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sh89.vip
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首页» 另类小说» 古堡凤姐

古堡凤姐

时间:2019-12-24 13:40:28 发布: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大城市的天气多数都是艳阳高照,夏季显得非常长,南方的城市嘛,四季如春。可是对于对于从北方来的人们,这里的温度却有些让人接受不了,和受罪没什么分别了

  刘年是出生在北方的小伙子,刚上班不久,处到这个城市觉得这里环境很美,大街上到处都是穿着入时的美丽女子,一种青春的冲动涌上心头。24了,也该找个对象了,自己一米八的个头也不是盖的,冷俊的面容是很多女生梦寐以求的理想伴侣。但是刘年的要求很高,至尽还没有初过象样的对象,每次都是在幻想中草草结束。要找个理想的情人谈何容易啊,他相信人生不是儿戏,所以并不草率,他要找个最好的女人。

  凤姐认识刘年也是个偶然。刘年的公司效益非常好,主管是个很有能力的中年人,和凤姐也交往甚密,凤姐偶尔跑些事情到公司找中年人的时候就经常能看到刘年,对于凤姐来说,那是个有活力的大男孩,是能给她带来活力的男人,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心里有个声音在呐喊着,“我要得到他,无论用什么手段。”女人的欲望其实是很可怕的,她想买衣服时可以在商场逛一天也不觉疲惫,她想坐摩天轮的时候可以在上面坐到睡着也不想下来,她想要人满足的时候甚至希望男人的宝贝放在她的里面一辈子也不要出来,这就是女人的欲望,也是凤姐的欲望,甚至凤姐要更贪婪。

  刘年第一次到凤姐家,那纯属人的安排,凤姐和中年人共同演的戏。一个小职员当然要听老板的话,到一个客户家送文件不是什么难办的事吧,而且又是主管亲自要他去办,对他这个身在异地的打工仔来说,受到主管的青睐是求之不得的事啊。可是他没想到他进了凤姐的家就再也出不来了。同事们了解到的也只是一个年轻人工作时,想跳槽就跳槽,如今都是这样嘛,哪给得待遇好当然就会选择那了。从此在这家电子公司就再也看不见刘年这个人了。

  凤姐家在城市郊外的一个别墅里,很古典庄严的欧式建筑,远远看象个古堡,来到近处仰视它却给人无穷的压力感,有些震撼的感觉。“有钱人消遣嘛,不会住在这里超过半年的。”刘年心里想。也的确,有钱了不换几次房子好象不过瘾似的,赶时髦了。

  高达十几米的古堡里面有地下室,一到三楼四曾结构。从外面看是没有地下室这个概念的,但是古代人为了逃避未知的灾难通常都会为自己和家人想得很周全。刘年被一个四十多岁的管家模样的女人带进古堡,在二楼的一个很大的客厅里看见了凤姐,那个高贵美丽的‘客户’。

  “请坐!”凤姐一挥手,管家走了出去并带上门。

  房间大极了,高高的天棚有好几米,明亮庞大的掉灯照得屋子如同白昼,客厅中间一个很巨大的饭桌安静的躺在地毯上,一圈几个世纪的宽软椅整齐的排列着,桌子上满满的各式各样的菜肴象一个大型会餐,可是坐在桌子旁就餐的就只有主人位的凤姐,她喝着奶茶,吃着叫不出名字的糕点,动作幽雅的象个处女。

  可是刘年早就对她有了些了解,一个年过三十的贵妇对他没什么吸引力,虽然刘年在凤姐身上找不出一点不得体的地方,但是干净挑剔的他是绝对在乎年龄这个问题的,他要的是一个能让他照顾,能整天依偎在他身边跟他撒娇的小女人,而不是眼前这个能呼风唤雨的女强人,可以说刘年其实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但是这的确也是很多男人的通病。

  刘年在凤姐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们离的很远,因为桌子真的是太大了,刘年觉得很可笑,为什么有钱人都这么喜欢排场呢?有钱就开始不现实了,不怕麻烦了,钱真的是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不一会进来一个女佣人,在刘年身前放好了餐具。“正好,我还没吃早餐呢,不吃糟蹋了。”刘年出生牛犊不怕虎的性格让他这些年找工作,干工作都很顺利,他是个真正有魄力的男人,难怪很多女人会看上他,其中也包括凤姐。用完餐刘年被凤姐邀请进了另一个客厅,这个屋子稍微小点,看格局应该是用来接待客人的地方。这次他们坐得进了点,凤姐微微透明的睡衣下面丰满裸体让刘年不敢直视她,可是凤姐就坐在刘年的对面,不看不看也都看到了,他更讨厌这个女人的放荡了。刘年把文件交给凤姐,准备马上离开,“怎么?刚来就要走吗?”凤姐晃动了一下翘起的美腿,丰满白皙的小腿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乳白色塑料拖鞋包着她娇小的脚趾,洁白的脚跟完全裸露在外面,拖鞋挂在脚趾上晃来晃去,好象随时能掉下来。

