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漂亮的小姐(跟帖更新)
漂亮的小姐(跟帖更新)

我出差到台南,住在一宾馆。晚上9点多,突然隔房传出一阵轻微的婉啼娇语来,不由听得心里头一奇一怔,于是到阳台随着音源传来的邻房壁沿看了一眼
我看得俊脸不由一红,混身筋血沸腾,原来邻房一男二女,正在玩着颠峦倒凤的风流戏。男的体肤洁白,看来有三十岁左右,头脸的一半,埋在一个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妇人玉腿胯间。这妇人俯卧在床上,脸容无法看到,我从壁缝窥看,仅能见到二条羊脂白玉似的玉腿,八字式的分开来,二瓣玉雪似的圆浑粉臀,在微微摆动,刚才那婉声娇啼的声音,似乎就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
这时祇见那男的已把藏在妇人胯间的恼袋抬起来,妇人的胯间,诸相毕露,已是一览无遗,我看这男的,正用布巾在擦嘴唇,在我的两腿胯间,还蹲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少女的小嘴似樱桃,衔着那我挺起的一,像在吮吸着。
我看到这里,已走混身酥痒难熬,“哎呀!”的一声轻叫出声,胯间那条玉,竟一柱擎天的硬将起来。
我两腿一挟,正在注神贯看时,突然间“伊呀!”一声,服务员推门进来,我俊脸粉红,自己偷看邻室春光,给下人看到,亦发怒不得,祇有瞪眼看着服务员。
服务员哈腰唱诺,向我施过一礼后,神秘的向我笑了笑道:“先生,要是有兴趣的话,我也给您叫一两个来,保证是开苞货,先生一定称心如意!”
我俊脸泛红,诧异的问道:“叫谁?是开苞货?”
服务员说道:“刚才隔壁房内的一出戏,先生看了很够味道吧!假加有兴趣的话,我也可以替您找来。包管是个漂亮的妞儿,莫说一个两个,就是四个五个都行啊!”
我听了脸色微微一红,说道:“她们都走了,您再叫来的,有她们这等貌美吗?”
服务员忍住了笑,说道:“祇要先生您喜爱,我叫来的姑娘,要此隔壁的女孩子漂亮十倍哩!”
我楞了楞,说道:“你去把姑娘叫来,咱该给你多少?”
服务员道:“随您先生的赏赐就走了!”
我听服务员说后,想到隔房刚才那一幕,神智之间,一阵阵的荡漾起来,随手从袋囊里,取出100美元,对服务员说道:“就这个给你,你快去替咱找一位好的姑娘来吧!”
服务员见一出手就是100美元,惊讶得很,真是天上掉下来的财神爷。我喜枚枚地说道:“先生,我马上给您物色一个风姿绝世的黄花闺女,保证先生您称心加意。”说了,两腿像一对鼓锤似的,走出了房门。
我心里掀起缕缕异样的感觉,似乎新的刺激,新的发现,就要在我眼前展开来!不多时,服务员带来了一个芳龄十七、八岁的少女来到我的房间。
服务员向少女指着我道:“艳红姑娘,这位你可得好好侍候哩!”
我见这艳红姑娘,年甫十七、八,长得果然花容月貌,国色天香,身披一袭水红的翠袖连衣群。
艳红见服务员走出房后,轻轻把门扣上,走到我面前,朱唇轻启,柔情绵绵的向我施过一礼,说道:“艳红拜见先生!”说着娇驱已经偎在我坐的椅子沿。我搂住她盈盈一拘的柔腰,一手轻解艳红身上罗衣,问道:“艳红,你几岁啦!”
艳红粉颈垂,任我替她解开身上衣衫,轻轻的答道:“艳红今年十八岁了。”
我隔了罩,抚艳红上一对玉,滴溜溜的软中带硬,感到弹结实。我不禁问道:“姑娘粉脸红红的,你还是未开苞的姑娘吗?”
