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sh89.vip
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首页» 都市情感» 少妇金阿姨

少妇金阿姨

时间:2019-12-24 13:40:28 发布: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喔,小弟,你真可爱!
  其实,认真听来的话,金阿姨的声音模仿得虽然极为相似,但并非完全一致——何况此刻已经嗓音已经有些沙哑。更多是一种语气和神情的模仿,很见功力的表演。
  此刻,许然听在耳里,脑海中闪影的却是真实的美女姐姐,那俏丽的娇容,那青春的蛮腰,那修长的白色丝袜美腿……“嘻嘻,小弟,我来咯!”
  金阿姨露出俏皮的笑容,一下将许然的阳具含在口中。
  “噢,好舒服!”
  闭目自欺自人的许然,强烈的刺激下,脱口而吼。
  在医院时,美女护士林玲也为许然口交过,但方式却和金阿姨大有不同。
  金阿姨娇小的体态,羞涩中蕴含风情的妩媚,是在气质上更加荡人心魄的存在:如果说美女护士是烟视媚行,把持主动的强势;那么金阿姨就是半推半就,挑逗人心里痒痒的魅惑。
  只见全身唯有两双不同丝袜的金阿姨,完全没顾及墙边笑眯眯注视的老公王军,霞飞双颊,星眸迷蒙,樱唇被塞得极大,不停努力地吸吮着许然的分身,舌尖滑腻,或点或卷,挑逗着阳具的龙头,前后晃动,螓首长发飘舞,在洁白如霜的裸背上散乱,口中委屈又快慰的哼音相伴,这场景是那样的诱人。
  “噢,金阿姨……”
  “喔,小弟……喔,喔,嘬……”
  许然闭着眼睛,感受着自己阳具在她口中的抽插,全心全意的体验着那细腻之极的快感。脑海中姐姐的倩影挥散不去,不断带给他心灵特异的刺激,觉得自己如果控制不住,恐怕不知道会连续射精出来多少次!
  “喔哦——”
  金阿姨因为被这硕大阳具插得呼吸不畅、下颚酸乏,只有不时吐出喘息,口水在阳具和她红唇嘴角肆意流淌,显得十分淫靡。
  “啊,哈……小弟,”金阿姨喘息着,一边用手搓揉阳具,不让它闲着,一边红艳的脸颊满面含春,学着萧琼的声音说道:“姐姐……吃得好高兴……喔,好大,好甜的雪糕呢!”
  说完,羞意似乎难抑,立刻垂下头去,不敢再看许然,然而紧接着便张开樱唇,将手中的阳具再度含了进去,真像吃雪糕一样舔弄吮咂,舒服得许然连声呻吟。
  “喔,阿姐……我也好舒服!”
  喊出对姐姐的称呼,一时间许然仿佛冲破了什么,浑身热气升腾,欲念轰然豁达,他伸手便放到了金阿姨的大腿上,激动地大力抚摸着。那双被肉色和白色丝袜紧紧包裹绑缚的美腿,曲折弯挤出柔软顺滑之极的肉感,揉捏起来软中有硬,滑中带沙,手感之好,令人难以放弃。
  “哦,”一旁的王军依然在加油,“好样的,这才是真正的姐弟情深啊!”
  “啊啊啊——阿姐啊——”
  在让金阿姨吸了数分钟之后,许然低沉嘶吼一声,紧紧地抱住了金阿姨的头,放开射精的冲动,随后就在她柔软温润的小嘴里,射出了一股股浓稠的精液。
  白色的浆液,在金阿姨口内爆射充盈,很快就自那酸痛得无法闭合的红唇皓齿间流出。然而,像是在吃着最美味的糕点一般,金阿姨一边闷哼,一边用白皙的手指不断抹回嘴中,尽力把它们全都吞下,不留分毫。
  而许然虽然发泄了一次,阳具却坚挺如旧,仍然没有丝毫软化的迹象。他看着金阿姨通红的娇容,心头欲念如浪,翻滚不定。
  “死小弟~”终于咽下全部精液的金阿姨,看着那精神十足的祸害,眼神又怕又爱,声音软糯,身子都软了下去,“都快把姐姐的嘴撑破了,还有力气,好吓人啊!”