  “哦,不了,公司还有很多事要我去办,我告辞了。”刘年起身要走。凤姐脚上的拖鞋掉在了地上,她洁白小脚完全展露在刘年面前。“你们主管好象说今天给你放假来着。”凤姐明亮好看的大眼看进刘年的眼里。“哦,这个,恩,是。

  我一会还有个私事要办。”刘年尴尬的解释着,他开始觉得有点不对了,但是也不知道不对在哪。

  “你家是哪里人啊?怎么想到我们这个城市来工作呢?”凤姐开始简单的问刘年,她温柔的声音让刘年觉得她就象个久违的老朋友在和他闲聊一样,可是他提醒自己得尽早离开,离开这个女人也许对他是安全的,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上。

  他们这样聊了有几分钟的时候,一个女佣人又端来两杯冷饮,分别放在他们的旁边,他们的中间隔着一个长约一米的桌子,可是刘年觉得这桌子实在是太短了,他开始觉得自己还是对有些女人的挑逗抗拒不够,例如眼前的凤姐,他觉得屋子闷的很,拿起旁边的冷饮一口喝下,凤姐看着他的眼睛更加明亮了,好象一头母豹发现她的猎物一样,那种必胜的眼神让刘年很不舒服。

  “我看我还是先告辞了,以后小弟再到贵地拜访,我要赶紧办我的事去了,打扰了。”刘年起身象门外走去,凤姐一动也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她拿起杯子喝下里面的饮料,嘴角露出满意的微笑。

  五分钟后,晕倒在接近大门的刘年被佣人抬进了三楼凤姐的卧室,凤姐坐在床边,看着自己床上熟睡的刘年,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她贪婪的抚摩刘年身上每一寸肌肤,他强壮的身体让她心潮澎湃,她用手指搓揉着自己的私处,那里早就湿成了一片。她清楚得知道自己一手创办的美容院里,那些小姐的所作所为,她给她们任何自由,因为她了解女人,她更了解男人,她知道怎样去得到男人,她也知道‘正常’不能得到的男人要怎样用‘不正常’的方式得到。她要好好享用这个漂亮的男孩,他还是个孩子,对她来说。所以她要好好帮助他,让他最大限度的发挥他的能力,来服侍自己。这样的快感快一年没有得到了,今天又让她得到了,这是她应有的,她认为她要得到的就是她应有的。女人自私吗?自私。其实男人也同样自私,只是表现的不同而已。

  刺眼的光线让刘年不能马上睁开眼睛,他努力让自己看清眼前的东西,这是人在苏醒后统一的意识。他看见自己在一个屋子里,棚很高,光线是正上方一个大掉灯发出的,很熟悉的掉灯。意识渐渐回来了,他发觉头疼得要裂开一样,他要用手按住头来减少疼痛,可是他发现他的双手并没有碰到他的头,而是与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还有他的双脚,他赤裸着身体透过紧紧缠在身上的透明塑料显露无疑。他并没有躺在地上冰冷的感觉,那是因为他躺在厚厚的地毯上。他的第一反应告诉他,他遭到了绑架,值钱的东西是不想要了,至少先保住性命吧。他环视着四周,前面是个很宽的空间,有椅子,桌子,镜子,他看不到镜子里反射另一面的情况,因为他的位置实在是太低了。他初步估计这应该是一个卧室,那么床应该就在他看不见的身后,他努力想要转过来,可是一动就觉得头昏脑胀。所以他选择了安静。这时候他听见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进他的耳朵“醒了吗?