艳红垂颈轻轻的“哦!”一声。
我伸手替艳红解去前的罩,下手一抄,把裙子随着脱去。
这时艳红羞得抬不起头来!我在她二条玉腿的顶处、隆起的小腹上,轻轻了一下,说道:“艳红怎幺连裤子也没有穿,就走这幺一条带子夹在胯里。”
艳红听我此问,“吃!吃!”的几声笑,抬起红喷喷的粉脸向我妩媚的白了一眼,带笑着问道:“先生,你还没有娶夫人吧!”
我听得一楞,心想:女孩子穿不穿裤子,与娶夫人有什幺关系呢?
我见她粉面妩媚可爱,禁不住抬起她粉颈,在她樱桃朱唇,紧紧吻了几下,随手移到她的前,捏弄着艳红一对少女结实的玉。
艳红朱唇轻启,舌头塞进我的嘴里,一双粉臂把我颈项搂住。我的手,滑到她玉腿顶点,把艳红胯间狭窄的小布拉掉,把她玉腿分开。艳红芳片十八,虽是妓院的姐儿,还是个尚未开苞的清人,所以她的下,尚未被人弄过。我手掌伸到艳红胯间,少女娃子感到一阵异样的刺激感觉,玉雪粉臂微微一摆。
艳红这时粉白肥臀的娇躯,已是一丝不挂,赤身裸体。我把她衣裤脱去后,分开一对雪白粉嫩的玉腿,细览看她的胯间妙物。
祇见她的户疏疏几毛,延贯下去,胯下夹了二辨嫩白柔软的唇,肥厚的唇中间,横了一条细长的缝。浅浅的小缝里夹着一粒嫩红的核。
我再用手指剥开她的唇,见里面色殷红,殷红的膜上,还含着滴滴汁。艳红娇羞满脸,宛声轻啼不已。我的手指轻轻滑进艳红胯间户缝里,顺着塞进道时,里面紧窄窄、滑润润、热烘烘的,一股酥麻的快感,从手指一直贯流到全身,以及小腹的丹田处。我周身血沸腾,热流潮涌般的注向下体,一股自然的趋向,我的那玉,笔直挺了起来。
艳红的户洞里,给我手指的逗弄,顿时混身奇酥、奇痒,道里感到丝丝的疼痛,酥酥的痒,不由得玉股微微晃摆了几下。脸上羞答答的泛红,向我飘过一眼,轻轻的婉声断续说道:“先生,艳红下面又痒,又痛,怪难受的。”
我没有回答,将头俯下,朝艳红的粉脸上,似落雨狂吻。接着又吻在她两片火辣辣的涂抹口红的樱唇上。
我的,似铁从裤里挺出来,撞在她玉股边沿。艳红春情撩起,欲火焚体,已顾不到少女的矜持,纤手把我裤腰带解开,柔绵绵的玉掌,从我裤腰处,进我胯间,纤纤玉指把我火辣辣的,紧紧握住。
我俯首到艳红的酥,用嘴将她处女结实弹的玉含住,又用舌尖舔吻她的玉顶的尖点。
艳红撩起一股无法言状的酥痒,赤裸的娇躯,禁不住的及一阵抖颤。嘴里呻吟着说道:“哎哟!先生,你这样弄,艳红难受死了。”
接着轻舒玉掌,紧握中的,慢慢的替我翻起包皮,露出鲜红的头,纤手一上一下的替我套弄。
我的手指儿塞进红倚处女的道里,轻轻地挖弄着,一面又着艳红道口沿的核儿。一些滑粘粘的水,从她的小洞里滴滴的泛滥出来。
艳红依偎在我前,柔绵绵的轻声说道:“先生,你也把衣裤脱了吧!这样怪热的嘛!”
说着纤手放下紧握的,替我解脱裤子。我赤身裸体,无形中透出了男体的美点,艳红朝我看一眼,速把粉脸又垂落下来。
艳红热烘烘的粉脸,贴在我耳沿说道:“先生,咱们上床去玩,好吗?”
我“哦!”了一声,把艳红双手抱到床上。艳红自动把赤裸的娇躯,面天仰卧,两条雪白细嫩的玉腿微微分开。
我迷惑地站在床前,看着这个一丝不挂,赤身露体的娇娃。艳红粉脸赤红,秀目流波,见我直挺了,站在床前直看自己,不由地樱嘴一抿,一笑、轻声说道:“先生,快上床吧!”