  “好阿姐……”
  许然温柔的抱起她娇小柔软的身子,放倒在床上,用手轻轻解开了她双腿丝袜的绑缚,然而解开后却阻止她去合拢丝袜美腿,只是一边抚摸,一边用贪恋的目光,直直瞧着她腿间水润的桃源肉穴。
  “啊,小弟……想要,想要了姐姐吗?”
  金阿姨羞怯的声音,点燃了许然的无边的欲火,他猛然趴了上去,把滚烫的阳具对准,深深挺入那温润潮湿之中。
  “啊啊,好大,好烫!”
  身体被充塞挤压的感觉,让金阿姨发出一声惊慌但满足的呻吟声。
  “你这个……啊……死小弟……把那个,插进来,做什么啊……啊……”
  “做什么,干……干你啊!”
  许然在金阿姨的身下,激烈的做着活塞运动,双手在死死夹住自己的丝袜美腿上用力揉捏,拉扯。
  “终于,哦,终于。”墙边的王军感慨的笑道,“姐弟融为一体了,就如同当初在雪洁的子宫内,亲密无间,不分彼此。”
  “啊,啊,噢……”也不知是否被这话语触动,仰头大口喘息呻吟的金阿姨,猛然声音变化,“然然,你,你……干了姐姐吗?”
  “母亲!”
  许然的身体一僵,紧接着就被腰间摩挲不停的丝袜美腿唤醒,熊熊的火焰仿佛自体内勃然升起,他低吼一声,再度上马,开始剧烈的抽插了起来。
  “我还要,干你!”
  “啊啊啊啊——太大、太粗……太激烈……啊……不行……噢!”金阿姨似痛苦,又似快乐的叫喊,星眸泪水散落,竟然激动得哭了出来,“好,好然然,妈妈,答应你!答应,你干妈妈,啊啊啊……”
  随着柔弱无力的身躯被激烈的撞击高速穿刺,强烈的快感不断冲击着金阿姨心房,似悲似喜的泣喊,混杂一声声愉悦之极的吟唱。没用上几分钟,金阿姨便如巨浪中翻腾的小舟,承受着悲喊着,到达了另一次猛烈而刺激的高潮。
  看着抽动颤抖不已的金阿姨,许然停下冲刺,却仍未尽兴,他的体内被激发的滂湃热浪,让他根本无法短时间停止。
  “转过去。”许然没有抽出阳具,就这样拉起软弱无力的金阿姨在床上翻转,趴伏在了床上。
  “嗯嗯,这就是我最喜欢的姿势。”旁边的王军抚掌赞同,“背过去,听着不同女人的呻吟和叫喊,那感觉,那滋味,体验好极了!”
  “嘿嘿……”
  许然也想试试这种极佳的体验,他没有立刻抽动,而是一边嗅着金阿姨玉骨冰肌的洁白秀背,一边摸着金阿姨的丝袜美腿,从玉足纤细的脚踝,沿着充满诱惑的高低曲线一路向上,最后猛地拍上了丰腴的双臀,在金阿姨惊痛的悲呼声中,激起了层层荡漾的肉波,在白皙的臀峰留下了红红的掌印。
  似乎猜到了许然的想法,金阿姨娇容喘喘,埋在床上的长发内,轻声传来软糯而性感的声音:“我的然然,你,还要继续……干妈妈吗?”
  “啊……你这骚货!”
