫖到亲闺女

时间:2019-12-24 13:40:26 发布: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这是我每次到台中出差,特地来到这间『依逗三温暖』,见到你时自然脱口说出的第一句话

  只不过,你都以「还不错」三个字轻描淡写地带过,之后就故意岔开话题和我闲话家常,并不再提及有关你个人隐私方面的只字词组。

  虽然我明白你的用意,但每次看到你时,总忍不住想出声询问近况。

  想起第一次来这里,在命运的安排下遇见你的刹那,我脸上的神情瞬间变得非常不自在。

  我当时为化解彼此之间的尴尬,就直接说出:「你今天好吗?」的问候语,没想到这句话,却自然而然演变成,往后我见到你时的开场白。

  我还记得,当初你只是害羞地点头不语,直到我按照这里的规矩,问你怎么称呼时,你才给了我最简单的答案。

  「十一号!」

  自此之后,我只要来台中出差,一定想尽办法,在你工作时间来这里报到,并指名「十一号」为我服务。

  今天的你,依旧是那样地清纯可人;只不过身上的穿着打扮,似乎愈来愈前卫豪放了。

  昔日简单的T恤牛仔裤,已经被中空小可爱,以及长度只能包覆住弹实俏臀的超短迷你裙所取代。

  看到你如此性感火辣的装扮,我的肉棒早已不受控制地昂然而起,让我几乎想对你脱口说出:「不用按摩,直接进入主题」的急色话语。

  你似乎察觉到我心中炽热的欲念,不过却依旧以制式的台词对我说:「徐大哥,今天要做全套还是半套?」「当然做全套!」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尽管我们第一见面时,因彼此偶然的相遇而感到尴尬无比,所以我只选择了半套服务;但从那次之后,我来这里的目的,无非是想和你真正共赴巫山,恣意地翻云覆雨,让我可以好好亲吻你可口欲滴的樱唇,抚弄你柔软滑嫩的酥胸。

  其实我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将我坚挺而巨大的肉棒,插入你紧窄的蜜穴中任意驰骋,享受这具名器带给我紧箍的快感。

  「那我先帮你按摩,好好放松一下,麻烦你先把衣服脱掉。」你的一句话,不但没有浇息我满腔的欲火,反而让我坚硬的肉棒更为肿胀。

  「你的技术愈来愈好了,真舒服呀。」我全身赤祼地趴在床上,让你细致的纤纤玉指滑过我的肩颈时,我半闭着眼睛,对你的熟练的按摩技术,发出由衷地赞叹。

  「是吗?谢谢徐大哥的夸奖。」你随口应承,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而且我感觉得到,刚才的赞誉似乎让你感到受用,也因此你的按摩更加认真、卖力。

  「徐大哥,最近生意还好吧?」

  「嗯……还过得去。」

  「那你老婆呢,最近还好吗?」

  「还不错啦,吃得饱、睡得好。只不过呢,她老是放心不下,目前在外县市读大学的女儿!她呀,最近常常在我耳边叨念,烦恼女儿的生活过得好不好?」「是喔……」你揉捏着我肩颈的玉手陡然顿了一下,接着又若无其事地继续边按摩边问我:「对了,那你经常出差在外,她都没埋怨你吗?」「都老夫老妻了,她还能说什么!我跟你说呀,要是她敢对我叽叽歪歪,我就不拿钱回家,让她自己吃自己。」我随口胡绉着。

  因为我知道,在这里聊天的目的,只是让彼此的放松心情,为进行下一步交易做准备。

  没想到你这时竟然对我说:「嘻嘻嘻,既然你这么大男人,那改天我就把这些话,还有你来这里的事,全都告诉你老婆,到时候看你怎么办?」「喂喂喂,小姐!我只是开开玩笑,你可别当真呀!假如因为你的一句话而引起家庭革命,到时候害得我妻离子散,看你怎么赔?」「哈哈哈……看你吓成这样!刚才还硬梆梆的家伙,一听到你老婆就马上软掉,亏你老是强调自己是一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想不到这么没用!」身为男人,最不能忍受女人说他「没用」、「不行」,更何况对我说出这些话的,还是一位年轻貌美的辣妹!