我“哦!”一声,似乎苏醒过来,翻身上床。
艳红舒伸玉臂,把我环颈搂住,把我重压在自己身上,把嫩舌塞进我嘴里。
我挺起的,刚巧进艳红玉腿中间,艳红玉腿一挟,把夹在胯间。歇了一会儿,我哼了一声,说道:“艳红,你把两腿分开。”
艳红“哦!”一声,立即将玉腿伸得像大字般的分开。
我一手进艳红胯间,用手指轻轻拨开唇,食指塞进道里,里里外外的挖弄着。艳红秀眸微,朝我白了一眼,柔软无力的说道:“先生,你手指在艳红下面这样挖弄,艳红痛得很,痒得少哩!”
我听了一楞,说道:“哦!艳红,手指儿怎幺样动,你才会感到舒服呢?”
艳红小脸儿红红,“吃!吃!”的一阵羞戚无状的娇笑,带着我的手动了几下,轻声说道:“要这样子,才痛快呀!”
说到这里,艳红羞得把手紧紧将脸掩住。我笑着说道:“哦!要这样挖,你才有痛快吗?”
我照艳红所说,勾了食指,在道口挖弄撩拨,擦磨道沿的一颗核。艳红柔腰抖颤,粉股急摆,嘴里一阵婉声娇啼,道水泊泊流下。
我一边玩弄,一边诧异的问道:“艳红,你是个女孩子家怎会知道这幺多呢?”
艳红一阵娇笑,玉掌又把我紧紧握住,媚态横溢地说道:“有时下面痒得怪难受的时侯,就偷偷一个人在房中自己玩一下嘛!”
说到这里,则羞答答地讲不下去。
突然间,艳红玉腿向里一夹,“哎呀呀!”的娇啼,玉股上挺,一阵晃动,一手把我挺起的紧紧捏住。道里像缺堤洪水似的涌出一股水。嘴里哼道:“哎呀!先生,艳红下面水给你弄出来了呀!”
接着,艳红情不自禁,又是一阵婉声娇啼。我被艳红那只软绵绵的玉手紧紧握住,刺激得欲火加剧。我跃身跨上艳红赤裸的娇躯,挺起的,对准了艳红的桃花源洞猛塞进去。
艳红又是一阵娇啼,她说道:“先生,你轻点,艳红还走个姑娘家,下面小得紧呀!哎呀!痛死我啦!”
在艳红声声嘌痛之时,“滋!”的一声,已随着润滑的粘,塞进了艳红的道里。艳红芳龄十八,初经人道,蓬门初开之时感到一阵激痛。
我一手搂住艳红粉颈,张嘴吻她的嘴唇,一手搓磨捏弄着结实浑圆的少女玉,我的猛力抽送,火辣辣的头,点点撞进花心。艳红玉股掀动,哼叫声音不已,塞进道底处,艳红一阵肤裂裂般的激痛,当抽出来时,混身酸麻酥痒,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我火辣辣的,一阵子的急抽狂送,经过了一个时辰,道四周的膜,已是淋淋,滑润润的,伸缩自如。突然间,艳红玉臂把我紧紧搂住,柔腰抖颤,玉股急扭,顶住了我塞入她户里的。
我陡然感到艳红的娇躯一阵抖颤,已被道膜紧紧吸住,一股热溜溜的水,烫得头一阵火热。艳红玉掌紧贴在我的臀部,娇喘绵绵地说道:“先生,你玉在艳红洞里,先不要动,歇一下再玩好吗?”
我亦感到有些累,就伏揍在艳红赤裸的胴体上,一火辣辣的棍,像生了似的在艳红道里。
艳红初度尝到情欲的真正快感,少女的热情洋溢,纤手捧了我的脸,一阵雨落似的狂吻。我吮吻着她的粉脸儿,说道:“艳红,我的还没有出来,怪难受的!”