  许然闷哼一声,阳具拉回穴口架好,只把龙头留下几分后,猛地深潜,提速贯穿,疯狂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是……我好骚……啊啊……”
  多次高潮的金阿姨敏感之极,桃源穴内洪水泛滥,痛楚和极乐并发高涨,但她没有丝毫抗拒,反而尽量忍受那澎湃翻滚的激荡,一边尖叫,一边依旧不忘记扮演角色,尽心尽力地激发背后强悍男子的欲望:“噢,然然,你插……插死妈妈啦……啊啊……要死啦……”
  刺激,震荡!
  “喔——”
  许然感觉胯下火热无比的温度不断攀升,双手死死抓着金阿姨肉感顺滑的丝袜美臀,下体如打桩机一般,于眼前这娇小性感之极的胴体中,深深的刺入、贯穿,似乎在不断占据更多,挖掘更深,那越来越紧致的挤压,层峦叠嶂的穴内褶皱,带来的摩擦热度,导致了越加强烈的快感。
  “啊,要死,死死死……”金阿姨再度哭喊出来,螓首疯狂地在床上扭动,纤细白皙的脖颈高高昂起,黑长直的秀发飞扬,“然然,然然……不行了……插……太深啦,太大,啊啊啊啊……”
  “对对,对,加紧,再快再快!”旁边的正版老公王军也露出紧张,语气急促的喊道,“捅到子宫了!一定是要捅到子宫口啦!加油,努力!”
  “啊啊啊……好热,热死啦,啊啊啊……”金阿姨剧烈颤抖,仿佛赤身裸体置身寒冰,浑身鸡皮疙瘩此起彼伏,嫣红的晕色在白皙的皮肤上,如画梅,如泣血,娇艳无比。
  “啊,我来啦……母亲!”
  随着一声扭曲的嘶吼,许然终于再度达到界限,在更加疯狂而深入的抽插之后,一把撕开了金阿姨颤抖美腿上的丝袜,将滚烫无比的精液,撒入了她的体内。
  “喔——”
  颤抖的金阿姨哼叫着,随着背后男子的喷发,编贝似的小牙咬破红唇,星眸春波激荡几乎涣散,一边些微的抖动,一边再度达到极度的高潮。
  筋疲力尽的两人在这欢愉中,一动不动的相拥在床上,剧烈的喘息,就在彼此的耳边,香气与淫靡交织,耳鬓厮磨的温柔代替了方才兽性的疯狂。
  “老公,”金阿姨闭着眼睛,嘶哑的声音微不可闻,“我演得,怎么样?”
  许然摸着她被撕裂的丝袜美腿,温柔的吻了吻她的耳垂:“很棒,真的是太棒了。”
  他慢慢起身,把阳具从那泥泞的桃源洞穴内拔出,冷静的说道:“现在,你们将忘记我的存在,把刚才的事情当做你们自己的玩耍。”
  随着脑中力量推动,王军和金阿姨又成了任人摆弄的木偶。
  在他的吩咐中,王军不辞辛苦的清理了房间,把床单清洗,抹去了妻子和他留下的痕迹。在这过程中,他竟然提前准备好了两双一模一样的新丝袜,替换回原位,避免被母亲和姐姐发现。
  旁观到这里,许然一边冷笑着这个动作娴熟的变态,一边手里攥着撕坏的丝袜,心绪莫名的塞进了自己的裤兜口袋。
  最后,回到客厅,一切仿佛都恢复如常。
  “小然然,我们走啦,好好休息!”
  继续在沙发躺下的许然,看着穿回自己衣物的两人,神情举止正常,笑呵呵的跟他告别。
  只是若细瞧,会发现金阿姨的脸上红潮未褪,经过特异魔力洗刷和浇灌后,整个人娇艳欲滴,满含春意的眼神,似乎不太敢与许然接触,却是显然心虚于和老公在人家屋里的荒唐。
  “金阿姨,王叔,再见。”
  许然淡然挥手,他看到王军无意识中与妻子保持的距离,知道经过他的命令,以后这定然越加完美的可口人妻,再也不是属于他能随意碰触亵渎的玩物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