  刘年。”

  “凤姐!!”他几乎喊出来的,“你这是干什么?赶快放了我,你到底想干什么?莫名其妙。”“咯咯……”凤姐的衣服摩擦床的声音渐渐清晰,刘年仰头就看见一双小脚从床上伸了下来,腿是那么的直,那么匀称,他在心里都忍不住要称赞几句,在这个位置欣赏女人真的是不错,不过他不想这样一辈子。紧接着他看到了凤姐的头,美丽熟悉的脸孔,一头长发柔顺的从肩膀上滑下来。

  “我说让你多留一会嘛,你偏要走,看!晕倒了不是,咯咯”凤姐一边说一边捂着嘴笑,刘年知道都是她搞的鬼,但是自己现在赤裸的躺在一个女人面前,好丢脸。“你先给我穿上衣服,然后我们再好好谈谈,这样多……咳……多不好。”

  刘年看见凤姐并没有穿内裤,私处一览无疑,害羞的脸一下红了起来。凤姐并没有在意他的变化“不行了,优惠时间已经过了,和你心平气和谈的时候你不干,现在到了这个地步都是你一个人造成的。”凤姐说着慢慢滑下了床,她的脚并没有着地,而是踩在刘年的脸上,她的脚不大,但是也整个罩住了刘年的脸,只留出鼻子在外面不听的喘着粗气,也不知道是因为呼吸困难还是因为激动。他想说话却出不了声,晃动身体却不能让凤姐的脚离开他的脸。凤姐手支在身后的床上,双脚牢牢踩着刘年的头,还不听的晃动她的小脚,令脚下的刘年痛苦不堪。过了十几分钟她才从刘年的脸上蹦下来。刘年呼哧呼哧的喘个不停,“你,你,别这样……”

  “咯咯……”他难过的表情逗得凤姐一阵娇笑,“不什么不?我偏这样,因为从我看见你的那天起,你就是我的了,无论你愿意与否。”凤姐的话让刘年不寒而栗。“还有更好玩的呢。”凤姐说完后一下蹦上刘年的胸脯,刘年痛得差点喘不上气来,剧烈的晃动着,凤姐在他身上站立不稳,一会踩到到他肚子上一会又踩到脖子上,几次又都掉在地上,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摔倒过,看得出她灵活得很。“你这么不老实啊,看来得加点分量了。”凤姐拉着刘年的头发把他拉到卧室的另一头,刘年疼得直骂娘,在到达墙角时又被地上什么东西搁得好疼。凤姐把他摆好了位置,刘年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人型区域,四边是很多铁环,上面有皮带,这些皮带可以两边连接上,固定住他的身体,让他不能随意乱动。这些东西在角落里,那里光线又不明亮,所以很难发现还有这么多机关。凤姐左右穿梭,将宽宽的皮带都结实的捆在刘年的身上,刘年动了几次发现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他的头旁边也有个皮带,但是凤姐好象是忘了这个皮带的存在,刘年暗自庆幸自己的头还可以动。

  “你快放了我,你这是干什么?你个变态的老女人……”刘年做最后的抵抗,想用漫骂叫醒这个‘失去’理性的女人。凤姐拍了拍手叉着腰站在他面前,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恩,这回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你做好准备了吗宝贝?”

  “做个屁……噢……”凤姐一下跳上刘年的肚子上,一口酸水从刘年口中涌出,随即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凤姐踩在刘年的肚子上,一会点起脚尖,一会又只用脚跟踏着。凤姐线条非常美丽,东方女人美丽的体形在她身上完美的体现出来,丰满的乳房,圆滑结实的臀部,充满弹性的小腿,还有那白皙晶莹的小脚,凤姐在刘年的肚子,胸膛上跳来跳去,快乐的象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刘年痛苦的叫声响彻整个卧室,他一边骂着这个变态女人一边又在心里由衷赞叹她美丽的外表,遗憾的是他不能享受她,而她却在尽情的折磨着自己。二十多分钟的踩踏让刘年彻底经历了一遍地狱般的折磨,凤姐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径直向大床走去,刘年喘着粗气,嘴里还在骂个不停,他只能靠这个报复这个女人,也靠这个发泄自己难以忍受的痛楚。凤姐很快就又走了回来,她的手里多了一双连裤袜和一个内裤。

  “你的声音真的是太吵了,我很喜欢听你说话,听你的声音,但是不要太大,但是今天你似乎不能控制你自己,那我就只好帮帮你了。”凤姐蹲在刘年的脑袋旁边,用腿抵住刘年的脑袋,左手掐住他的下巴,把右手里的内裤塞进刘年的嘴里,塞的很深,刘年想用舌头把它捅出来但是用不上力,凤姐又把丝袜绑在刘年的嘴上,勒得很紧,丝袜在刘年的嘴角缠了好几圈,然后系在脑后。在刘年看见凤姐手里的东西时就明白她要做什么了,可是他几乎所有的反抗都是无用的,他的嘴被用力的捏开,他用舌头去顶内裤可是却被全部顶了回来,他晃动他的头可是被凤姐结实的美腿抵得一点动弹不得,他第一次深深体会到力不从心这个词的意思。