艳红媚笑着说:“你别慌,待会儿,艳红和你换一套式子玩玩,会更有味。”
我听得,又是感到一阵迷惑的问道:“艳红,你是刚开彩的女孩子,你看床上还有你下面流出来的血呢,你怎幺会又知道得这幺多呢?”
艳红朝我看了一眼,微微的叹了一声气,说道:“先生,你那里知道做我们的苦,我十七岁时就开始学这些事了。”
我诧异的问:“这些事怎幺学的,是谁教你的呢?”
艳红一笑,说道:“没有人教,是自己看了学的,姐儿们跟客人在玩的时侯,就叫未破身的姑娘们,在隔房的暗洞处偷看,看多了,慢慢就学会啦!”
我纳罕不已,心道:“天下还有这等怪事,这床第之事,还有学的。”
就笑了问道:“艳红,你从十七岁学到现在,到底学会了几套呢?可以做出来给我看看吗?”
艳红听得粉脸一阵娇羞,轻声地说道:“有四、五套艳红都会,就怕你先生吃不消哩!”
说到这里,艳红纤手掩脸娇笑起来。我听得她这幺说,不由得高兴起来,伸手把艳红柔腰紧紧搂住,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说道:“艳红,小宝贝儿,你好好的侍候我吧!”
她叫我拔出在她道里的,向我说道:“先生,你朝天躺着,让艳红来替你玩。”
我听艳红这幺说,祇得仰天躺下,一火辣辣的,已像旗杆似的直竖着。艳红蹲了玉腿,秦首粉颈,藏进我胯间,嫩白肥圆的玉臀,高高的袒露着。艳红喜欢至极,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好我。
艳红低头,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就把我的头头含住,进入,已塞得满满的一嘴。艳红翻动丁香嫩舌,一阵子的吮吸头上的马眼。
我感到一阵奇痒从丹田升起,混身顿时一阵酥麻,说不出的快感。这时艳红的肥白玉臀,拨开粉腿蹲下来,已翘得甚高,正朝了我一面。
我仰天半依半躺之下,就伸手玩弄艳红的粉臀玉股,手进地的胯里,祇见她胯间玉股的二瓣唇,微微裂开一挺,手指翻开唇,红红的嫩上,一片湿淋淋。我食指塞进道缝里,膜把手指紧紧裹住,道底口,一阵张合吸收,艳红玉股摇摆,嘴里含了,鼻子里哼哼声不已。不多时,道口处汁滴滴流下,直洒我一身。
艳红樱嘴吐出,向我撒娇婉啼地说道:“先生,你怎幺捉弄人呀!艳红不来了,你还没有出来,艳红的下面,又给你弄出了。”
我俊脸红红,笑着看了艳红,说不出话来。艳红笑了一下,说道:“先生,你躺着,艳红再来跟你玩一套。”
说着扭摆赤裸裸的娇躯,翘起玉腿,跨在我腰下,玉腿左右尽量拨开,又用纤指剥开自己唇,唇中细缝一道,顿时成了一个洞,把我挺起的硬,“滋”的一声,塞进道。
艳红摆动娇躯玉股,顿时也跟着抽动起来。艳红玉股往下一坐时,火辣辣的头,尽进深处,点点打在花心,撩起一股迷情不自禁的娇相。赤裸的娇躯,一起一坐,晃摆之际,胴体的的每一块都在抖动。
我一手抚她细嫩的玉腿,另一手,捉住她盈盈一握的白嫩脚儿,细细的端摩玩弄。艳红玉股香臀坐下之际,我也将腰一挺,火辣辣的头头,撞上了花心。一股殷殷微红的水,从艳红的胯间洞里,丝丝不绝的渗下来。我的毛上,胯臀间,溅得一片淋漓。我用被褥垫在背后,把身子微微躺起,见艳红套着自己的户,活像一祇小嘴,红红的唇,一翻一塞之际,正如樱口二片嘴唇。
艳红正加醉似痴,激情销魂之时,见到我楞了眼看着自己的下体,粉脸儿一阵赤红,媚态横溢,娇喘嘌嘌的说道:“亲哥哥,这样子你感到舒服吗?艳红下面又痒了,又要出水啦!”
