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xsh89.vip
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首页» 情色笑话» 妻子伺候领导

妻子伺候领导

时间:2019-12-24 13:40:40 发布:网友自拍 偷拍 校园_国内自拍在线偷拍大学
提醒:图片如果含有其他网址 请勿访问 谨防诈骗
我妻子,水琴,姓水,很少见的姓。人如其名,江南水乡的姑娘,嫩白嫩白的,尤其是平时不露出来的大腿和胸部,关灯做爱的时候都觉得白花花的,下面水很多,稍微捏下奶子就氾滥的一片泥泞

  单名琴。乐器?你别说,她还真会拉小提琴,不过我想的是她要是学口琴、吹箫就比较好了,天生一副樱桃素口,给QQ群裡或是论坛裡的人每人用嘴弄一次。大家不要嫌弃,良家少妇口交嘛,怎麽说都是比较乾淨的,估计像「最长笨象」、「ckboy」的鸡巴,我妻子的小嘴可能都要含不下了。

  口爆?看她心情吧,那麽软忽的小嘴,小舌头绕着舔吮,再加一双玉手上下套弄,谁都捨不得拔出来吧?我一般都直接射嘴裡,应该没什麽问题,但女人心大海针,如果碰到看顺眼的,她说不定能射完后帮你把满嘴白稠的精子咽下去。

  你别说,她排卵那几天,闻到精液腥味就兴奋得受不了,多数情况会帮你吞精的。如果碰到不喜欢的人,帮你含鸡巴已经很给面子了,还要吞精可不情愿,非要按住她的头、插在嘴裡强制射精的话就不好了,何必大家不愉快呢,没有下次玩的了。

  其实啊,我说哥们,射脸上也很享受的啊!从樱桃小嘴裡抽出来,大鸡巴还黏着口水,扶着琼首稍偏些,龟头抵住粉红脸颊或白淨额头,随你喜欢了,自己再最后套弄几下,「噗哧噗哧」的激射出来,蓄了几天的精液撒得她满头满脸,双眼上挂了几缕白稠精液都睁不开来,小巧耳侧、秀气鬓角也有流淌下来的,射完再把龟头按在她脸上抹几下。

  哎,这位哥们,不要拿大鸡巴在我妻子脸上乱涂乱画啊!已经一片狼藉,白色黏稠精液慢慢淌得到处都是。我知道软软的小脸蛋上佈满精液,你再用鸡巴顶着是很舒服,但你这个鸡巴也太粗大了,不要拿它抽打脸了,像个大鞭子一样抽得我妻子受不了,光脸上还不够吗?另外,用披肩的柔顺黑髮包裹住你的鸡巴,感受一丝丝摩擦的快感,看着黑髮中夹杂几丝白液就是被男人颜射凌辱的下场。

  当然,经常龟头上还会残留一些体液的,再重新插回她嘴巴,让我妻子好好仔细吸出马眼残留的一缕精液,据说那一丝精液快速吮出的话,能勾得男人魂都飞了。舌头从下到上绕着再舔一圈,保证你鸡巴乾乾淨淨的,放回裤子裡都没人知道你刚被良家少妇口交,你可以继续在台上训话,或继续和朋友围着打麻将,我可怜的妻子水琴只能等含完鸡巴了再偷偷从桌子下面鑽出来。

  什麽?还没结束?下一个领导上台还要继续插她的嘴巴?靠!开个职工代表大会,单位至少十几个领导干部要上台,往演讲台后一站,稿子一拿,躲在台子下的水琴根本不知道是谁,就在下面悄悄解开陌生男人的大前门,小心的掏出鸡巴,慢慢地从龟头一点点含进去,细细的舔弄肉棒。

  「嗯,首先感谢所有员工对公司的支持,啊!」操!我一听就不对劲,怎麽那麽多感歎词?肯定下面半软的鸡巴龟头刚被我妻子含进去,暖暖的又软呼呼的,一定舒服极了,肉棒迅速胀大勃起,马上可以深深的插入水琴口喉。

  他妈的支持公司,我不但工作上支持,我支持的都把妻子送给领导们舔鸡巴了。但你别说,不谈性爱技术,水琴的工作业务能力也很强,一边热情地舔吮鸡巴,一边也能听进领导的发言,领导有时发言激动时会身体大幅度活动,顺带鸡巴就主动抽插她几下。

  领导在讲重点时总是停顿一会,下面热闹的一片鼓掌,而我妻子总是在这个时候口手并用,快速撸动加用劲吮吸,让领导舒服的高潮激射出来,让男人事业心和色慾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啊,最后再简单说一点。啊!」领导顺手喝口茶水。