  第二次疯狂的踩踏又开始了,起初刘年还在呜呜说着什么,到后来就变成有气无力的哼哼声了。凤姐美丽的小脚在刘年的身上任意肆虐,踩遍了他每一寸肌肤,凤姐觉得不过瘾时又穿上了高跟鞋,白色明亮的鞋子,又尖又细的高根踩在刘年的肚子上,鞋跟象针一样扎进他脆弱的肌肤里,凤姐九十多斤的体重让刘年痛苦的嘶叫,透过嘴角的丝袜依然清晰可闻,巨大的痛苦让刘年的脸上溢出大颗的汗珠。当凤姐的高根踩在他胸膛的时候,他的声音才会平息一些,毕竟肚子上都是较柔软的组织。当刘年的喘息变得缓和一些的时候凤姐又踩上他的肚子,他的肚子几乎每一块可容下高根的地方都是血红的一片,有些着力大的地方甚至都有了淤血。凤姐站在刘年的肚子上看着他痛苦的,无力的挣扎,颤动,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这才是刚刚开始啊,你就这么承受不住了?”刘年颤抖得抬起头,眼睛几乎都要睁不开了。他努力看向凤姐的眼睛,他的眼睛里充满了乞求和屈服,毕竟他还不是个久经考验的共产党员,所以他是真的承受到了极限。他的脸上都是水,分不清是哪个汗水哪个是泪水了。他的头慢慢地躺回了地面,呼吸也变的更粗重了。凤姐终于咯咯的笑出声了,她要的眼神终于在刘年的眼睛里看到了,她从刘年的肚子上走到胸膛,蹲下来用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确定他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暂时的昏迷后,凤姐从他身上走了下来,甩掉脚上的高跟鞋,解开刘年嘴上的袜子,把里面的内裤拽了出来,这样也许会让他快点醒过来,因为她的游戏还没有结束,还有很多事情要发生在这个可爱男孩的身上,所以今天就只是个开始而已。对于凤姐是快乐的开始,对于刘年则是个痛苦的开始。

  芳景美容院里小姐们的生活还是那么丰富多采,她们每天做着自己份内工作,招待每一个到这里享乐的人,而没有生意的小姐则靠自己的私人奴隶来打发无聊的时光。因为前些日子的改革,小姐们几乎都有自己的私奴,往往自己的东西人们都会好好照顾,所以奴隶的死亡率就降低了很多。现在这里私奴都在自己的房间里,而后来的没有被挑选的奴隶则还在密室里过着更痛苦的生活,她们几乎成了小姐们的公共厕所,很多小姐都喜欢拿刚来的奴隶当厕所,因为刚被俘获的男人一般都有剧烈挣扎和不屈的意志,他们不接受已成的事实,所以拼命的做着无谓的反抗,他们的反抗却成了小姐们的乐趣,小姐们经常坐在男人的身上,下体对着他们的口,用手紧紧搂着男人的头,让他们闻够她们下体的味道,然后用手捏住男人的鼻子,在男人嘴里随意大小便。她们有时集体虐待一个男人,十几个人轮流在男人的嘴里大小便,她们固定好男人的头,让他不能挣扎,口却只能大张着,但是却放开男人的腿,让他在空中或者地上拼命的踢来踢去,而口中却不断流进小姐们的大小便,每次这个男人的肚子都会涨得高高的,有时候排在后面的小姐都没有机会上场男人就已经昏死过去了。他们有时还会集体用脚虐待男人的嘴,比试谁的脚插进里面的身,男人被倒着绑在墙上,小姐轮流讲脚塞进男人的嘴里,时间为一分钟一换。塞好后在男人嘴唇到达的脚背上滑上线,往往这个游戏的获胜者都是脚很娇小的小姐。后来竟然有个脚很大的小姐也得了第一,据说她的脚跟当时都踩在男人的下嘴唇上了,那个男人当场休克,据说嘴再也没合上过,但是也因此沦落到终身厕所的地步,据说他现在还‘舒舒服服’躺在地下室的一角呢,等待哪个小姐的观顾……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