说到这里,玉臀摆动,一阵子的猛套急抽。我已感周身酥麻,下身小腹处,隐隐地撩起一股异样的快感,正像有东西,要从里面涌出来一样。我混身酸痒澈骨,小腹急挺。就在这时,艳红亦一声婉啼娇嘌,凝嫩如雪的玉体,和身向我扑上。艳红玉臂紧握了我头项,粉腿挟紧,将户朝我的下面凑过来。
我的手也紧按了艳红的粉臀,头顶住花心,阳“突突”地直往道里了进去。那红玉也收缩道,像小孩子吸似的,将我的头一阵吸吮。
歇了一会儿,我从道里抽出场具,见毛已是湿淋淋的一片,艳红赤裸着白嫩的娇躯,不穿衣服就跳脱下床去,拿了布巾,把我的,仔细揩擦干净。
“先生!你累了,艳红搂了你睡一下好吗?,待会儿艳红再和你玩。”
艳红说毕,把我紧紧搂进她的酥玉怀里。一对赤裸的男女交腿迭股,甜蜜的睡去。
春梦中醒,艳红睁开睡眼,见我赤条条的睡在自己玉臂弯里,脸儿相偎,腿儿相迭,同睡在一个枕上。艳红见我周身晰白,方耳大面,英俊非凡,看得芳心一阵荡漾,禁不自禁在我俊脸轻轻的吻了数下。她起来喷香水、扑香粉、搽胭脂、涂口红。
这时天气渐热,艳红轻轻掀起被角,见我胯股毛茸茸的地方,还翘得直高。艳红看得混身酥软,一阵荡漾,胯下户处顿时掀起一缕说不出的感觉,像是酥痒,又夹了一点酸,道里火辣辣的自动开合起来。
艳红用玉掌轻轻一一摇,睡熟中的我经艳红软绵绵的纤手一捏,在上面喷了香水扑了香粉,骤然包皮翻下头硬涨起来,她在头涂抹口红。
艳红涂得心更炽,一缕缕的水,从她道里自动流出来。艳红激情销魂,意荡神漾,再也忍不住,粉颈扑进我胯间,轻启樱嘴唇,把热辣辣的涂满脂粉口红的头含进嘴里。
艳红樱嘴,被头满满的塞住,翻动嫩舌,舔吻着头上的恿,马眼。一阵浑身奇痒,把我从梦中惊醒过来,睁眼一看,原来不是梦境,是艳红在大发媚态浪功。
这时,艳红粉头钻进我胯间时,下身正对了我一边,祇见她玉腿粉臀蹲下张开之际,胯间私处已是一览无遗。两瓣的唇已分裂开,一条缝从道直通玉股肛门,道里的膜,沾着一滴一滴的水,直往下流。
艳红口含头,舔吻得如疯似醉之际,“滋!”的声,我手指迅即进她滋润的道里。艳红嘴口含了头不能出声,鼻子里“哦!哦!”的哼了几声,浑圆的臀一阵晃摆。禁不住的,艳红吐出头,玉腿一挟,柔身扑在段玉身上。
我手掌轻抚了她的云鬓,柔声道,”艳红妹妹,快起来,我再同你玩。”
艳红粉脸儿躲在我前,赤裸的娇躯,压在我身上,一阵子的揉擦,樱嘴里,声声娇啼婉嘌。我含笑的说道:“刚才我睡看的时候,你却这样娇态浪劲,现在怎又含羞脉脉呢?”
两个人很快的就纠缠在一起,像是烈火般急促燃烧起来。于是又一阵翻云覆雨。
“哦!”,艳红接着说道:“我哥哥,艳红那里,有三个姑娘,还是未开包的清人,跟艳红很好,长得也很漂亮,你能不能也把她们也玩一玩。”
我听到心里微微一奇,这姑娘的心眼倒不错,就笑着说道:“艳红你既有这份好心肠,我怎幺不可以呢!”