  因此我立刻反唇相讥说出:「拜托!这可是我的独门绝技耶!那些年轻小伙子,怎么有办法说硬就硬、要软就软。更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厉害!」「哼!光说不练有什么用,事实能证明一切。」话才刚说完,你就直接将我半软的肉棒完全含入口中,以深喉咙的打招呼方式,揭开了这次性交易的序幕。

  舌尖轻卷,卷起了无边无际的快感,檀口吞吐间,摩擦出炽热的火苗,并形成熊熊大火,瞬间窜升至脑门,令我不由自主地喊出:「爽!」但随着肉棒在你嘴里吞吐进出,勾舔扫拂之际,我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

  「喔!不行,我受不了了!等一下,你嘴里含了什么东西?」你吐出硬挺的肉棒,带出一丝晶莹的唾液丝线,露出俏皮的笑容说:「嘻嘻嘻……是舌环啦!」为了证明你所言非虚,你还吐出滑嫩的丁香,而我借着墙壁上的昏暗灯光,隐约看到你的舌头上,凸起一颗银色的钢珠,当下令我大感诧异。

  「你怎么会想到去穿那玩意儿?会不会痛?」

  「还好啦!因为我听二十七号说,她自从穿了舌环后,客人的回点率高了许多,所以我也去弄来玩玩。」听到这句话,不晓得为什么,我竟然感到一阵恼怒,「你那么缺钱吗?」「徐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并不缺钱!我上次不是跟你说过,我来这里上班的目的,只不过是想多尝试性爱的乐趣而己嘛……」「呃……不好意思……」尽管口头上这么说,但是我的心仍揪了一下。

  因为我知道,那只是你为了抚平内心创伤所编的借口。

  「徐大哥,那你还要继续做吗?」

  我强压下略为激动的情绪,带着赌气的意味说:「当然要继续呀!我又不是来这里花钱不办事的凯子。」没想到你听了之后,竟然用命令的口吻对我说:「那你还不乖乖躺好!」我虽然口头上埋怨一句:「奇怪了,你们主管难道没教导你们『顾客至上』的道理吗?」但我还是照着你所说,像待宰的羔羊般,平躺在单人床上,等候你的『服务』。

  这时你背着我,缓缓脱去全身衣物,露出白晳滑嫩的背脊,以及有如粉嫩蜜桃般的挺俏臀瓣,我看了之后咽了咽口水,不自觉在喉头发出咕噜的饥渴声响。

  当你从容不迫地转过身,真正和我赤祼祼地坦诚相见时,我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眼皮也用力张到极限。

  白晳的肌肤与玲珑有致的凹凸身材,我虽然已经看过不下十次,但是每次看到你性感火辣的胴体时,我仍把握每次难得的机会,仔细端详你那具引人犯罪,不断挑逗我视觉神经,令我着迷的美艳肉体。只不过我此刻视线的焦点,却放在你胸前那对高耸坚挺,充满弹性的乳球上。

  宛如两座皑皑白雪的玉峰上,耸立两朵粉嫩的嫣红;只不过因充血而突起的硬挺蓓蕾上,却摇曳闪烁着银白色的金属光芒。

  对于我投向你的色迷迷目光,你不但不以为意,还故意捧起傲人的双峰,勾弄着乳头上的白金乳环,以挑逗的口吻对我说:「徐大哥,好看吗?」我不由自主地吞咽口水,滋润干渴的喉咙,带着沙哑的声调猛点头说:「好看!真的很好看,真的……」这对小巧精致,款式简单的白金乳环,是我上次约你私下外出开房间,事后你要求我把多给的小费,转换成穿刺乳环的费用。

  当时我好奇地问你:「你不是缺钱吗,为什么我多给你小费你却不要?」没想到你却回答我:「我并不是真的缺钱!我会收你的钱,只是不想让自己有罪恶感。」就是这句话,让我当场楞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仅如此,当我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下,被你拖进刺青店,然后听到你跟老板说:「老板,待会我穿刺乳环时,请不要帮我上麻药」时,我恍惚的神智瞬间清醒过来。

  「那不是会很痛吗?」我试图阻制你近乎自虐的疯狂行为。

  「唯有这么做,我才能永远记得你的好。」你神色轻松地回答我。

  我不知道你这句话,到底是想赞赏我的同情心,或者讽刺我们之间不正常关系的双关语?