  明白了,肯定是刚射完,要水琴最后清理鸡巴了。靠!你做领导能喝水,我妻子只能喝精液。也难怪,根本没地方吐,只能每弄完一个,全部吞下精液,再迎接下一个鸡巴。

  他妈的,喝什麽茶水,要是中国整个大西南大乾旱也没水喝,我妻子过去也只能喝精液解渴了,凭她的姿色,不知要吸乾多少青壮男人。

  最后,居然还有两个优秀员工代表上台发言,都是只会做粗活的老头子,看衣服有几个月没洗澡了,他妈的下面鸡巴不知道髒成什麽样了。有一个还是住我家楼下的老李,老婆死了十几年了,常色迷迷看我妻子小脸看痴了,妻子平日对他也没啥好感。

  这下好了,生活轨迹中两个不可能相交的人,他俩居然就开始口交了,一个用力地插,一个费心的含。老李也不知道下面主动给他含鸡巴的女人是谁,我妻子水琴也不知道面前那男人是谁,只知道这次是又髒又臭的鸡巴,龟头不大,但一含住就硬得不行。

  大家鼓掌声时,老李停顿了好长时间,大家都笑他第一次上台太紧张。我知道,他妈的,他肯定痛快地在水琴的小嘴裡高潮射精了,不知在我妻子嘴裡灌了多少精液,他十几年没出货了,这次射得一定结结实实灌满水琴整个小嘴腥臭的精液。我能想像出我妻子圆鼓鼓的脸颊涨极了,前端嘴唇还死死地含住勃动的龟头,生怕漏出一些稠白的精液无法收拾,我甚至模煳依稀听见的女人乾呕和吞咽的声音。

  大会结束后,王主任把我喊到办公室,也不起身,就坐在宽大老闆桌后面。

  操!我妻子不会又被藏在桌子下面舔领导鸡巴吧?

  「小好同志啊,这次大会很成功,你们服务得很好。」靠!「你们」,不是指我和组织会议的同事,而是指我和我妻子水琴。王主任是第一个上台发言,第一个享受我妻子口活的,乾淨细嫩的口腔被他第一个射进去腥臭的精液,当然好了。

  「不过,陈副总发言简短了些,工作重点还未铺展开啊!」难怪陈副总说了没几句就下台了,看他一副书生气瘦竹竿模样,一定是水琴在下面不太费力就把他吸出来了,还继续要舔,估计他身体吃不消。

  「下次一定准备得更充份,好好用心为领导服务。」我支吾了一下。

  「好,好。」王主任又低头看会议记录,停顿了好一会,喝了口茶。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办公室不怎麽安静,领导奇怪的在放几首革命歌曲,右手也放在桌下,从肩头能看出在很小幅度的上下动,动作很细微,不仔细看不出来。

  难道我妻子真的在我身旁,蹲在领导胯下卖力地口交,还被领导按住头,让龟头深深嵌入喉部却丝毫不敢发出声音,连舌头的舔吮和嘴唇的含吸都慢慢的,悄无声息却让人觉得特别仔细认真,舒爽无比。

  好一会,王主任长吁了口气,又喝了口茶,最后发一千元奖金给我。我一边谢领导,一边离开房间,走到门边时偷瞄了下领导老闆桌方向。

  他妈的,桌脚露出一片嫩黄色的裙边。我记得,长裙是是结婚纪念日,我亲自买给妻子水琴的。「好漂亮啊!很喜欢哟!我只穿给你一个人看。」我还记得她那时娇笑而撒娇的俏脸。时间真是魔鬼,现在我的娇妻早已不同从前,居然在帮领导舔鸡巴。

  靠!我又一想,这不是卖妻吗?十几个人的口活,一共才一千元,每个人平均才几十块钱,我妻子是良家少妇,比外面卖的妓女还便宜。而且现在世博会说是上海小姐普遍涨价,我妻子倒还被人贱玩了,他妈的,十几个人射的要多少精液,比什麽大学生送女生的洗面乳还要多。

  妓女不喜欢还不会吞精,我妻子还要乖乖把杂七杂八什麽陌生男人的精液全咽下去,要换拍日本AV片就起名《SOD素人公众多人连续口爆吞精绝顶》。

  听说领导下次还想让我妻子张开大腿,台子下只露出个小穴用来操,但姿势太困难而且幅度过大,最终没实施。

  水琴回家后立刻大口的喝水和洗脸漱口,这次搞得有些过份,晚饭也没怎麽吃,她说胃有些涨,估计给精液喂饱了。我侧面偷偷看她,却觉得她的粉嫩脸颊和秀气小嘴愈发诱人,嫩白中透着腮红,娇嫩得像要滴出水来,眼光流转更似一滩春水四溢,看来男人的精华确实美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