艳红听了很高兴,把我的颈项紧紧搂住,说道:“哥哥,你在这里多留几天,明儿我把她们带来此地。”
我“哦!”一声,把艳红娇躯搂住,说道:“快睡吧,天快亮了。”我拥了艳红交颈而眠,俩人互相搂抱着睡去。
次日,直睡到上午11点,红椅先起身,然后替我穿好衣裤,我从包里取出200美金递给艳红。艳红笑容盈盈,离开宾馆。我令服务员端上酒菜,稍吃一点后,就倒在床上睡去了。
熟睡之际,我被人轻轻弄醒,睁眼一看,床沿站了艳红,身后紧随着三个风姿俏丽涂脂抹粉浓妆艳抹的美娇娘,再一看表,竟已是晚上7点了。
艳红笑盈盈的朝我说道:“哥哥,昨晚我跟你提过的三位姐妹,我都把她们带来啦,这是香香,这是小倩,这是惠兰。”
我把三人仔细的看了看,果然亦是绝色佳人,容貌之美,不输艳红之下。
这时,艳红已经把房门关上,四个姑娘伴我围桌坐下。艳红拿出两颗黄豆般大我药丸,含着羞说道:“我哥哥,今晚你一个对我们四个,这东西可以让你更有趣!”
我笑着点了点头,让艳红把药丸放入我的嘴里。又接过香香递来的开水吞服了。一会儿,我忽然觉得一个热气直惯丹田,胯间阳物已直竖起来。乃满脸赤红,问艳红道:“你给我吃的是什幺药丸,怎这幺利害!”
艳红“格格”地笑了起来,娇躯站起,把香香推到我怀里。我正欲火如焚,遍体酥痒,见香香娇小可爱,立即把她紧紧捉住,并把手到她的腿胯间。香香到底是个未开苞的少女,这时被我到私处,粉面徒地通红。
我的手钻入香香的内裤里,到凝肤滑润润,热烘烘,再向大腿的尽处去,更是软绵绵,湿淋淋。于是把她浑身衣物尽剥,脱个赤溜光。香香好像苹果似的脸蛋,已涨得如似蒸熟的虾蟹。她祇有粉颈低垂,任凭我摆布。
香香长着一身又白又嫩的肌肤,酥上处女的玉高高挺起,雪白的粉臀。丰满而圆滑,我一手到香香的柔腰,紧握着她隆起的峰,一手拨开她的玉腿,抚她的私处。香香被逗得遍体酥麻,樱桃小嘴里阵阵娇喘不已。柳眉紧皱,星眸冶荡,似乎痛苦之中,又带着快乐的神色。
在我玩弄香香的时候,艳红在惠兰和小倩的耳边轻语几句,祇见她俩粉脸俱红,微微点了下头,慢慢地把衣衫裙裤,脱得一丝不挂。艳红把小倩和惠兰一推,二人离开桌座,亦到我身边来了。
小倩胴体丰满,柔腰盈盈一握,下体玉股粉臀,长得奇大,户上毛茸茸,一团团的凸出一块肥。惠兰娇躯细长,玉挺实,玉股嫩白,道上仅是疏疏几毛。
我再看看香香的胯间,祇见二瓣肥夹着细细一缝,却是雪白细嫩,寸草未长。我把身边小倩的粉臀轻轻一拍,笑着问她道:“小倩,你几岁啦!下面的毛毛长的这幺多呢?”
小倩粉脸羞得像罩上一块红布,羞答答的说道:“二十岁了。”
我“哦!”一了声,把小倩的粉腿放在自己膝腿上”朝她胯间处细看,祇见道口二块肥肥的厚唇上,长满了毛,连中间也看不到。我把手在她胯间了一把,含着笑说道:“小倩,你下面怎幺没有缝儿洞儿,等一下怎幺玩呢?”
小倩羞得说不出话,我是故意在调笑她、一边的艳红还当这玉哥哥,真是未见世面的老实人。娇笑的说道:“傻哥哥,让艳红用手指给你看。”
说着,纤指在小倩道的毛上一翻一拨,殷红的嫩,赫然显出。我笑着对她说道:“艳红妹妹,你的手指塞进小倩道里,先抽送几下,等会我这大头塞进去的时候,她才不会感觉很痛苦。”
艳红不知道我在耍花样,心想也对,就朝小倩“嘻!”的一笑,说道:“小倩姐姐,艳红手指先来替你开苞啦!”
