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雕外传之绝情虐恋[全五章完]
神雕外传之绝情虐恋[全五章完]

(1

公孙谷主走到靠壁的椅中坐下,道:「我谷中规矩,你是知道的。女弟子擅入丹房,该当如何?」杨过在窗外偷看,只见公孙绿萼听了之后,面上忽然红了一红。公孙谷主又厉声问了一句,她只是低头不语。

谷主叹道:「你虽是我亲生女儿,但也不能坏了谷中规矩。」说罢,竟然把自己的袍子解开了,又把裤子脱掉,露出了一条有如古藤的肉棒,悬吊在两腿之间。

原来绝情谷某代的一位谷主,因他门下其中的一个女弟子为了一名来自谷外的男子而从丹房偷走了一枚绝情丹,一怒之下,便要她先尝这情花毒能带来的羞辱和痛苦。但这情花毒能使人神智尽失,欲火攻心,不由自主地反覆交合或自慰直至虚脱而死,那谷主却要他的女弟子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被数名男弟子轮奸至死,后来他更立了一道新的门规–「凡擅闯丹房者,男杀女奸」。公孙绿萼是谷主的亲生女儿,当然不能和一个平常的女弟子同日而语,那「刑罚」也只好由他自己去执行了。其实公孙谷主见女儿长得亭亭玉立,早已想把她的身子占有,但在众弟子面前总要摆出一副谷主的架子,若胡乱把亲生女儿强奸了,如何能够服众?他早知女儿会来偷绝情丹,心里直叫:「天助我也!」便守在丹房之内,又叫了四名弟子带了荆仗进来了片刻,给全谷弟子来个「出师有名」,虽还未能把小龙女弄到手,今天却能实现一个梦寐已久的愿望。

只见谷主揪住了跪在一旁的女儿的一把秀发,将她的脸拉了过来,要把握在另一只手的阴茎往她的小嘴塞去。公孙绿萼大吃一惊,竭力把头转过了去,将两片朱唇紧紧的合成一线。公孙止冷笑一声,运劲把她的头扭了回来,用他仍未完全充血的阳具像软鞭般在他女儿的俏脸上抽打。可怜跪在父亲胯下的公孙绿萼只感到无比屈辱,泪水从紧闭的眼皮后涌了出来。

杨过看到这里,体内的情花毒已开始发作,若不是他从小便修练古墓派的禅定功夫,早已破窗冲入房里把公孙绿萼强奸了。饶是如此,他还是忍不住把已经竖起的阴茎掏出裤子,用手把它玩弄着。就在此时,一只又冰冷、又柔软的小手从杨过背后伸了过来,轻轻地握住了他火热的肉棒。此时杨过当真是求之不得,转头一看,竟然便是朝思暮想的姑姑、嗅丽脱俗的小龙女。只见她平时冷冰冰的眼神,此刻却隐隐闪烁着一道淫荡及顽皮的精光。
原来小龙女中了情花之毒、离开了杨过被监禁的石室后,漫无目的地在谷中散步,心里只想着如何能向公孙谷主求得解药。想到了杨过,自然想到了那一晚她被「杨过」在山谷中破了她处子之身的经过。情欲一涌上心头,情花之毒立时发作。小龙女「啊」的一声倒在地上,只觉腿间突然发出了一阵阵的快感,不由自主地伸手往那处抚摸,隔着衣服自慰起来,片刻间便弄得雪白的裙子湿了一大片。

要知小龙女本是一个守身如玉的淑女,但被尹志平强奸污辱后,尝过那禁果欲仙欲死的味道,脑中已然种下了淫乱的种籽。情花毒最擅长将人心底里的元始欲望挑拨起来,既然有了这样的引子,就更事半功倍。

刚好一名年轻的绝情谷弟子从谷外采药归来,巧合撞见了小龙女自渎的情景,只瞧得他口目瞪呆,手中的药篮也掉到地上,一时不知所惜。只见那美若天仙的少女跪在草地之上,双手猛烈地在胯间活动着,娇躯不住颤动,口中所发出的婉转浪声足以打动圣贤礼士的凡心。只是小龙女急得连裙子也未及抽起,除了面孔及手背外看不见她的半片肌肤,但这幅人间仙景已能将他完全迷住了。