  我那个时候只明白一件事:当那根冰冷粗长的钢针,猛然穿过你粉嫩的乳头时,你紧抓着椅子扶手、紧咬牙关,眼泪狂流的痛不欲生表情,已经深深地烙印在我脑海里。

  这时我望着你胸前那对,承受极大代价换来的精致饰品,忍不住伸出手边把玩边问你:「现在伤口应该愈合了吧,还会不会痛?」「早就没事了!喔……徐大哥,别……别乱摸!我那里现在很敏感……」「是吗?」听到这句话,我不但没收手,反而拉扯那对白金的金属圈,同时伸出我的舌头,舔弄你早己硬挺的乳尖,试图撩起你内心炽烈的欲望。

  「唔……别……我会……受不了……」

  望着你紧闭双眼,欲拒还迎的骚浪模样,我当然不会就此罢休。

  拇、食两指轻捻那两颗硬挺的蓓蕾,中指撩拨翻弄穿挂在上头的白金乳环,感觉是那么地新奇刺激;耳边传来你轻呼娇吟,让我胯下的肉棒,早己肿胀到前所未有的极限。

  我在你耳边吹了口气说:「我想要了……」

  「嗯……你躺下来,我去拿套子。」你推开我,脸上仍残存着绯红的羞容。

  不知怎么地,在这时刻我竟然脱口而出说:「等一下!我、我今天可不可以……不要用套子?」说出这句话,我也为自己无理的要求感到不好意思。

  而你则是惊诧地看着我,似乎在责怪我不应该破坏这里的规矩。

  还好在昏暗狭小的斗室中,这份静谧尴尬的气氛过没多久,你细微的叹息声终于打破静默僵持的局面。

  「唉……」

  「呃……你……我……」纵然我在客户面前,拥有舌灿莲花的口才,但此时此刻面对你时,我竟像个木讷腼腆的大男孩,无法说出只字词组,表达我内心的感受。

  「徐大哥,你来这里这么多次,应该晓得这里的规矩吧?」我暗叹了口气后对你说:「嗯……对不起,如果真的不行就算了。」你凝视我好一会儿,忽然说出令我惊喜的答案。

  「徐大哥,你误会啦!我的意思是,既然你这么照顾我,那我就破例一次,不过这件事,你可不能让其它人知道喔。免得别人说我为了赚钱不择手段,故意破坏这里的规则。」「小姐,麻烦你说话一次说完好吗?」我故意板起脸孔。

  「噗哧!哈哈哈……徐大哥,你生气的样子,好像我爸爸喔!」「你!哼!」我故意别过头,从鼻孔发出不满的冷哼。

  这时你走到我后方,大方地搂着我的脖子,用那对镶嵌着白金乳环的椒乳贴着我的背脊,并在我脸颊轻喙几下,然后深情款款地对我说:「徐大哥,你别生气嘛!这样吧,既然我们这么熟,你又常来捧我的场,所以我今天就特别优待你一次『内射』!怎么样?」我神情激动地转过头看着你。

  「你、你……我、我真的可以吗?」

  你缓缓将我按倒在床上,将你的香舌伸入我的嘴唇,与我交缠了好一会,才吐出穿刺舌环的丁香说:「你这个坏人!人家当年的处女之身,不就是被你硬拿去了,而且你搞到最后,还不听人家的话,故意射在里面。那个时候,我担心了好久呢!」提起这件事,我的心里面顿时涌起复杂的情绪。