小倩羞红了粉脸儿,白了艳红一眼。乖乖地让艳红伸手去挖她的户。女孩子的纤手,要此我家柔和得多,而且跟自己又长了一般样的东西,知道怎幺玩法。艳红轻轻的剥开小倩的唇,手指一个二个的塞进去,嘴里含笑的问道:“小倩姐姐,这样感到痛快吗?”
说话的时候,手指已在她道一进一出的抽送起来!
艳红手指在小倩道里一阵抽送,小倩痛得不多,羞得利害,徐徐酥,缕缕痒,一腿翘在我膝上,柔腰玉臀微微的摆动起来。不一会儿,浪汁已从道里滴滴的流下来。艳红笑了说道:“小倩姐,瞧你的!水流了艳红的手啦。”
艳红在逗弄小倩道时,惠兰靠在我的身边看着,嫩白结实的粉腿,紧紧的交夹一起,顿时也把纤手偷偷的进自己胯间。
我转眼看到,一手把惠兰的柔腰也揽了过来,把手伸进她的腿胯间一,笑着说道:“惠兰,你酒喝得不多,怎幺拉起尿来了。”
惠兰玉腿一夹,把我的手夹进暖烘烘,滑溜溜的胯间,羞答答的说道:“不是拉尿,跟小倩姐姐流下一样的东西。”
我手指在惠兰二腿夹紧的缝里,钻了钻,已塞进她处女窄狭的道里。惠兰眉儿一皱,轻声说道:“先生,轻一点,惠兰下面痛得很。”
艳红纤指在小倩道里挖弄抽送,虽然都是女孩子,却已粉脸透红,娇喘不安,娇躯一动,把艳红的酥柔腰紧紧抱住,娇啼道:“艳红妹,小倩快给你弄得痒死了!”
这时,小倩的纤手也向艳红前一对玉,一手捏住玩,一手把她的头捏着含在自己樱嘴里吮吸着。
艳红突然感到混身奇痒,她娇躯急摆,“格!格!”的娇笑连声。我被这四位小娇娘,一丝不挂,赤裸裸的逗弄,已掀起熊熊欲火,两手分着怀里香香以及惠兰的道,已似铁的直翘起来。
我了艳红玉臀,俊脸红红的说道:“艳红,我忍不住了,你们四个女孩子,那一个先给我上马玩一下。
艳红放开小倩,联同其我三位姑娘,七手八脚地一起替我宽衣解带,一瞬间已经把我也脱个赤溜光。四个赤裸的姑娘,见我硬蹦绷挺起硬笔挺的,头似小儿的拳头般大,看着芳心又惊又羞,都不敢上去。
我见小倩的道,被艳红纤手逗弄之后,密密的毛上,已溅出了水。我心想,小倩的毛多,年龄也最大,铁似的一定挨得下。想到这里,就牵了小倩走向床沿,笑着说道:“先叫小倩妹妹来让我煞煞痒,以后一个一个轮到你们。”
小倩虽在这四个姑娘中,年龄最大,可也特别害羞,祇见她低垂了粉颈,照着我意思,拨开了玉腿,仰卧在床沿。我见小倩的胯腿间毛乌黑,嫩肤白晰,用手指把她乌油油的毛拨开,祇见里面粉红鲜艳的缝,湿淋淋的水,从道里流出来。已沾满胯腿间。
我叫惠兰和香香分别扶着小倩的双腿,自己的双手剥开了小倩的唇,艳红则扶着我挺起的头对准了道口,我缓缓挤入,小倩娇嘌一声,若大的头已没入她那毛茸茸的洞。我继续挺进,终于把整条入小倩的体内。
艳红看得混身酥痒,纤手猛揉自己胯间的户处。香香和惠兰虽未尝过我味道,却也看得春心荡漾,纷脸赤红。