小龙女见到了那名男子,霎时间什幺羞耻、门规都置诸脑后,杨过更不用说了,也不管那绝情谷弟子相貌奇丑、身形肥胖,立即扑了过去,使劲把他的裤子扯了下来。那名男子被她弄得痛了一痛,清醒了片刻,道:「师娘,你…」小龙女恍若不闻,见那名男子早已挺立的阳物倒也粗犷雄伟,欢呼了一声,如获至宝的把整件巨物在手中爱妩一番,又在龟头上长长舔了一口。希知那名未经人事的年轻弟子给小龙女一双嫩滑如绸的小手肆意挑逗了一会,又给她灼热如火的软舌在龟头最敏感处舔了一刹那,马上便要高潮早泄。只听他口中连声狂吼,双手突然抓住了小龙女的头,嘶叫道:「师娘…爽…爽死我了!」话音未落,一股浓稠的处男精液便从他阴茎的末端喷了出来,尽数泼在小龙女美艳无双的嫩脸上和油光乌亮的秀发里。小龙女的双眼和鼻孔皆为重重白浆所封闭,唯独樱桃小嘴却张开了,一面呼吸,一面把射在嘴边的精液用舌头送到口中品尝。
小龙女用手把面上剩余的咸浆都拨到口里吃掉,又把那名男子的软皮蛇舔个干净,意图使得它再次勃起,好让他能为自己泄一泄那走遍全身的无边欲念。怎料那绝情谷弟子因过度兴奋而全身虚脱,高潮完了不久便已晕了过去,说什幺也不能在一时三刻内醒转。小龙女正急得比那热锅上的蚂蚁更难受,猛然想起被困在石室里的杨过,忙向那个地方连滚带爬般冲去。她跑了一会,不自觉地运起了古墓派的轻功,牵动了体内玉女心经的内功,即令情花淫毒攻心之势略缓,是以当她闯到了丹房之外时,并不立刻扑进杨过的怀里便干。但如此一来,小龙女本来十分的淫态虽然失去了五分,却增了五分端庄含束,而这亦正亦邪、刚柔并重的组合,比完全的淫荡更有吸引力,就像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仙女,突然干起那猥亵的勾当一样。
杨过在唇缘竖起了食指,示意要小龙女禁声。小龙女报以一笑,突然收俭笑容,一双媚眼在颤动的睫毛下邪视着杨过,握住了他面上的手,引导它把自己已染得有些草绿的长裙慢慢推高,渐渐地露出了她一对完美无瑕的玉腿。杨过见奉若神明的师父竟然主动将他带进自己的桃园禁地,兴奋不已,只觉手触之处越来越炽热,犹如伸进了炼丹的铜炉之内。希知碰到的细腻的肌肤时,竟似有一道黏手如蜜的体液沿着大腿流了下去,不像普通的炉火一般干燥。杨过的手指头刚碰到了一些像毛的东西,接着便触到了一块又热又湿的嫩肉,一旁的小龙女立刻忍不主低声呻吟,只见她双颊如火,呼吸逐渐加速,那只握着杨过肉棒的纤手也开始了那怜爱的动作。杨过见状,老实不客气往小龙女的私处放肆地摸去。师徒两人便如此跪在丹房窗外互慰起来。

在九泉之下的全真派祖师王重阳,以及他既是宿敌、亦是爱侣的古墓派祖师林朝英正在观看这一出他们传人作出的好戏。只见王老道倒在地上捧腹大笑,戟指对着现在眼前的幻像,上气不接下气道:「啊哈!看你教出的徒孙们做出的好事!笑死我也,笑死我也!」林朝英则愁容满面,抱头怨道:「冤孽啊!冤孽!」

跟着便往王重阳身上踢去。王重阳一痛,也不笑了,起身走到林朝英的背后,用手搂住了她的纤腰,又不规矩地在她胸上乱摸,笑道:「你道我不懂干那调调儿幺?」林朝英回首瞟了他一眼,突然用擒拿手法往他的胯间抓去…
当真是:「为老不尊、教坏子孙」!

[ 此贴被小母牛来月经在2020-04-17 00:34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