  「呃……事情都过了那么久,你还记得这么清楚?」「废话!女人的第一次很珍贵呐!当然要记清楚进入她身体的第一个男人,究竟长什么样子嘛。」为了不想再谈这段往事,我连忙岔开话题。

  「好了,别说那么多!时间宝贵,我们快开始吧。」听到这句话,你咕哝不知说了什么,但身体却直接滑到我的两腿之间,捋起那根半软的肉茎,张开你柔嫩的唇瓣,缓缓含入之后,就轻轻套弄起来。

  「喔………太……太刺激啦……唔………不要弄那么太快……我会忍不住射出来!」你吐出硬挺的肉茎,熟练地重捏我那两颗硕大的春丸,瞬间就浇息我濒临射精的欲火。

  「徐大哥,你定力太差了吧!还是说……你的能力开始走下坡了?」「谁说的!待会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一尾活龙!」我涨红着脸争辩着。

  「嘻嘻嘻……好啦!我现在就试试你这尾『活龙』,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说,那么健康勇猛……」随着话落,你扶正我完全勃起的肉茎,对准了你湿润的蜜穴,慢慢地坐了下去。

  「喔……徐大哥,你这尾活龙好大支呀!」你半闭着眼,眉头微皱地说着。

  「嘿嘿嘿……这下你知道我的厉害吧!」我仰躺在床上,看着我们紧密交合的地方,露出得意的神色。

  「哼!最好是这样!」你开始扭动纤细的腰肢,口不对心地说着。

  我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看着你扭腰摆臀,乳浪迭迭的浪荡骚样,我的情欲也跟着高涨起来。

  「唔……你的小穴真紧,夹得我好爽呀……」

  「喔……大哥……你那里真的好大!人家的小妹妹都被你撑开了……」我听得出来,你这句话并非曲意奉承,而是打从心底发出由衷的赞叹。我内心洋洋得意之余,当然也不忘挺动屁股配合,让彼此都能享受性爱的快感。

  「嘿嘿,宝贝,你还真骚浪!你自己摸摸看……好多水呀!喔……再这样下去,这间炮房都快被你流出的淫水给淹没了!」我自然而然脱口说出,以前我对你的昵称。

  「啊……你好坏!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喔……好舒服……」随着话落,你圆翘白晳的美臀扭动得更厉害了。

  望着你胸前那对摇晃的坚挺酥乳,我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头,舔舐那对镶嵌着性感乳环的硬挺乳蒂,藉此满足我襁褓时期未尽兴的吸吮快感。

  「喔……徐大哥……不要……人家会……会受不了……啊……」软中带硬的新奇感受,早就淹没了我的理智,勃发的情欲,如山洪般侵扰我的听觉神经。因此,你带着哭腔的求饶声,直接被我归类为舒爽的呻吟。

  为了彻底抒发积压已久的性欲,我挺动了几百下后,自然轻拍你充满弹性的美臀,示意你换个姿势。

  我看得出你虽然不情愿,但最后还是配合我的要求起身,改跪趴在床上的姿势,让我从后面插入,继续刚才未完的活塞运动。

  由于你的阴道属于短浅型,所以从背后插入的交合体位,一下子就抵到柔嫩的花心,令你不由自主弓起身,发出如泣如诉的清吟。

  「啊……大哥……太深了……人家的子宫会被你刺穿……」「喔……宝贝……你知道吗,我每个礼拜最期待的事就是出差到台中,和你在一起……插爆你紧窄的小穴,听你浪荡悦耳的叫床声……」「呜……别再说了……人家哪有……像你说得这么淫荡?」「不是吗?那你穿乳环和舌环,又为了什么原因?」一想起你身上散发淫乱意味的装饰品,我内心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以至于抽送的力道,竟不由自主地变得更急更猛。

  「啊……大哥……轻一点……会……会痛……」你在呼痛的同时,肥美翘挺的小屁屁,马上向前移了几寸,似乎想逃脱我粗大的肉棒。

  当我发现你的意图后,立刻双手紧扣你滑嫩纤细的腰肢,并用力往后拉,与我硬挺的肉棒做更紧密的结合。

  两具肉体撞击发出啪啪的清脆声响,配合你舒爽的高分贝呻吟,两者回荡在昏暗的斗室中,顿时奏出一曲淫靡的乐章,令我听了之后觉得亢奋不己。

  接着我就以这种后背交合的姿势抽送了百来下,然后趁着短暂停顿的空档,随意抬手看了一下手表,才知道时间差不多到了。

  为了节省时间及金钱,我马上把你翻转过来,让你仰躺在床上,以男上女下的传统交合姿势,压在你身上做最后冲刺。

  「喔……宝贝……我快射了……」

  你紧闭着眼,双手抓着枕头轻声说:「唔……啊……没关系……你可以直接射在里面……啊……我也要来了……」得到了你的承诺,我兴奋地抽插几十下后紧紧抱着你,从心底发出满足的呐喊。

  「喔……那就让我们一起升天吧!」

  当我把积存多日的浓精,全部灌入你温暖的子宫后,我仍意犹未尽地又多插了几下;直到阴囊里的白精,一滴都不剩地捐出去,我才认命地趴在你身上,从鼻孔发出粗重浓浊,内心却感到满足无比的喘息声。

  「宝贝,谢谢你。」我激动地亲吻你粉红的俏脸。

  「徐大哥,我这次的『特别招待』,你还满意吧?」你在我的嘴唇轻柔地亲了一下。

  我凝视着你饱含春情余韵的媚眼,心中却带着淡淡的惆然与苦涩。

  交易结束,同时也代表了分离的开始!

  我从你身上爬起来,坐在床边稍做休息。你贴心地先为我穿上浴袍,然后才穿好自己的衣服。

  我怀着落寞的情绪,任由你挽着我的臂膀,两人有如办完事的情侣,举止亲昵地离开称为按摩室的『炮房』,走向外面的休憩区。

  眼看分离在即,我不由自主偏头看了你一眼,最后终于按捺不住心中压抑已久的情感,激动地握住你的小手,柔声对你说:「宝贝,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你老妈希望你今年能回家和我们一起过。」你一脸诧异地看着我,久久不发一语。

  「以前你不是很喜欢我们一家人,中秋节在屋顶烤肉赏月吗?如果你愿意回家探望她,那我们就可以烤肉庆祝呀。答应我好不好?」我试图说服你。

  「这个……爸……我明天再打电话给你答复好吗?」你的神情显得不自然。

  望着你面有难色的粉嫩俏脸,我不禁叹了一口气。

  「嗯,好吧。如果你真的安排好其它活动,那我也不勉强。不过我希望你平常有空的话,回家看看你老妈好吗?」你短暂犹豫了一会儿,骤然露出开心的笑容,然后在我嘴唇重重地印了一下说:「好啦,我答应你中秋节回家!」听到这个好消息,我兴奋地把你拦腰抱起来说:「太好了,宝贝!我马上回家跟你妈说这件事。」「爸……你先放人家下来啦!我们这个样子,被其它人看到不好啦!」「拜托!我抱自己的亲生女儿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不对!」我说得理直气壮。

  你推开我的手说:「爸,你该不会忘了这里是哪里吧?难道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来三温暖嫖自己的亲生女儿吗?」「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你用纤细白晳的玉指,按住我的嘴唇,阻止我继续说下去。

  「你要我回家过节团圆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宝贝,只要你愿意回家,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忽然露出狡黠的笑容,凑在我耳边悄声说:「中秋节烤完肉以后,你要陪我去穿阴环。」「啊!这、这……你为什么想……」突如其来的震撼言词,令我一时之间竟不知所措。

  你似乎早己看穿我的心思,也明白我想表达的言语。于是,你也直接了当说出自己的想法。

  「当然是为了永远记住你对我的好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